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扫一扫,用微信浏览

|客户端
民生经济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民生经济

湖南麻阳:小额信贷扶贫首引信用评级

来源:民生经济2017-03-09 14:57:21 麻阳 引信 小额信贷

农民尹秀富无法准确解释“扶贫小额信贷”这个词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也无法说出湖南省扶贫办提出的“四跟四走”、“一授、二免、三优惠、一防控”各自都意味着什么?

尹秀富唯一清楚的是,没有上面这些名词,他就无法从信用社借出五万块钱;没有这五万块钱,他就无法成为当地最大养鸡企业的股东;没有成为股东,他就无法获得每年的保底分红;没有这些稳定而持续的收入,他头上那顶戴了几十年的帽子就不会摘掉:贫困户。

风从山外来

高铁100分钟,长沙向西380公里就是怀化麻阳。

从地理上来看,麻阳是经典的湘西地貌,山多地少;

从社会构成来看,麻阳也正面临着当前中国大部分农村共同遇到的境况:年轻人外出打工,家中多是妇孺老人;

从经济角度来看,像极了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麻阳县城,它在提醒我们,这还是一个经济相对落后的地方。

初到麻阳,当地人以特有的热情向我们这些外来客推荐他们引以为傲的东西:“我们这里山清水秀,负氧离子含量超高”、“全国首批长寿之乡,比广西巴马还早”、“一年四季都有水果”,麻阳县委书记李卫林甚至拍着胸脯告诉《民生周刊》记者,“麻阳的冰糖柑是全中国最好吃的”⋯⋯

听得入迷,我们一度忘了此行的目的。

《民生周刊》前来此地,是要探寻他们在脱贫路上的独到经验:麻阳是农村小额信贷扶贫案例中的明星,“麻阳经验”、“麻阳模式”在整个湖南省得以推广,甚至吸引了全国其他贫困县的竞相学习。

在麻阳蓝凤凰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雷华英向记者展示了20万羽规模的养鸡大棚,这位80后的苗家姑娘曾下过岗,摆过地摊,开过服装店,开过小饭店。2010年,雷华英选择回乡养殖蛋鸡,“因为麻阳山高,气候很好,而且深井水养鸡,蛋品口感好,营养价值高,是绝对安全的食品”。

随着国家对产业扶贫的大力支持,麻阳县不少贫困农民通过免息贷款参与到了当地的企业生产,从农民摇身一变,变成了公司股东。

“23名股东都是今年新入股,第一年公司按照10000股份分红800元的标准进行分红,随着公司扩大规模,参股村民的分红肯定会越来越多的。”蓝凤凰公司董事长雷华英告诉记者,此次23户入股村民平均每户领取年底分红四千元。公司目前拥有养鸡13万羽,2017年将进一步扩大规模,新建2个10万羽养鸡棚,为入股村民创造更多收益。

尹秀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进入《民生周刊》记者的视线之中的。

“突突突突”,雷华英正在介绍之时,一辆三轮车从山路驶了进来,停在《民生周刊》记者面前,下车的是一位略显沧桑的农民,他热情而拘谨地参与到我们的谈话之中,“我刚从麻阳县城送鸡蛋回来,你们是哪里的客人?”

他就是尹秀富,2015年,麻阳小额信贷扶贫刚刚运行的时候,他通过湖南省扶贫办制定的小额贷款评价体系,贷了3万元以“委托经营”的方式,入股蓝凤凰公司,自己和老伴则在公司里上班;2016年,两口子还掉贷款后,用剩余的钱买了这辆三轮车,并且再次在信用社贷了5万元,他把这5万元委托给蓝凤凰经营,当了股东的他还不甘寂寞,同时在公司上班,他的工作是每天往麻阳县城送鸡蛋,一天两次,每次一百元,风雨无阻。

记者对他的收入表示惊讶:“每天200元,一个月下来的毛收入就是6000元!绝对的高薪呀。”

尹秀富腼腆的谦虚了一下,“扣除一些开支,4000多元还是有的”,不过,很快他又得意起来,“收入还不止这些,作为小股东,年底还有分红,2016年底每1万元分红1200元,5万元总共分到了6000元。”

这一天是2017年正月初九,一个生动的尹秀富形象印在记者的脑海之中。

不过越是这样,记者心中的疑问越大:

农村小额信贷扶贫并不是一个多么鲜见的扶贫手段,为什么会发轫于湖南,风起于麻阳这个僻远的县城?

“违规动作”

这是麻阳县扶贫办主任向杰的原话,“当时可是麻着胆子干的,生怕省扶贫办的人来查”。

截至2016年底的一组数据是:麻阳县已完成全县2.43万户贫困农户的评级授信,评级率达100%,有效授信率达92.35%,2014年底至2015年麻阳县发放扶贫小额信贷1.06亿元,帮助3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农户贷款可得性从以往不到5%大幅跃升至85%以上。

根据以往的历史来看,不管是在麻阳,还是中国的其他农村地区,贫困农民的贷款比例从未达到如此的高度。

根据经验来看,对于贷款,农民,特别是贫困农民的心里有三重不可冲破的魔障:

魔障之一:贫困农民往往胆子小、本分实诚谋营生,银行贷款对他们来说就是意味着“欠债”,“欠账还钱”是前人留下来关于诚信的古训,如果还不起,生活难以为继不说,一生清誉也会毁于一旦,这是他们的担忧之一;

魔障之二:银行的贷款,往往利息太高,善于盘算过日子的农民忍不住会先算一笔账,大量的利息比率和生产经营上的风险叠加,让他们对贷款望而却步;

魔障之三:还有一些胆子较大、思路较活的贫困农民,有心做一些项目或者生产经营活动,但银行的门槛高,他们既无抵押又无资产,无奈连银行放贷的基本要求也达不到。

这就是此前农村金融扶贫著名的三大难题:“贷款难、贷款贵、不知贷款干什么。”

与之相对应的现实似乎也印证了这些难题:2003年到2013年十年间,麻阳县贫困农户的累计金额也不足500万元,贷款利息高达1分多,绝大部分的贫困农户宁愿“守贫”,也不愿通过贷款发展产业。

变化,在2013年到来了,来得非常偶然。

2013年,麻阳县石羊哨乡谭公冲村试点推行村级扶贫贷款担保平台,该村用15万元的财政扶贫资金放入银行作为抵押,撬动银行资本105万元投入产业开发,用于种植中药材半夏268亩。

麻阳县扶贫办主任向杰所说的“麻着胆子干的”,就是这件事情。

原因不难理解,财政扶贫资金历来是不允许用作其他用途的,扶贫资金更是没有用作贷款担保的先例。所以向杰对《民生周刊》记者说,“你要说是违规吧,但我们真心是在为发展产业资金想办法;要说有多么名正言顺吧,也谈不上,政策上并没有明确的支持。当时生怕省扶贫办的人来查这笔账”。

让向杰他们欣慰的结果当年就出来了:贷款的68户贫困农户,当年每户都实现了增收1万元。

不过,墨菲定律很快也在向杰身上应验了。

“你担心什么,什么就一定会发生”,向杰当时最担心的事情就是省扶贫办的领导下来检查,果真不久,湖南省扶贫办的人就去了麻阳。

给“违规”以鼓励

当麻阳县扶贫办主任向杰和他的同事们“麻着胆子干”的时候,他的上级领导湖南省扶贫办主任王志群也在殚精竭虑。

如果说,麻阳县有一股“撸起袖子”先干了再说的勇气和闯劲的话;

那么,王志群在2013年到2014年之间设计的扶贫小额信贷授信体系的制订,完全是来自经验和智慧。

王志群去到麻阳的时候,他内心是激动的,麻阳的做法与他一年来的想法不谋而合,他就是要在全湖南范围内解决“贷款难、贷款贵、不知贷款干什么”的问题。麻阳的做法在事实上证明了他正拟推行的一系列机制的可行性。

很快,湖南省扶贫办将麻阳县确定为“全省金融扶贫改革创新试点县”,到这时,向杰他们的心才落到肚子里。

王志群主任当天是带着严重的腰伤接受《民生周刊》的采访,虽然腰伤让他行动不便,但聊起扶贫工作,他思路清晰,语速适中,对数字的记忆力之精确令人惊叹。

2016年,湖南省125个有贫困人口的正县级单位全面开展扶贫小额信贷,为23万多贫困农户发放扶贫小额信用贷款93.5亿元。

2013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湖南省湘西考察时首次提出“精准扶贫”的重要思想,并给湖南出题,“积极探索可复制的经验”,这个“经验”的提供者,自然就落到了王志群的身上。

湖南“精准扶贫”两年,不仅开展了贫困人口、贫困村识别,摸清了全省贫困状况、致贫原因、扶贫需求,为“扶真贫、真扶贫”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特别是“扶贫小额信用贷款工作体系”的做法、经验更是得到了有关部门的肯定,推向全国,甚至吸引了国务院扶贫办刘永富主任亲自赴麻阳调研,并给予高度评价。

小额信用贷款扶贫的典型案例为什么会发生在湖南?

答案开始在王志群身上浮出了水面。

“蓄谋已久”

从村长、乡长一路当起,王志群深刻了解农村和贫困,后来的县长、市长经历又长期与金融打交道,他也非常理解银行在放贷时的心理。

王志群坦言,“关于金融扶贫的思考,我一开始就瞄准了省信用联社。我排除了商业银行、国有银行和政策性银行,只有邮政储蓄与农村信用社有可能深度参与我们这个金融扶贫体系,后来我遇到了省信用联社的李勤主任,我们交换了意见,可以说是一拍即合”。

李勤,湖南慈利人,湖南省农村信用联社主任。

谈到与王志群的相遇时,他开玩笑说,他怀疑是王志群主任“蓄谋已久的策划”,在一次会议上,王志群坐到了他的邻座,很自然地聊起了关于建立扶贫小额信用贷款的机制。

对于长期从事金融的李勤来说,这个机制本质上就是一款金融产品,一个产品的核心无非两点,一是利润,二是安全性。

为了响应国家政策,同时也深具扶贫情怀的李勤在利率上做出了巨大的让步,痛快同意利率以国家基准利率放贷,但另一个让他担忧的问题是:贷款怎么收回?如果收不回怎么办?

王志群像是看透他的担忧,直接带着答案化解了他的顾虑。王志群向李勤仔细的阐述着他的解决方案:

“为解决金融机构的后顾之忧,湖南省在每个县(市、区)设立了300万元、非行政区划的正县级单位设立200万元的初始风险补偿金专户,由省级财政扶贫专项资金和县财政按比例出资建立,实行专款专用;并要求风险补偿金根据贷款发放额度始终按1:10的比率及时扩充。”

“对于贫困农户发展产业的风险,根据市场因素、不可抗拒的重大自然灾害以及恶意逃债等不同情况,以政府为主与农村信用联社共同分担,并由省、市、县按重点产业和骨干产业两个层次购买农业保险,化解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风险。”

湖南人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有一股冲劲、闯劲,说干就干。

当王志群和李勤达成一致意见之后,李勤还是不放心,他让同事在湖南省信用社的全系统里寻找是否具有可供参考的案例,结果一搜索,麻阳县的故事就从湖南4000多家农村信用社之中脱颖而出。

忧虑和犹豫就此结束,金融参与扶贫才算真正的开始了。

采访结束时,《民生周刊》记者问了李勤最后一个问题,问他目前的收贷情况如何?如果真收不回的贷款怎么办?

李勤给了一个满意的笑容,他说:“目前来看,收贷的情况非常好,绝大部分的地方100%回款,并且23个试点县均建立300万元以上的风险补偿金。如果出现不良贷款,由风险补偿金补偿75%,银行承担余下的25%。还有一个保障机制是,如果出现2%的不良贷款,那么整个乡、镇的贷款业务就会暂停。”

麻阳新变化

湖南省麻阳县是2014年全国首家将信用评级运用到扶贫小额信贷的乡镇,麻阳县创新推出的721信用评价(此前是主要依据贫困农户的信用状况、劳动力人数、家庭收入3个指标,以4:3:3的比例进行的评定,麻阳针对贫困户量身改造,评分比例改为:7:2:1),让更多的贫困农户认识、体会、珍视信用,因为它可以变成资产,生成财富,增加收入,比以往更值钱。自开展至今,麻阳县评级授信机制在湖南省全面开花,为全国树立了学习的榜样,它符合当前扶贫攻坚的国情,适应我国扶贫小额信贷发展的特点,开创了扶贫小额信贷信用评级的先河,将作为中国扶贫小额信贷历史上的重要事件载入扶贫史册。(侯亚楠 欧大明)

 

(责任编辑:)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