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柏青谈书法

来源:《中国文艺家》杂志2016-08-11 15:54:28阅读()书法李柏青

——书法家李柏青访谈录

\

1、《中国文艺家》:您的书法和文化功底与艺术造诣有着怎样的关系?

说到这个问题,那就要追溯到1972年。因为本人从小就喜欢古文、诗词,喜读前贤传记,这一年,我买到了一本范文澜编写的《中国通史简编》,看到“唐代文化概况”部分时,对于唐朝那些文人雅士在书法、诗词、文章方面都有很高的成就羡慕不已而暗暗立誓:我也要要在书法、诗词方面同时发展。于是托人找到一本颜真卿《多宝塔》选字本字帖,465字每天至少临写一遍,如兴趣浓烈或写两遍、三遍也说不定,这样坚持长达四年之久。与此同时,借来一本民国时期出版的《辞源》,逐页逐页地翻,一个词条一个词条地看,把自己认为有用的词语摘抄下来,按词意分类,如:描写山者为一类,描写水者为一类。此外,对古典文学名著也多有涉猎,以充实文学底气。这些都为以后的诗词、楹联创作打下了基础,也为追求书法艺术铺垫了文化功底。纵观古今,凡在书法上有大成就者,都有很深的文化功底,他们不但有书法精品传世,也有优美诗词、文章被人称道、流传。正因为自己感悟到了这一点,并在以后的学习实践中,按照既定方向前行,才在书法艺术的道路上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2、《中国文艺家》: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习书法的?年幼时受到过家庭熏陶吗?

前面说过,我在1972年得到了一本《多宝塔》字帖,就是从那一年开始学习书法的。当然,在这以前,也喜欢写字,并且在同代人中,也算写得好点的。从1972年之后,才真真正正走上了漫长的书法学习之路。我对书法的学习,完全是出于自己的爱好、执着。除了临帖之外,无论是报刊还是石碑只要看见有写得好的字,就十分羡慕,反复揣摩,并以之作为学习书法的动力,不断激励自己向书法之路前行。至于是否受到家庭熏陶,那怎么说呢?因为自己的祖祖辈辈都不是文化人。就自己的父辈来说,他们认不到几个字,但喜欢讲些文化人的故事给后辈听。从中可见他们对文化的向往,对后辈的期盼,这也是对我影响很深的。我虽然没有从父辈那里直接受到书法熏陶,但他们对我的殷切期盼,却给了我一辈子用之不尽的前进动力。

3、《中国文艺家》:我接触过许多书法家,他们都讲到书法的继承和创新问题,您是怎样理解的?

经过自己多年的书法实践和对其他书法爱好者的仔细观察,我的体会是:书法必须继承传统,也就是说,临习古人法帖是学习书法的必由之路。记得学习书法之初,在我的好友中,有不少喜欢书法的人。他们学过一段时间的贴,进步也很明显。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坚持下来。虽然后来也时不时还在写,但字却很一般了。而我却一直坚持未懈。再说临写字帖,我的体会是:要以一本字贴为基础,坚持练上三、五几年。有位前辈书法家曾经说过:一本字帖至少要认真临写两百遍才会有所收获。这话一点不假,在打基础之时,最忌见异思迁。前人流传下来的好字帖多得很,但真正适合自己性情,影响自己书法艺术发展的却只有那么几本。就我本人来说,起初学习《多宝塔》字帖时,由于临写遍数多,所临字迹几乎可以乱真,甚至还有人说比贴上的字还好看,以至不少书法爱好者来讨要我的临习作品去照着练写。对于自己所选的字帖,只要对得上味口,对得上性情,就能在临写过程中产生快感,趣味无穷,那种滋味是旁人无法体会到的。有了一本字帖作基础之后,再去前人字帖中选购一本适合自己发展的字帖,切忌同时买几本,而是要一本一本的买,买一本学一本,并且要坚持较长一段时间。如果身边字帖多了,就不能专情于一本,以致很难达到学习效果。当然,一辈子总有几十年,专心学几本还是可以的。多练几本字帖可以增加书法元素,丰富艺术语言,广开艺术思路,在创作时才可以做到既能随心所欲,不限于一家一派,又能不失书法的规矩、法则。俗话说一份辛苦,一份收获,又说“天道酬劳”,意思就是付出了就会有回报。我们通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你现在写的字,自己认为可以了,看不出毛病了,如果继续学习、操练,过得一年半载,再拿出原来写的字一看,就感觉不行了,这就说明你进步了。在书法道路上是没有捷径可走的。我们有时候在观察人家的作品时,一眼就可看出,这个人的字练过贴没有?功底深不深?有没有发展前途?中国书法发展到现在有几千年的历史了,需要我们去学习、传承。只有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创新、发展。如果没有传统基本功,创新就无从谈起。即使自己认为是创新了,也不会得到大多数人的承认。要想创新,就必须有扎实的基本功。即使是天赋奇高,才华横溢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也不可逾越这条规矩。唐代杰出书法理论家孙过庭在《书谱》中说:“余志学之年,留心翰墨,味钟张之余烈,捐羲献之前规,极虑专精,时逾二纪,有乖入木之术,无间临池之志。”这里说的二纪就是二十四年。可见他学习书法之久。才华横溢的苏东坡也曾说过:“笔成冢,墨成池。不及羲之即献之;笔秃千管,墨磨万锭,不作张芝作索靖。”也说明了学书之路的漫长和艰辛。由此可见,要想成为一个有成就的书法家,就必须经历一个辛勤学习,加强训练基本功的过程。只有用最大的功力扎入传统,又能果断地从传统中走出来,把从传统中吸收的营养融入到自己的意识里,才能在自己学而能化,随心所欲的创作中,既见传统功力,又能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要想成为一个有成就的书法家,不但要有深入传统的意志,也要有立志创新的决心,我们常常见到有些学习书法的人,虽然已经有很深的临帖功夫,但一直舍不得离开字帖,要他创作一幅作品,也是心里想着原帖并亦步亦趋,不敢越雷池半步,内行一眼就可看出他照搬的是哪家的字,虽然笔笔到位,字字可观,但终究不是自己的东西,只能算是复制品,像这样的作品就没有什么价值。我们需要做的是,有了传统功夫之后,要从传统中走出来,这话说来容易做来难。要想做到,首先要舍得离开字帖,按照自己的性情随意练写一段时间,再回过头去练练贴,这样反反复复练练写写,就能逐渐摆脱原帖,到后来就能在原帖的基础上化入自己的性情,形成自己的风格。也有一些人,临帖没有几天,就耐不住寂寞,想搞创作了,这类人很普遍,虽然不乏天赋高的,写出来的字也大体看得,但由于传统功力欠缺,终究难成大器。

综上所述,重视传统的人,也不要一味僵化,沉湎于传统而不能自拔,而是要考虑有了传统功力之后,如何创新、发展,直至形成自己的风格;注重创新的人,也千万不能轻视传统,没有传统功夫,创作出来的作品容易流入轻浮,含金量不高。一句话,决心继承传统,有志发展创新,应该是我们书法人永恒的主题,不懈的追求。

\

李柏青行书自作诗四咏大竹革命烈士

4、《中国文艺家》:总的来说,我不太喜欢那种随心所欲,洒脱不羁的书法作品,您能告诉我如何欣赏这类作品吗?

我认为你说的随心所欲、洒脱不羁的作品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有不错的传统功力,它们点画到位,布局合理,章法适宜,方方面面都经得起推敲。像张旭的《古诗四帖》,怀素的《自叙帖》等草书大家的作品属于这一类。另一种是:既没有传统功力,又不懂章法布局,笔力不到,结体不佳,粗看龙飞凤舞,细看弊病极多,经不起推敲,这类作品属于故作高深、追求狂怪一路,它只能瞒得过外行,骗不了懂家。前者是越看越耐看,后者是低俗难入流。

 5、《中国文艺家》:我觉得您的作品中规中矩,温雅劲健,您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作品的?

书法中规中矩,温雅劲健,一直是我的追求:我在1982年填的一首词是这样写的:“十载书斋静坐,多家字帖勤临。正书行草学尤精,毛笔任心挥运。有志投身社会,存心服务人民。代书对子或碑文……字体婀娜雄劲”(调寄西江月),这虽然是我初出道时的广告词,但也可看作是我学习书法的一段心路历程及自己对书法风格的构想和追求。我开初学习书法,就想到了我的字要争取做到温雅劲健,做到雅俗共赏。记得自己学了几年书法后就有不少人对我说:你写的字好像个个都在笑,看了就让人舒服。听到类似评论,我就认为自己的路子没有走错,符合大众的审美观。要知道世上能写字的人多得很,而要做到大多数人喜欢你的字就不容易了。大多数人都喜欢中规中矩,温雅劲健,并有独特风格的作品。所谓中规中矩,就是具有传统技法和功力,而不是胡涂乱抹;所谓温雅劲健,就是柔中带刚,具有文人风骨。能形成这种风貌,与自己处世不亢不卑,性格外柔内刚有着很大的关系。《中国收藏杂志》专家点评我的书法作品时这样说:“从历史名流的诗中名句,再到作者自己创作的抒怀诗文,无不被李柏青用笔墨诠释得淋漓尽致。李柏青的书法作品,尤其是行书作品用笔流畅,蜿蜒灵秀。仔细品评李先生的书法作品,一股文人风骨、名士情怀融于其间,彰显出作者所追求和向往的一种生活境界。”这个点评虽有溢美之意,但总的来说是比较到位的。

6、《中国文艺家》:在今天如何理解书与画的关系?我认为书与画的关系在疏离。

古人说“书画同源”,指的是远古时代,最早产生象形文字的时候,写字如同绘画,这就是书与画诞生之初的一致性,书为象形文字,画为意象图形。后来随着社会的进步,文字符号越来越丰富,造字方法也不只限于“文字的象形”,它从物体的图形中分离出来之后,物体图形即为画,所造文字即为书,并且各奔前程。造字者创造了足以体现人们生活,表达人们思想的文字;绘画者画出了更为直观,更有美感的图形。书画分离之后,有了各自的功能效用,各有规矩,各有目标,再也不可能回到字就是画,画就是字的远古时代。随着时间的推移,书与画的疏离只能是越来越远。这就好比书与画起始于同一个源点,在这个源点上延伸的两条直线,它们永远不可能重合在一起。时代的路程越长,他们就疏离得越远。这一点从前些年现代派书法家创作出一些非字非画,似字似画,字画不分的作品不为大众所接受、认可的状况就可以说明。所以我认为书与画的关系在疏离是情理中的事,这种现象是人们早已接受了的。

7、《中国文艺家》:您告诉我该如何理解那些名人的书法及其价值?

现在社会上有一种“书法名人”和“名人书法”的说法。我的理解是“书法名人”是因为他的书法成就高并为大众认可、熟知的公众人物。“书法名人”的价值是他的书法作品而非其它。“名人书法”就不同,人们注重的是他在书法领域以外的其它成就、名声。他的书法作品就好像他送人的笔记本、毛巾之类的纪念品一样,只是与这个名人有关而已。之所以有些名人的书法售价不菲,那只是名人效应或是追星族炒作的结果。再说即使名人的书法作品果真不错,值得一看,那也不会为这个名人增添多大光彩,因为他的书法艺术难以超过使其成名的本行成就。假如这个名人的字因缺乏起码的基本功,不堪入目,那他售字或送字的效果就不但不会增添荣耀,反而会影响这个名人的原本声誉。

(责任编辑:罗芳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