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扫一扫,用微信浏览

|客户端
访谈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访谈

张抗抗:推动全民阅读需要“新思路”

来源:人民网2017-05-05 16:26:01 张抗抗 全民 思路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人民网两会访谈。现在做客演播室的嘉宾是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参事、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张抗抗。欢迎张老师。

[张抗抗]: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我们知道张老师其实一直以来对“全民阅读”都非常关注。在去年两会上,“书香社会”一词被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您对“书香社会”有着什么样的想象?

[张抗抗]:作为一个写书的人,我对推动“全民阅读”、建设“书香社会”,一直都非常关注,而且我也想要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做好这项工作。去年年底,我对“书香社会”的想象在某一个地方实现了,那就是深圳读书月。深圳读书月是很值得介绍的,我今天要特别说一下。深圳读书月时间长达一个月,期间会举办经典诗文朗诵会、“年度十大好书”评选活动、“华文领读者大奖”评选等丰富多彩的活动,这是一场深圳所有爱书人准备的读书盛宴。

[张抗抗]:以前曾听到过很多有关的介绍,我到深圳调研的时候,才知道深圳的读书活动已经做得相当好了。在全国来讲,深圳的“全民阅读”工作应该属于“领跑者”。它表现在哪些地方呢?首先,深圳图书馆的图书借阅是极为方便的。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深圳的户籍人口是三百万,但常住人口、流动人口加起来达到了将近三千万。只要是在深圳工作的人,不管是否有深圳户籍,他们都具有借阅图书的权利,都有这样的资格。

[主持人]:这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全民阅读”。

[张抗抗]:阅读的普及性,它惠及到每一个在深圳的人,这点让我觉得非常的好。借阅图书非常方便,深圳图书馆的图书拥有量很大。在深圳这样一个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它的经济很发达,很领先,人们都以为深圳的商业味很浓,但实际上很容易被大家忽略的一面是,深圳是一座文化城市,它的阅读是做得很好的。具体来说有几个方面:在深圳的图书馆,任何一个有借阅证的人去借图书,一次可以借10本;此外,还书也非常便捷,除了到图书馆还书,还有很多借阅点都可以还书;再一个,深圳已经把图书阅读功能化,和高科技手段相结合起来了,在各个街区、大学、大企业,都有一台像两扇门那么大的机器,借书以后可以直接从这个机器里还书,图书馆也会定期及时地把机器里的图书回收。你用借阅卡借阅了什么图书,也会很快反馈在机器终端的大屏幕上,还会显示所有图书的配送流程。我想象中的“书香社会”就是应该是这样的。不仅借阅非常方便,而且全部是免费的。此外,深圳的图书馆还有一个交换书角,你可以把家里的旧书送来,在这里取到你想要的书。比如我捐给这个图书角十本书,我可以取回去另外十本书,让书永远在流动当中,让更多人受惠,这也是一个很好的经验。深圳图书馆还有大量可以阅读的场地,比如老年人读报、看杂志就有很大的场地可以坐。没有个人电脑的外来打工者,也可以在那里上网。

[主持人]:张老师刚才讲到的深圳图书馆,其实是创造了一种全新的阅读方式。我们之前没有听说过哪个图书馆还可以不用去图书馆还书,这真的是一种特别便捷的方式。

[张抗抗]:对,我特别想把这个经验分享给大家。我对“书香社会”的想象,就是人人都热爱读书,而且阅读很方便,我们在任何地方都能接触到书。书的资源是在不断地分享和流动当中的。所以我觉得深圳的经验真的特别值得提倡。

[主持人]:确实值得推广这个经验。

[张抗抗]:除了这个以外,还有深圳的书城。刚才我们讲的是一个借阅的模式,接下来我们再讲购书的模式。在深圳市中心有一个中心书城,这个中心书城的购书环境之好,你进去后就不想出来了。多年来,深圳市政府将书城作为一个文化建设的项目进行打造,真的下了很大功夫。[15:19]

[主持人]:创造了一个非常享受的氛围。

[张抗抗]:相比之下,北京图书大厦太拥挤了。深圳的中心书城,任何一个书架前面都有木头阶梯,看书的人可以坐下来翻看,设计很人性化。书城区域的分割也特别科学,设计很宽敞。此外,还特别开辟了专区,为外地打工者设置了免费的“书吧”。在中心书城,你可以待上一整天,因为它的外围集中了各种商业消费,包括餐饮等等,我觉得特别好。

[主持人]:营造了一种书香环境。

[张抗抗]:中心书城不是一个孤立的书城,深圳的每个区,比如福田区、宝安区、南山区,还有各个区的书城。各个街道还有街道的“书吧”,以中心书城为核心,每个区的书城和街道的‘书吧’就像一朵复瓣花的花瓣一样,一层一层地绽放开来。

[主持人]:非常人性化的一种设计,为那些热爱读书的或者需要读书的人创造了一种便利的条件。您刚刚谈到的深圳市对于读书文化的打造和推广,其实是创造了一种新的思路,此外,您觉得在建设书香社会时,还有没有别的新思路?

[张抗抗]:我觉得会有很多。我们知道,在建设书香社会的过程中,各个地方都积累了好的经验。比如深圳去年12月通过了《深圳经济特区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对于这个条例,很多朋友会感到很陌生,“阅读还要有法律,难道要规范我,难道我不阅读就违法了吗?”其实不是这样的,这个条例主要用于规范政府对于阅读的保障系统的资金提供,包括设施、平台、传播渠道等。

[主持人]:站在公民的角度出发,去保障公民阅读的权利。

[张抗抗]:读书要强调以人民为主体,是以阅读者为主体,所以政府有义务为阅读者提供保障系统,这里包括设施、平台、传播,各种资金上的保证,各种读书活动。这个阅读法,现在全国已经有四个城市通过了。

[主持人]:还有哪三个城市?

[张抗抗]:现在至少已经有四个城市立法了,像这样的立法都是从各个方面推动读书活动的。将来希望中央政府能出台一个全国性的阅读条例,这样起码能使读书在硬件建设上有一个基础的保证。

[主持人]:我们也相信新的思路会越来越多。刚刚讲到全民阅读,其实现在还有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就是低头阅读,比如在地铁上、公交上,大家都习惯用手机阅读,或者用平板电脑阅读,阅读纸质书的时候越来越少,您觉得这种现象值得我们去担忧吗?

[张抗抗]:担忧肯定是会有的,随着信息技术越来越先进,使用电子阅读的方式进行阅读的人会越来越多,图书的销售量也会受到影响,其中最明显的是实体书店。我们为实体书店做了很多呼吁,加上税收的问题,很多书店已经难以为继了。中央政府对这个问题还是非常重视的,尤其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做了很多努力,最后和财税部门一起把营业税取消了,这对全国的实体书店来说是一个极大的福音。我们写书的人和书店会有一些联系,我们比较了解情况,他们真的特别感激,特别兴奋。营业税免了以后,实体书店大大喘了一口气。从营业税改为增值税,这是一个很大的支持力度,但是还有很多问题需要继续解决。比如,书店最大的压力是房租上涨,最近我们又看到书店关闭了,因为实在是支付不起房租了。原来10万元的房租,房东突然提出来涨到20万元,这真的很难承受。我希望将来可以设立一种基金,让一些业绩良好的书店能够通过申请的方式对房租进行补贴,使它们度过难关。面对自己的生存问题,实体书店都在努力改变或者改进他们的经营模式,都在想办法,用一种积极的态度去应对。

[张抗抗]:另外一方面,我觉得电子阅读只是阅读的工具变了,古代我们还用竹简阅读,它是一钟阅读工具的变化。由竹简变为纸,后来印刷业发展,现在我们有进入了电子时代,用电子产品阅读,这也不一定是不好的,它们是可以并存的。我们不要把电子阅读想得太恐惧,对年轻人来说,它携带比较方便,确实便利性。然而电子阅读的问题是什么呢?我说过,用什么工具阅读不重要,重要的是阅读的内容。在外出旅途中,带书是比较占空间的,相比之下,用手机、平板电脑读经典作品,或者读一些比较有文化含量、思想含量的作品,更加便捷,可以更好的利用时间。目前电子阅读存在的问题是,人们阅读的不是好的作品,反而常常阅读一些营养含量比较低的东西,玩微信,看一些很八卦的东西,比如今天谁穿什么衣服,明天谁吃什么菜。这些娱乐化的东西,你可看也可不看。这些信息很浪费我们的生命和时间,让我们变成了知道最多而思考最少的人。谈到全民阅读,我们强调的是阅读的内容,工具无所谓,如果你喜欢读书,就拿纸质的书。如今我们有些现代的工具,把书下载到手机、平板电脑里,随身携带,这样的阅读也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像您说的,阅读的载体不重要,关键是阅读的内容。其实我们还强调,阅读的深度,像刚才说到一些人利用碎片化的时间去阅读,往往碎片化的时间是不能够保障我们去进行深度阅读的。尤其现在年轻人的时间越来越少,您觉得应该怎样进行深度阅读呢?

[张抗抗]:这个问题是很有意思的,我也是很想和网友交流的。碎片化的时间就要用来阅读一些碎片化的东西,要深度阅读一定要给自己准备一个完整时间。我就不信,难道我们整个生活都碎片化了吗?我们有长假,有双休日,你如果不自觉地给自己留完整的时间,你自己就是会被碎片化。

[主持人]:原因还是出在自己的身上。

[张抗抗]:对。我们被各种各样琐杂的事情“撕碎”了,而不是时间自己分裂了,时间是完整的。我也有同感,但是我有一个雷打不动的习惯,就是要保证我自己的写作时间。

[主持人]:每个人的习惯都不一样,我可能是习惯晚上安静的时候阅读。有些人觉得早上才能读得进书。

[张抗抗]:我会留在精力比较充沛的时间写作。比如午休以后,有一整个下午的时间,这个必须留给写作。平时我睡觉以前会选择阅读比较薄的,适合在枕边阅读的书。有一次,我拿着比较厚的书,举都举不动,你得正襟危坐地看,但是拿起来都很吃力。其实,如果你很认真地去对待阅读这件事儿,你会把自己近期要读的书进行分类,有些薄的书,携带方便,可以在外出的路上,或者开会间隙,晚上睡觉以前看。平时睡觉前,我会把一些比较好的杂志放在这个时间段来看。而厚书就要攒着,差不多每年会安排出几个半月或者整月的读书周来进行阅读。比如说,这两周我要集中读几部厚书,这几部书的类型可能是相似的。再过几个月,我会再抽出一段时间,集中“消化”几本书。这是我的阅读习惯,要不然我没有办法去深度阅读厚书,因为有些厚书是需要时间去读的,读一部厚书差不多要一周时间。

[主持人]:我觉得一周时间都是很快的,我最近想读一套书,但读了半年都没有读完,真不知道时间去哪了,这是一个困惑。您觉得怎样有效的阅读才能称为“深度阅读”?

[张抗抗]:一本薄的书,如果是反复阅读的话,也可以称得上是深度阅读。我们讲的阅读是一种完整的阅读,读一些完整的、比较大的作品,而不是碎片化的阅读,今天看点这个,明天看点那个。但是,“深度阅读”通常指的是读一部书,选择一部你有兴趣的,跟你的生活或者兴趣点有关联的书来读。一年能对一到两本书进行深度阅读就很不错了。首先,你会反复阅读;其次,阅读之后你会提出问题;最后,你能自己回答这些问题,形成自己的思考和结论。而且对书里的一些好的句子,你还会产生背诵的欲望。完成这整个过程,才能算得上是“深度阅读”。“深度阅读”不是很容易做到,我自己也很难做到,一年里,我能深度阅读一两本书就很好了。

[主持人]:要深度阅读,首先最重要的是要学会利用什么样的时间读什么样的书,而且一定要挤出一大片的时间去专心致志地读一本书,不能分心,这个很重要。

[张抗抗]:我特别希望我们能给自己制定一个读书计划,作为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女孩子们把购物看成头等大事,不厌其烦地逛,那么为什么不能把读书放到我们的生活计划中去呢?能够做到一个月读一本书,一年下来就是12本书,我觉得这已经很可观了。所以,这不是做不到的问题,而是看你是不是把它计划进去了。

[张抗抗]:还有一个我特别想说的,就是刚才我们讲到的推动“全民阅读”的新思路,其实也跟“深度阅读”有关。去年年底我在深圳参加他们的读书月,除了过去一年一度的“年度十大好书”评选,他们又新增设一个奖,这个奖跟“深度阅读”有关,叫“华文领读者大奖”。为什么叫“领读者”?我想是因为我们的书实在太多,书销售的种类特别多,读者会很困惑,不知道该去选择什么样的书。像我自己,一进书店就晕了,所以我还是建议大家定期去书店,像逛商店一样带着兴趣去看看,看看书的品相,看看书大概的介绍。如果喜欢在网上买书,那么可以逛完书店再到网上买去。常常去逛逛书店,你会有不同的感受,但你依然会感到很困惑,不知道该选择什么。怎么办呢?现在这个概念提得很好,叫“领读者”,也就是说,一些书评家,或者是喜欢读书的人,他把自己的读书经验和大家分享,这样,大家就能找到自己的“同类”,比如有些人喜欢文史类的,有些人喜欢科幻的,有些人喜欢推理或者惊险的故事,有些人特别喜欢爱情小说……针对各种不同的人群,“领读者”会跟你分享他的阅读体验,让你借鉴他的经验。然后逐渐发展成为不同类型的阅读小组,慢慢把一些读书爱好者聚集在一起。这些候选人,有专家也有普通人,他们来自不同的小组,然后经过评选,最后选出十个人或者由这些个人带头组织的读书会,就被称为“领读者”。他们在一起分享书,把好书介绍给别人,还会定期交流读书经验。现在有的人会在微信上或者网上发表读书感受,这也是特别好的,特别值得借鉴的。

[主持人]:下面一个问题是关于网络文学作品的,其实现在的网络文学作品非常多,我记得我看的第一本网络作品是痞子蔡写的《第一次亲密接触》,那是我第一次知道网络文学作品。您平时也喜欢看网络文学作品吗?

[张抗抗]:实在不好意思,谈不上喜欢,因为没有时间。我接触到网络文学很早,差不多在2000年之前,我就注意到了。我最早注意到的是网络文学作家是安妮宝贝,我发现她的语言那么好,文学的感觉那么好,特别安静,感觉她从不参与文坛的喧嚣,她写书路数和传统文学是不同的,是独辟蹊径的。我当时觉得自己对网络文学有点兴趣,想要了解它。

[主持人]:平时和网络文学交流多吗?

[张抗抗]:交流不是很多,但因为我比较早接触到网络文学,还参与了早期的网络文学评奖。那个网络文学评奖还请了我们传统作家去给他们当评委,我们这些评委当时以为网络文学会不会是很奇怪的东西,结果我们看了很多很多的网络文学,才发现网络文学和平常的小说区别也不是很大,讲故事都是这样讲,无非他们的故事更注重故事性。我觉得,大家要转变那种对网络文学的偏见,好像网络上都是奇奇怪怪的东西,其实不是,只是传播的方式不同。但有一点,网络文学更注重故事性,或者说是文以载道的思想性相对来说会削弱一些,它更多承载的是娱乐性的功能。

[主持人]:您觉得网络文学能否出精品?

[张抗抗]:出精品是肯定的,而且现在已经有很多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曾经搞过一个传统文学作家和网络文学作家“结对子”的活动,互相之间进行交流。还有中国作家协会发展新会员的时候,也会注意发展网络文学会员。像最开始的时候,当年明月、唐家三少,还有几个网络作家都是我介绍入会的。网络文学作家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写作速度太快,更新速度太快,我经常为他们发愁,你们这么写什么时候有空修改呢?我的一部长篇都改了十年。所以,我们的写作方法不一样,他们年轻,思维比较快。

[主持人]:我最近看网络文学,看了一个作者写的文章,因为他每天都会更新三章,我就一直看,后来我发现他更新了二百多章还在写,我反而没有兴趣了。

[张抗抗]:我希望网络文学作家能爱惜自己的身体和眼睛,写作是脑力劳动,同时也是体力劳动,他们一天写八千到一万字,更应该要爱护自己的身体。还有一个,我觉得文学不能这样生产,我不否认网络文学出现了一些精品,但我希望我们的网络文学今后有更多“精品”出现。

[主持人]:现在有很多文学作品,特别是网络文学作品被改编成电视剧、电影之类的,您怎样看待当下的IP热?

[张抗抗]:IP热是必须的呀,因为这是一个原创作品的版权转让。实际上文学作品是所有其他艺术形式的母体,从影视作品、舞台剧等等,很多都是来自于文学作品的,所以我们应该特别重视原创的文学作品,要保护原创作品的版权。原创文学作品的版权的开发利用,应该受到高度重视的。

[主持人]:去年IP热的现象比较集中。

[张抗抗]:2000年,我在美国有一个讲座,讲网络文学,那时候美国人都觉得很新鲜。到现在都已经十五六年了,网络文学应该是相对比较成熟的,或者在逐渐的成熟。所以,IP就会越来越重要,越来越引起我们的重视。

[主持人]:马上快到三八妇女节了,首先祝张老师节日快乐。我们也知道您写过很多书,您塑造的很多经典的女性形象都深入人心,您认为什么样的女人是最美的?

[张抗抗]:女人在任何情况下都是美的,可能她状态最好的时候是最美的。我们不能给“最美的女人”一个框架,我希望我们的女性朋友们,相信自己在任何时候都应该是美的。有句古话,“腹有诗书气自华”,一个女人的气质,跟她本身的文化品味、审美感觉有关,我们把自己打扮得再漂亮,也只是拥有了外在的美,我想女人应该注重自己内在的美。你是一个有想法的,不从众的,独立的人,是一个自信的女人,这些都会让你变美。女人不必要过于注重自己的外貌,当然外貌美,

[主持人]:内在美会让女人美丽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

[张抗抗]:对。

[主持人]:最后能不能请张老师为广大的女性同胞们推荐几本书,让大家提升一下内在的美?

[张抗抗]:三八妇女节马上就要到了,我借这个机会向广大的女性朋友们,尤其是爱读书的女性朋友们问好,祝大家节日快乐。此外,我还希望我们的男性朋友们都能够在节日这天给女朋友送本书。

[主持人]:那要挑选什么样的书呢?请张老师推荐。

[张抗抗]:这个推荐有点难,因为书比较多。我想跟女性有关系的书,近年来其实也很多,我们可以先关注一下女作家的书。王安忆前几年出版的一部小说叫做《天香》,是讲一个大家庭的故事,男性的大人物衰落,女性传承刺绣,最后不得不把刺绣商业化以后支撑这个家庭。这里面涉及了很多女性观,女性跟社会生活、经济生活所发生的关联,女性独立的问题,我觉得这还是很有意思的。前几年贾平凹还有一本书叫《带灯》,是写一个乡镇女干部的工作和生活的状态。带灯,好比萤火虫是自己带着灯的。

[主持人]:象征着女性自身的光芒。

[张抗抗]:对,我觉得你理解得很好。他写了一个很普通的女人在生活当中的苦恼、挣扎,她的奋进、自强,我觉得也是蛮有意思的。因为我们要特别关注男性作家对女性是怎样描述的。[15:38]

[张抗抗]:我还会和大家推荐去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一位白俄罗斯女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代表作《我是女兵,也是女人》《战争的非女性面孔》《最后一个证人》《切尔诺贝利的最后回忆:核灾难口述史》,她的这几部书都是很有意思的,因为她写的是战争期间的女兵,她自己当过兵,家庭的破碎、人性的苦难,还有女性的自强,我很推崇她的书。此外,还有之前也同样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加拿大女作家爱丽丝•门罗,她的小说《逃离》就是写一个家庭主妇的故事,写了很琐碎的家庭生活,但是你会从里面看到她对生活的洞察和她自己独立的看法,也是很有意思的。

[张抗抗]:我还想跟大家推荐一本书,叫《朗读者》,是德国作家本哈德•施林克的书,写二战的,里面写的是女性人物,由于她的不识字而引发出来的故事。这本书已经被拍成了电影,大家看过电影《朗读者》可以去找原著看,原著比电影更好。

[主持人]:今天非常感谢张抗抗老师作客人民网和我们一起分享推动“全民阅读”的新思路,并给我们推荐了几部非常精彩的书。最后再次祝张老师节日快乐,也期待您的新书尽快问世。

[张抗抗]:谢谢。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