热评丨“正确”的事也要依法而行

来源:《民生周刊》2017-03-13 13:32:11阅读()而行依法

江西宁都县委近日下发通知,严禁在职县副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在任何时间(不管是工作上班时间还是休息放假时间)、任何场合(不管是在娱乐休闲场所还是在自己家里)以任何形式(不管是娱乐还是赌博)参与打麻将,一经发现查实,先免职后处理。通知称,这是为配合以“改作风、提效率”为统领的“打好六大攻坚战、再塑宁都新形象”作风整治活动。

公务员沉溺麻将的坏处显而易见,不只浪费时间、消耗精力,影响正常的工作效率,对于那些心有杂念的人而言,打麻将也会成为输送利益乃至滋生腐败的温床。

据报道,贵州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原副局长罗其方在担任贵州遵义市委副书记、仁怀市委书记、桐梓县委书记、县长期间,经常与在桐梓、仁怀承揽工程的私企老板“打麻将”,少则赢取3万至4万元,多则10万至20万元不等。仅一年半时间,罗其方通过打麻将赚了200多万元。

类似的案件披露并不鲜见。当“官场麻将”不再是一种怡情娱乐的“业余爱好”,而成为贪污腐败的遮羞布,必然给社会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

然而,任何“正确”的事情都应该依法而行,并兼顾常理常情。切不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甚至以简单粗暴的做法强行介入公民的私人领域。不然,非但不可能赢得认同、取得实效,还有可能适得其反。

其一,公众反感的是那种不分时间、不分场合,影响工作,甚至涉嫌利益输送的官场麻将。至于说,有人愿意在业余时间与家人玩几把,那也是人之常情,并非完全不能理解。宁都县一纸禁令就将官员的私生活全部覆盖,管起来并一下子管死,并不明智。公权力的这一强制性,已经逾越了个体权利的边界,侵犯了公民日常生活的自由,于法无据,于情不合。

其二,官员打麻将、搞“麻将腐败”,根源并不完全在麻将,而在于不羁的权力。只要权力依然得不到有效约束与规范,只要权力运行仍得不到公众监督,则即便是能够完全杜绝了麻将,也依然会开发出其他的利益输送管道。不让打麻将了,打扑克也一样能做局、有输赢。难道还能把官员所有可能的娱乐参与方式全部禁绝?这样的做法不仅“笨”,效果也可疑。

可见,问题的要害还在于如何切实规范权力运行。改作风也好,提效率也罢,不能总用管死的“笨”办法,而是要设定可行的绩效考核,顺畅的监督渠道,以及严厉的问责机制。这其中,最重要的是要求真务实,改进作风应该贯彻到党员发展、教育、管理、监督、处置等全部环节,这样作风建设才能做得到位。如果制度过于严苛,甚至粗暴干预私人生活,未免有形式主义之嫌。

前不久,中纪委网站推出的关于严格执纪的一组文章指出,“任何制度都要寻求最大公约数,确保大多数人都能做得到,不能依据想象推演出一套逻辑,看上去形式很完美,但在实践中无法执行,最终导致落入‘制度陷阱’。”诚如斯言。  

作者  胡印斌(媒体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