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机”孙陶然

来源:中国企业家2017-04-01 11:24:32阅读()孙陶然司机

摘要:连续多次创业21年,47岁的孙陶然靠什么熬成了创业圈的“老司机”?

孙陶然开车去过很多地方。今年2月份,他和朋友开车穿越了整个西撒哈拉沙漠,找到了作家三毛曾经居住过的地方。整个过程中,他一直在开车,他说自己是一个喜欢把控方向盘的人。

不过,有一个难题,可能孙陶然并没有提前预见到,那就是拉卡拉重组上市的遇阻。2016年上半年,拉卡拉意图借西藏旅游重组而曲线登陆A股市场,但这次重组最终因为监管政策的变化而流产。

孙陶然说创业是一种生活方式,而且是和平时期最绚丽的一种生活方式。这些年来,他一直走在追求更多体验的路上。但在经历了多次创业之后,他最终将自己落脚到了拉卡拉这家公司上。“这将是我的最后一次创业。”他坚信自己能够将拉卡拉带到更远的地方。

在广东一带,刷卡被称为拉卡,这也是拉卡拉公司名称的由来。其实这家公司最初的名字就叫“拉卡啦”,后来为了便于传播才改为拉卡拉。

经过分拆,拉卡拉原有的小贷、保理、理财等业务被打包装进了新成立的考拉金服集团,支付集团则保留有支付、征信及证券业务。对于这次分拆,拉卡拉官方给出的解释是“出于业务发展和监管的需要”,拆分之后的支付集团业务由一行三会监管,而金服集团则是由金融办、金融局来监管的业务。不过,拉卡拉拆分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继续上市。

在孙陶然看来,拉卡拉一开始在券商建议下设计的重组方案是符合当时监管部门所有的监管规则的。但在股灾以及新的监管条例出来之后,原来的方案就不符合监管规则了。

拉卡拉在分拆之后,只拥有支付和征信业务的支付集团将成为一家相对纯粹而且业绩相对稳定的支付企业,因而IPO的成功性大为增加。新任支付集团总裁舒世忠就向本刊记者证实,拉卡拉支付集团正在接受上市辅导。

孙陶然将企业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找方向,简单来说就是要做出一个有人愿意花钱来买的产品并找到正确的推广方法。第二个阶段就是把这个产品卖成市场的前几名,从而在行业里站稳脚跟。第三个阶段是多元化,毕竟一家企业不能只靠一个产品打天下。在多元化成功之后,企业就会进入最后一个阶段,也就是产业帝国阶段。孙陶然认为从2015年开始,拉卡拉就已经进入了这第四个阶段,必须沿着产业链的上下游进行一些布局。而在这种布局中,上市公司平台处于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

孙陶然相信拉卡拉一定会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对于这一点,直到现在他也深信不疑。

在舒世忠的记忆中,2005年前后的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刚刚开始起步,几乎还是一片空白,和如今完全不一样,是一片不折不扣的蓝海。在这片蓝海里,拉卡拉作为先行者抓住了自己的机会,尤其是在信用卡还款领域里迅速积累了大量的用户,成就了自己的江湖地位。无论是向下的银行卡收单和受理,还是线上的移动互联网支付,拉卡拉都处于业内第三的位置。在线下,排在拉卡拉前面的是银联商务和通联支付,线上的则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这两大巨头。

“你进入一个全无胜算的战场是没有意义的。”孙陶然认为错过这样的机会并不值得可惜。他称自己并不是没有看到这些机会,但这些机会如果不是自己想做的,那就不应该去做;即便是自己想做的,但如果不是自己能做的,那也不应该去做。在拉卡拉的发展过程中,他舍弃了很多机会,但也牢牢地抓了很多机会,“最后才会走出跟别人不一样的路。”

对于拉卡拉的成绩单,孙陶然还是比较满意的。他从来没有奢望过靠拉卡拉颠覆整个行业,他认为那是上帝的宠儿才能做到的,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机会,而普通人还是得按照普通人的方式来创业。“我就是普通人,我也没有融到数不尽的钱,拉卡拉这些年用别人1/10的投入,做成在第一阵营里面没掉队,还有机会数一数二,这是我觉得最满意的。”他说。

布局

拉卡拉的底气,来自于早先通过信用卡还款业务积累的上亿规模的信用卡用户,现在拉卡拉正在做的,是将这些信用卡用户转化为自己的支付用户、钱包用户和信贷用户。围绕这些用户,拉卡拉试图提供全方位涵盖整个金融链条的服务。首先,基于自己的收单业务和移动支付业务,拉卡拉接下来推出了“替你还”这样的贷款产品,然后推出了自己的理财产品,从而涵盖了传统银行的“存贷汇”业务。在此之后,拉卡拉还进入了征信、证券等业务,今后还将推出保险、信贷、财富管理、资产管理等等金融服务。据他介绍,整个金融的全牌照加起来有四十多张,而拉卡拉已经拿到了二十多张。

当然,有几件事是拉卡拉自己做的,分别是支付、征信和互联网小贷。孙陶然认为这三件事拉卡拉自己干就可以了,剩下的金融业务最好参股或者合营。他称通过这五种方式构造整个全牌照金融服务体系为共生体系。

这个系统最大的特点,是拉卡拉鼓励各子系统之间互相协同但并不强迫这一点,比如拉卡拉的征信系统就可以和其他小贷公司合作互联。孙陶然认为,温室里面是长不出参天大树的,如果只准内部协同互联,就会让每个子业务的竞争力都衰减,从而失去独立觅食的能力,最后一定长不大。他对这套共生体系的优势非常自信,目前体系中的支付贡献着70%营收,但他相信,很快就会有其他的子系统冲出来超过支付业务。

布局和“买保险”,孙陶然认为这是拉卡拉成为伟大公司必经的阶段。

对于伟大的公司,孙陶然有三条标准:行业先锋、可持续成长和受人尊重,拉卡拉就是他按照心目中的这三条标准打造的企业。

在和西藏旅游重组时,拉卡拉整体估值110亿元,孙陶然认为这个数字远远不能体现拉卡拉的价值。目前,拉卡拉拥有1亿个人用户和500万商户用户,2015年的盈利超过1亿人民币,2016年预计将会超过6亿人民币,孙陶然认为拉卡拉理应拥有更高的估值。

在一些创业者,尤其是年轻的创业者通往成功的道路上,总是充满着谎言和欺骗,孙陶然对于这样的成功不屑一顾。和所谓的成功比起来,他认为不要留下人生的污点更重要。“你不能成为时间的笑柄。”他说。

孙陶然并不认为说实话、守底线会让自己吃亏。他说要用拉卡拉来证明,走正道也能走成,而且走得也不慢。“可能一年慢,两年慢,但是十年后再来看,会发现拉卡拉肯定不慢,因为从长远来说,走正道绝对是真正的捷径。”他最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