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扫一扫,用微信浏览

|客户端
独家报道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报道

蔚县“炼城”记

来源:民生周刊2018-07-02 17:46:16 蔚县 国权 古城

2018年5月10日11点19分,刘国权办公室的电话铃声响起。电话那头传来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住建局副局长、规划处主任白建明激动的声音:“刘老师,国务院已经正式公布,咱们成为历史文化名城啦。”

刘国权“高兴地差点跳了起来”。中午,他离开办公室,顺路买了些酒。回到家中,酒量尚好的他,没喝两口就醉了,沉醉在突如其来的喜悦中,也沉醉在苦尽甘来的感慨里。

已是古稀之年的刘国权是《蔚县志》的执行主编,是蔚县民俗专家,“整整24年了,为了蔚县,为了古城,我从青丝到白发,现在一切都值得了。”刘国权说。

▲刘国权 图/畅婉洁

24年

蔚县古称蔚州,又名萝川,为“燕云十六州”之一。地处河北省西北部,东临京津,南接保定,西依山西大同,北枕塞外古城张家口。2300多年前,赵武灵王倡导的那场史诗般的胡服骑射创新改革,其主战场就在蔚县这片热土。

悠久的历史为蔚县留下了丰富多彩的文化遗存。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蔚县不可移动文物有1610处,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2处、河北省文物保护单位18处、蔚县文物保护单位101处。

24年前,刘国权是蔚县政协的一名工作人员。生在这里、长在这里的他,“对古城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有感情”。

1994年,蔚县打算申报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相关部门迅速组成调查组,对蔚县古城进行摸底调查。“谁都没有经验,不知道该怎么申报,也不知道古城的历史意义和文化价值。”从那时起,刘国权投入到古城研究中,一下子就是24年。

刘国权随着调查组去了代县、平遥、襄樊等地考察。“做好古城的第一条,就是研究古城。”刘国权得到启示,开始执着地研究蔚县古城的建筑、历史和文化。

刘国权办公室身后的柜子里,满满当当地收藏着他参与或起草的规划稿和建议稿,时间跨度正是24年。有些是初期的手写稿,有些纸张已泛黄,一些文件上写着密密麻麻的修改批注,这是蔚县古城24年申报、保护的足迹,也是刘国权这24年的印迹。

从1994年开始申报,到2018年申报成功,24年的申报之路并不顺利。由于每一届领导对文化名城认识不同,申报工作断断续续。

近年来,蔚县县委、县政府经过认真研究,将蔚县古城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工作重新纳入全县重要工作日程,专门成立“蔚县古城申报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领导小组,研究《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等一系列资料和规划,全力推动古城申报工作快速推进。

申报过程中,蔚县积极按照名城保护规划相关要求,对古城实施基础设施改造、文物古迹、历史建筑修缮、护城河治理、单位搬迁等保护举措。2016年6月26日到27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专家考察组对蔚县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工作进行实地评估考察。蔚县一一落实考察组意见,进一步完善蔚县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申报文本及蔚县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评估表、基础数据表等材料,顺利通过专家组验收。

蔚县县委书记梁昆受访时表示:“蔚县成功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24年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目前蔚县已经召开动员部署大会,接下来将围绕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这个中心,全力把名城保护好、完善好、建设好、利用好。”

刘国权拿起手边的一份文稿,这是他前几天起草的关于更改古城街区名称的建议稿,里面详细写了现有12条街区的更名建议。“在我心里,没有一座古城抵得上蔚县。”

▲蔚县古城夜景 图/姚映红

1600米

“古城墙现在仅存1600米。”说出这个数字后,刘国权一声叹息。蔚县原有古城墙总长3500米,幼时的刘国权经常绕着城墙跑了一圈又一圈。如今仅存的这1600米,是刘国权和博物馆工作人员贾晓拿着盒尺和绳索一寸寸量出来的。

蔚县古城城郭为不规则的曲线型“兔城”,完全不同于中国传统城市的形态。蔚县古城现存西北部、北部和东北部城墙以及南部城墙遗迹,东、南、西三关保留了少量关城墙和关城墙遗迹,保存了南城门、鼓楼、北部玉皇阁以及东西城门的遗址,保存了“一城三关”的形制。护城河除了东部南段被改造为地下涵管,其余部分保留了环绕城墙的古代河道。

24年里,刘国权查阅史料、实地勘察,先后走访50多位老人,对古城历史进行了抢救性记录。

2006年,刘国权辗转找到85岁的程有祯。据程有祯回忆,西门瓮城外的月城呈品字形,里面有寺庙、牌楼、戏楼、店铺、作坊等,月城门上还曾有铁炮一尊,城内有民居6处,庙院一处,院内种有6棵杏树。

刘国权按照资料和民间流传绘制出西门瓮城月城平面图,请程有祯老人反复修改指正。在老人帮助下,刘国权陆续手绘出东门、南门、瓮城和月城平面图。后来,刘国权亲自测量尺寸,专程到张家口市请专家绘制复原后的平面图。

“最遗憾的是,很多老人相继去世。”刘国权现在最大的愿望是,古城东门和西门能够抓紧重建。

“2011年,我们修复了200米玉皇阁北段的城墙,花费了1000万元左右。”蔚县文物管理所所长、蔚州博物馆馆长李新威说。随着北边棚户区改造完成,腾挪出的空地留出了城墙遗址和城墙墙道,为以后修复整段古城墙做好了准备。

蔚县历史悠久,自古便是文明交汇之地,地处仰韶文化、红山文化和河套文化汇聚、融合的三岔口,是中华历史文化荟萃的地方。蔚州博物馆珍藏着上至新石器时代下至清代的6000余件文物。“蔚县成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后,对我们的文物保护工作提出更高要求,我们的保护能力和管理能力也要相应提高。”李新威说。

每年做两个立项、两个方案,实施两个项目,这一被国家文物局称为“蔚县模式”的文物修复速度,随着蔚县成为历史文化名城后,远赶不上人们的期待。

蔚县是全国第一“国保”文物大县,享有“古建筑艺术博物馆”之誉。据李新威介绍,这几年蔚县共向国家文物局申请了70多个文物保护项目,共计1.4亿元国家资金。对于蔚县丰富多样的文物而言,这些还仅是杯水车薪。“还有一大部分文物不属于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比如,很多村镇的戏楼和公共寺庙建筑,只纳入了县级文物保护。作为国家级贫困县,县财政不足以支持这些文物的保护和修复。”李新威说,蔚县共有230多座古戏楼,省级文物有两座,县级有3到5座,而现在每年都有3到5座倒塌。

丰富多样的文物,是蔚县申报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的一张底牌。如何让大大小小的文物,继续成为蔚县耀眼的标签,已不仅仅是当地文物管理部门需思考的问题。

▲修复后的蔚县古城墙。图/姚映红

70岁

“我对现在古城保护工作不满意。”刘国权把手里的杯子重重放在桌上。

在他的印象里,24年前的古城完全不一样,古城风貌正在逐渐减退。如今的蔚县古城,保存了完整的明清街巷格局。东门与西门、玉皇阁与南门均为不对称布局,贯穿鼓楼与南门的南北大街近似全城东西轴线但偏东,正对东门和西门分别形成鼓楼大街、牌楼大街两条东西平行的主要街道,南北大街、鼓楼大街、牌楼大街和州前街形成的三横一纵“丰字街”结构和不规则分布的街巷空间尺度,其他街巷也呈不对称分布。

“如果没有街巷布局的保存完整,申报也不会成功。”刘国权对古城街巷格局了然于胸,随时随地都能用街巷来定位你想去的目的地。

位于古城南大街东芍药巷的苏家大院,始建于清光绪年间,是蔚县保存较完整的民居,苏家大院门口悬挂的简介牌是刘国权字斟句酌写出来的。“很多人保护古建的意识不强,随便乱拆乱盖乱翻建,破坏了古建原有风貌。”刘国权痛心疾首。

站在古城中心的鼓楼顶端,环眺古城,远处的山岭看起来切近又高峻,屹立千年的古城笼罩着一种沧桑。鼓楼上方4个烫金大字—初哉首基,在夕阳的余晖下闪耀着金色光芒。“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这4个字的意思,我到处找专家咨询,后来才知道就是‘第一’的意思,又因为有‘开始’之意,可以理解为‘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刘国权说。

“几个外地朋友来蔚县旅游,惊奇于出租车司机竟然都知道‘初哉首基’的意思。”这来自刘国权的义务宣讲,他常年为出租车司机、导游、干部乃至台湾来访的大学生进行蔚州古城义务宣讲,“他们是蔚县的传声筒,他们清楚了,大家才能更了解。”这些年,刘国权进行了60多场次宣讲,近5000人聆听他讲述“蔚州古城”里的小城大事。

同时,刘国权还帮助当地小学编写了3本教材,一本介绍代王城,一本介绍暖泉古镇,一本讲述蔚州古城历史。“保护古城的意识,要从孩子抓起。要让孩子们了解蔚县的宝贝。我是蔚县人,有责任保护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有责任将蔚县厚重的历史文化传承给下一代。这是功德无量的好事,不给钱我也做到底!”

“目前,对已列入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9处国宝级建筑(全县共22处)、3处省保级建筑(全县共23处)、6处县保级建筑(全县共89处)进行保护、修缮和利用。同时,蔚县古城的保护也以人为载体,古城的老居民是古城规划中不可缺少的载体,要将老居民留在古城,复原古城兴旺的商业生活。”白建明说。

“我已经70岁了,不知道还能活多少年,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古城修复完整的样子。”24年,刘国权用脚步丈量古城的一砖一瓦,如今70岁的他依然在兢兢业业地编写《蔚县志》。

回望“初哉首基”4个烫金大字,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刘国权和每个蔚县人的心里都刻着这4个字。

《民生周刊》记者   畅婉洁   □  李文一

(责任编辑:罗芳菲)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