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评丨污染成就不了“诗与远方”

来源:《民生周刊》2017-04-17 18:15:54阅读()成就污染

云南大理洱海治污出重手,暂停沿湖餐饮、客栈等经营。此次治污行动,被叫停的客栈餐馆有近2000家。2000家客栈餐馆合围之下,不仅洱海水质是问题,环保伦理和社会公义也成问题。苍山洱海,向属“诗与远方”,客栈餐馆围湖,想想都败兴。

洱海流域(不仅洱海周边)环境人口最佳承载量仅为20万人,极限为50万人。截至2015年,大理常住人口有66万余,2016年游客数量达3859万。如此远超环境承载能力的繁华景象,环湖客栈餐馆当然助力不小。

地方值得反思。很难想象,倘非忽视承载能力而“力促发展”,远超承载极限的人口和客流、红火的围湖客栈,怎么能如此兴旺?

不久前,媒体浓墨重彩地介绍了电视名人陈鲁豫拜访舞蹈家杨丽萍洱海别院的情形,别院占跨洱海水面,但主人施施然,客人倾慕状,一方导访介绍,一方“我也要”。此次治理客栈餐馆,杨丽萍别院就是一个酒店,其所在的双廊镇,核心区1平方公里有580余家客栈餐馆,正是洱海水质较差区域。

2015年当地政府拟定征收洱海资源保护费,湖边商户反对,舆论也不乏质疑,怀疑政府逐利,捍卫商户“正当营业权益”。此次叫停沿湖客栈餐馆,没有再听到征收什么费用之说,但又有“平衡利益”的声音。只是,2000家客栈餐馆围湖,几家有环评报告?几家有污水处理设备?几家经得起公共资源变私家利益的提问?

有一种算账法,大理常住人口有多少,旅游人口有多少,这么多人推动农业、畜牧业,导致污染上升,农牧业污染比生活污染多得多,所以叫停客栈餐馆非当务之急。真是别出心裁。大理人口急增、游客继踵,农牧业须大力发展,难道没有客栈餐馆起作用?叫停客栈餐馆,削弱了“旅游接待能力”,游客少了,不是有助于减少生活污水和农牧业污染?

始终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环保逻辑与商业逻辑,到底哪个在先哪个在后。对于任何一个地方来说,经过环境评估都是项目成立的前提。对于洱海来说,恐怕本身就属于国土资源禁止开发区的范围,禁止开发区的发展,不靠产业兴盛,而靠转移支付和环境补偿,实现“不落一人”、共同富裕。而现在,不仅酒店围湖,拉动旅游到不可承受的地步,带动农牧业过度发展,而且似乎过度发展的旅游产业还形成了“正当经营权益”,环境保护岂不是缘木求鱼?

文艺范儿、观光心态,这都无可厚非,但把一个地方弄到不堪承受,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把洱海团团围住办客栈餐馆,更是破坏行为。叫停围湖开发,减少洱海污染,大理不是做错了,而是做迟了,现在则要做到位,2000家客栈餐馆包围洱海的景象不能让它复现。环境资源承载力有多少,这是生死线,否则哪里有什么美丽中国,又有什么“诗与远方”?雅士不以破坏环境成其雅好,土豪不以破坏环境成其事业,就是“诗与远方”的幸事。

作者:刘洪波(媒体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