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代表又议《收养法》,弃儿小星星能尽快有家吗

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2017-03-11 20:40:42阅读()弃儿小星星代表

大江东

3岁的小星星从来没见过妈妈,上海市静安江宁路派出所民警赵耿源帮她寻亲的路艰难曲折。小星星是幸运的,有医生阿姨和警察叔叔的关爱,而有更多弃儿得不到妥善抚养而流落街头甚至死亡,同时又有很多迫切收养孩子的家庭无法满足。“两会”又闻代表关于修改《收养法》的呼声。“小星星”们在等着有个家,很多无生育能力的夫妇也在盼,有个小星星这样的可爱宝贝……

自2007年8月建成至今,上海市儿童医院“爱心病房”接收了数十个小星星这样的弃婴。

消失的父母、杜撰的地址、被找到拒不相认……民警赵耿源十年为弃儿“寻亲”,难乎其难

“我国收养条件过于苛刻,尤其是全面放开二孩之后,很多条款已明显不适应当前的情况,我希望《收养法》的修改不仅限基于全面放开二孩的基础之上,而是基于全面放开生育政策的基础之上。”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表示。她认为调整收养政策,能让那些被遗弃的孩子得以存活,并健康成长。

3岁的小星星,还不明白这一呼吁对她的意义。

小星星从没见过妈妈,2014年6月19日出生那天,因吸入性肺炎,她被转诊到上海市儿童医院。转院后,妈妈迅速消失。八九个月大时,小星星彻底康复,却只能滞留医院。

很多这样的孩子最终去了福利院。帮着少数幸运儿回家的,是上海市静安公安分局江宁路派出所民警赵耿源。他觉得越来越难,难的不只是寻找弃儿的父母,更难的是说服他们接回孩子。

10多年来,民警赵耿源接手60多起弃婴案件,为8个孩子找回父母。摄影:张昕

2009年5月30,患有新生儿呼吸窘迫症、新生儿肺炎、颅内出血的小丽被送到上海市儿童医院,办好入院手续,父母不辞而别。两个月后,医生将奄奄一息的小丽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

接到为小丽寻亲的任务,赵耿源循着住院单和押金单上的地址,找到市郊江桥镇,小丽父母一家早已搬走。赵耿源几经追索,找到租住农户家的小丽父母,父母却断然否认,声称当时是陪同事送孩子去医院。

第二次,赵耿源带给他们一本用小丽艺术照做成的台历,看到活泼可爱并完全康复的女儿,小丽父母松了口。经过亲子鉴定确认,小丽回到父母身边。

在“爱心病房”住了近两年的徐弟弟,回家之路也一波三折。

赵耿源曾带上徐弟弟的视频、照片,驱车8小时,赶赴徐州寻亲。看到视频里活泼健康的孙子,爷爷有些动心,答应去上海看孩子。

第二天,赵耿源却接到这爷爷的电话,“找不到孩子他爸,家里经济太差,接回来也养不好,请警察给找个好人家吧!”原来,大儿子一家担心多一个孩子,日子更艰难。赵耿源请来村支书做工作,告知拒绝抚养要追究刑事责任,村里也承诺帮忙解困。36小时后,赵耿源带着爷爷到上海将滞留医院2年多的徐弟弟接回家。

赵耿源也不确定,“回去了,孩子就会幸福吗?”他给徐弟弟家人打过电话,除了长高、长大,没有获得更多信息,没多久,电话也打不通了。而小丽在妹妹出生后,被送到安徽爷爷奶奶家抚养,再次与父母分离,从医院“滞留儿童”成为乡村“留守儿童”。

面对“养活不了自己的”母亲,该不该将朵朵交给她?

根据相关法规,只要家人在医院留有信息,“小星星”们就不能被判定是弃儿,即使远避他乡、拒绝相认,赵耿源还要想方设法,将孩子送回曾将他们遗弃的父母身旁。

也有特例。要不要送朵朵回到母亲身边,赵耿源就很纠结。

2014年2月,朵朵在安亭医院出生,因围产期窒息、新生儿肺炎、新生儿缺血缺氧性心肌损害等疾病,出生后两小时被送到儿童医院。4个月后,却没人接康复的朵朵回家。在“爱心病房”抚养一段后,朵朵被安置在上海市儿童临时看护中心,等待妈妈回心转意。

“找到朵朵妈高某并不难,她是上海人,留下的信息也基本真实,难就难在朵朵妈拒绝相认。”赵耿源第一次见到高某,就被她的直白惊到了,“她说本来就不想生,我妈说生下来她养,我才生的!”

高某母亲也拒绝领回朵朵,“我凭什么帮她养?孩子爸都不知道是谁,好歹带个男人让我看一下啊!再说我还没玩够呢!”

2015年2月,静安公安分局依法给予违法遗弃的高某警告处罚。但高某仍未接回朵朵。

高某出身单亲家庭,被奶奶抚养大,从小受尽歧视。“我不想孩子跟着我,再被人家看不起。我没工作,自己都养不了,怎么养她?”尽管镇政府愿意协商解决高某工作,她还不松口,最后干脆搬家,让赵耿源一番好找。

“你遗弃女儿要负刑事责任,检察院可以起诉,你会被告上法庭。”“那我也养不了。”两年来,赵耿源与高某这样的对话进行了N次……

  

赵耿源想方设法,将孩子送回曾将他们遗弃的父母身旁。摄影:张昕

法律惩处遗弃罪父母之后,孩子们如何才能有温暖的家?

3月2日,赵耿源参加有关部门联合协商会议,探讨朵朵的出路。“朵朵母亲很可能面临遗弃罪起诉,并因此被剥夺监护权。”赵耿源希望,法律要强起来。

让法律强起来,是切实解决朵朵困境的一条路径。遗弃儿童有违道德和伦常,是违法行为,对那些极少数不尽监护职责的父母,法律应当剥夺父母监护资格,并依法严惩。

我国《刑法》规定了遗弃罪。最近,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的民法总则草案,针对现行法律规定的监护制度作出完善修改,强化了国家监护职能,对拒不履行监护职责的父母,检察机关可以依法起诉,请求法院撤销其监护人资格,另行指定,可以是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委会、村委会,民政部门则承担“兜底”责任。

其实,如果能修改收养法,就能让那些有收养愿望、且家境殷实可靠的父母,给弃儿一个温暖的家。据中国人口协会2012年的调查数据显示,我国不孕不育患者超过4000万,想收养孩子的意愿强烈。

当然,大多数弃婴为病残儿童,也说明病残儿童医疗保障制度以及产前筛查的缺失,社会救助体系还有很大缺口。

“滞留儿童”处在灰色地带。“虽住在医院,却不能打预防针,因为没有监护人签字。不能出门,一直生活在病房无菌空间,出去不小心就会生病。”景虹医生对此心疼不已。

有一次景医生下班。小星星整理好自己的书包,追到门口,要跟医生妈妈回家。“哪敢带她出去,偶尔带到周边儿童乐园走走,有时去趟食堂就算出门了。”

“医院不是养育机构,孩子需要活动空间,可病房里有药品器械,处处危险。白天还好,晚上就两三个值班护士,根本顾不过来。”为了小星星的安全,“爱心病房”专门定制了一张矮床,放在病房一角,玩具、书本整齐地放在柜子里,用柜子围起的10平米空间有小桌椅,医生妈妈会给小星星讲故事、过生日。

小星星见到谁都叫妈妈,她的妈妈在哪里呢?

赵耿源又要开始新的寻找了。他最大的希望是,唤醒那些父母的良知与责任,也期望找到一条有效预防“滞留儿童”的路径……(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大江东工作室 郝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