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扫一扫,用微信浏览

|客户端
独家报道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报道

花钱买文凭!家长:没打算让她凭文凭干什么事业

来源:民生周刊2018-09-04 10:36:13

8月中旬,随着各省区市高职专科批次录取渐次完成,2018年高考招生录取进入尾声。征集志愿和调剂结束后,是落榜考生们最心焦也是“野鸡大学”招生人员最活跃的时段。

在北京,“野鸡大学”的校园已难觅踪影,但在网络上,仍然可以看到它们的足迹。一方面是因为网站建设成本低且较为隐蔽,可以逃避监管;另一方面,花钱买假的考生也滋养了“野鸡大学”生存的土壤。

“没面子”

江苏盐城的吴女士很为儿子的学业发愁。按照江苏省的分数线,吴女士儿子的分数很难在省内读一个本科。“一般的学校名字好长,但都是小地方的学校,听着就没什么前途。实话实说,要么不上,要上起码也要上一个名字听起来差不多的大学。”吴女士告诉《民生周刊》记者。

临近开学,吴女士有些着急,如果让儿子复读一年,成绩未必有提升,还白白耽误了一年时间,而读一个不知名的专科学校,又无法满足“望子成龙”的心理预期。她说,“有种恨铁不成钢的酸楚,却无处诉说。高考成绩出来后,她和儿子一直宅在家里,不愿见人。

但后来,吴女士在微信上认识了“李主任”。“通过搜索附近的人看到他的,他的介绍里有学历提升、大学招生这样的字样,引起了我的注意。要是能帮儿子上好一点的大学,花钱我也愿意。”她说,自己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看到了希望。

于是,吴女士加了“李主任”为好友。

“李主任”简单询问了一下吴女士儿子的高考成绩,然后便给她提供了几个“性价比”较高的大学,包括中国经济贸易大学、中国信息科技大学、北京财经政法大学、北方联合大学、华北科技大学等10余所学校名称。

“李主任”还告诉吴女士,因为内部名额有限,所以得给相关办事人员支付好处费,金额从5万到15万不等,越是名牌大学费用越高。吴女士喜出望外,想和“李主任”见面谈谈,并准备了好处费。

但是,吴女士儿子在网上检索学校名称发现,对方提供的几所大学都存在虚假办学情况,进一步查询发现,几所学校都出现在了已经公布的“野鸡大学”名单里。

在随后的沟通中,“李主任”表示确实如此,但学历证书可以网络查询验真,并且价钱好商量。吴女士觉得,学校的名字听起来倒是高端大气,也是不错的选择。

然而,吴女士儿子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对方是骗子,让我千万别打钱。”吴女士说,那几天母子俩因此闹了矛盾,孩子执意放弃学业,跟父亲打理家族企业。她则认为,没有一个较好的学历踏入社会没面子。

8月26日,很多大学已经开始迎接新生入学,吴女士与儿子的意见仍未统一。

一种“刚需”

山东淄博的方先生也面临着同样的烦恼。

8月初,方先生接到一个自称是北方医科大学招生部人员的电话,对方询问方先生的女儿是否有意向去该校就读。方先生对该所院校并不了解,因为存有防范意识,他未给予答复。

方先生对“野鸡大学”早有耳闻,但此前了解大多来自新闻媒体报道。接到这个招生电话后,他打算详细了解一下,如果相关条件合适,可以考虑让女儿就读。然而,经过查询他发现,北方医科大学搜索后提示为虚假办学。

方先生坦言,按女儿的学习成绩,读一所“野鸡大学”也无可厚非,但让他不愉快的是,搜索后赫然显示虚假办学。 “如果没有这一行提示,弄张文凭,跟亲戚朋友一说也有底气。现在倒好,一查询就知道是‘野鸡大学’,谁还去呢?”方先生说。

思前想后,他觉得里面大有门道,既然被媒体披露的“野鸡大学”网络查询一清二楚,那么,有没有媒体披露名单之外的“野鸡大学”?带着疑问,方先生全家来到北京。

他在网上搜索了几十家大学的信息,并逐一核实,选择的学校都是带有“中国”“北京”或“北方”字样的大学。他发现,包括北方医科大学在内,绝大多数“野鸡大学”没有学校地址,网站提供的地址信息多数是假的。

以中国邮电大学为例,除了“虚假办学”的提示,网络上没有该大学的任何信息,几个知名地图软件也查不到,114电话查询系统也无登记记录。

8月中旬,方先生通过QQ查找到一位自称负责大学招生的负责人,对方表示,可以直接办理本科文凭,提供能查询的民办学历和不能查询的高仿毕业证。民办学历在学校网和民教网都可以查到,高仿毕业证相对简单,但在网上查不到。

方先生直言,因为女儿已经复读过一次,不打算再浪费时间。家里就一个独生女,本没打算让她凭学历干什么事业,弄张文凭只是满足一种心理需求。

这种心理满足,随着开学脚步的临近,演变成了一种“刚需”。

□ 《民生周刊》记者   于海军

(责任编辑:罗芳菲)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