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扫一扫,用微信浏览

|客户端
社会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重金求子!这老掉牙的骗局,居然还有人上当

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2017-07-14 16:40:43 求子 重金 骗局

啄木鸟

你是否在公交站台、宾馆或马路牙子上看到过“重金求子”“肤白貌美”等让人眼热心跳的小广告?你是否接到过“借腹生子”的短信或“佳人有约”的电话?天上真的能掉下个林妹妹?如此套路,有人上当吗?且看山东省惠民县公安局工作人员田晓剑的讲述:

1

骗局: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一男子迷上了“重金求子”广告上花容月貌的女子,他信以为真,结果反被没有见面的女子诈骗了4.59万元。近日,山东省惠民县公安局接办了一起这样的案件。

“你好,我叫李媛媛,今年26岁,广州人,容貌娇美、温柔可爱,老公因意外事故失去生育能力,为继承家业,经夫妻商量同意,我想寻找一名健康男士与我共孕生一个小孩。若满意,我就飞你处见面,首付50万元定金,共同生活怀孕成功后再支付150万元重谢……”

今年57岁的张良是惠民县的农民。今年4月下旬,张良无意间在街上的一张小报上看到一则“重金求子”的广告:只要帮一少妇怀上孩子,就有高额回报。一天晚饭后,张良经对照自己的条件都能满足要求,便试着拨打了广告上留的联系电话。一名声音温柔的年轻女子自称是李媛媛,在询问了张良的情况后,与他热聊了起来。

要见面、达成协议,首先要张良支付900元的“诚意金”。张良没犹豫就把钱打了过去,毕竟数目不大。李媛媛随后叫张良与她的律师联系“同居事宜”。

“你们是非法同居,我们要给你们办理合法同居证。”一名自称是李媛媛私人律师的男子给张良打电话说,办一个“合法同居证”需要缴纳5000元。见律师说得有板有眼,张良从自己辛苦攒下的积蓄中取出5000元打了过去。

“把你的银行卡号发来吧,先给你打50万元”,律师在收到5000元后给张良打了个电话。但是50万元还没有到账,律师就又提出要张良再打1万元,说是因为50万是港币,要交1万元的税。

就这样,张良先后支付了1.59万元后,李媛媛终于答应动身。一天后,李媛媛用显示惠民县区号的座机打电话给张良说,让他火速来惠民县城某宾馆见面。张良立马赶到该宾馆一楼服务台,却仍不见李媛媛的影子。此时,他又接到李媛媛的电话称:“我们将共同生活一段时间,需要钱买衣服、首饰和床上用品,你要再打3万元我才能和你见面。”

为了能够和李媛媛同居,张良狠了狠心汇出3万元,就一心想着和对方见面,而这时对方却失去了音讯,再也联系不上。张良如梦方醒,发现自己可能被骗后,匆匆忙忙到公安部门报了案,此时已经为对方打款4.59万元。

套路:广撒网“愿者上钩”

近年以来,各地“重金求子”诈骗案层出不穷,为什么“好事”会自动找上门?为什么如此老掉牙的骗局仍然有人上当?套路深了!

广撒网,吸引“愿者上钩”。诈骗团伙或在一些带有色情色彩的小杂志上发广告,或在街边电线杆张贴小广告,或利用短信发布“重金求子”信息。还有一些诈骗团伙通过群呼机拨打一声响电话,广撒网吸引“愿者上钩”,有的群呼机经过设置后,每天能自动拨打几万余个一声响电话,对方若有回拨就会先听到富婆“重金求子”的语音留言。

利用财色双收的贪欲心理。广告信息一般以假称丈夫死亡或生殖障碍或出了意外无法生育,但急于求子为由,想与异地健康男子交友孕子。只要通话满意,就速汇巨额定金,利用金钱和美色引诱一些男子上钩。为了让应征男子相信,这些所谓的“富商美少妇”通过花言巧语,并表示和应征男子投缘,让应征男子误以为将来和“重金求子”的女人发生关系后,除了获得丰厚报酬,还可能得到其它家产。

分步骤设套,降低警惕性。一旦上钩,再以交纳保证金、体检费、合法居住证费、律师公证费、巨额收入所得税等各种理由,按事先准备好的“剧本”演戏,一步步骗取受害者的钱财,从而越陷越深。

成本低,收益大。犯罪分子获取作案工具简单,印制小广告、使用群呼机、发短信等都不难做到。比如常见的短信群发器售价几百元,只需连接手机就能识别正在使用的手机号段并自动群发短信,大面积的“轰炸”,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人上当,也能给犯罪分子带来巨额利益。

非接触性”诈骗,侦破难度大。电信诈骗是一种典型的“非接触性”诈骗。团伙内部组织严密,采取企业化运作模式,分工精细,彼此间没有联系,其“霰弹式”作案模式造成受害人高度分散,而诈骗犯罪嫌疑人留下的线索通常是非个人信息开通的电话号码和银行卡号,无痕化、跨区域作案导致追踪难、抓捕难。

要防范这类诈骗,市民群众要提高警惕,坚信“天上不会掉馅饼”。

类型:典型诈骗套路深

近年来,各种形式的电信诈骗犯罪活动层出不穷,地域跨度大、涉案金额大、受害人群广,已成为威胁人民群众财产安全,影响社会治安稳定的一大毒瘤。民警结合本地及外地真实的相关案例,对犯罪分子的作案伎俩进行了梳理。

“涉嫌洗钱”类诈骗:以受害人账号涉嫌犯罪为名实施诈骗。如,某市王某被自称是某市公安局的杨科长,称王某涉嫌洗黑钱,诈骗现金35800余元。

“中奖交税”类诈骗:以受害人中奖为名实施诈骗。如,某省熊某逛街时收到一张某公司的传单,在传单的刮奖区刮得二等奖,遂打电话询问,后被人以需要付所得税为由骗取人民币87306.6元。

 “友情亲情”类诈骗:以受害人亲友领导为名谎编事由实施诈骗。如,某县王某报称:半小时前,有人给他妈妈发短信说是朋友需借钱,他就给对方转账53000余元,发现被骗后报警。

“购车退税”类诈骗:以汽车退税为名实施诈骗。如,某省汪某接到一个电话,来电者自称为财政局退税补贴管理中心工作人员,其先与汪某核对家庭住址、车牌号、购车时间以及身份证号码等个人详细信息,在得到确认后的同时提醒车主,依据国家财政部购车补贴的有关规定,车主可以获得购车退税补贴。后汪某到银行ATM机按照嫌疑人的电话指示操作后被诈骗现金10000余元。

“亲人出事”类诈骗:以受害人亲人“出事”急需汇款为名实施诈骗。如,某地一名村民接到电话,对方称自己孩子被绑架,要求汇10万元,否则撕票。家人在汇款之前到公安局报案,公安部门迅速调派民警破案,最终被认为是一起电信诈骗案。(以上人物均为化名)

侃一句:天上掉下林妹妹,认清套路可别美;财色双收是陷阱,赔了“夫人”徒伤悲。未见其人先要钱,提醒自己得小心;一旦上钩钱难追,赶紧电话找民警。(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啄木鸟工作室出品)

(责任编辑:罗芳菲)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