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扫一扫,用微信浏览

|客户端
民生经济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民生经济

韦杰:智造特色小镇

来源:民生经济2017-07-18 10:09:08 韦杰 小镇 封面 特色

道中乾坤

金诚集团董事长兼行政执行总裁韦杰的办公室里藏着一个颇为少见的私人影厅。周星驰2016年的贺岁电影《美人鱼》上映的第15天,票房突破28亿。作为此片的投资方之一,他在电影上映近两周时,才看了这部电影。

不过那时,票房成绩已经轻松突破了24.5亿,打破中国影史此前由《捉妖记》创下的24.39亿票房纪录,登顶华语电影票房冠军。

韦杰信仰道教。“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作为《道德经》里的一句话,被他拿来做了平衡之理。

“很多时候人生就像一瓶水,水瓶或是玻璃或是塑料,里面装的液体可能是水,也可能是红酒,如果是玻璃瓶和红酒那它就是红酒,如果是塑料瓶子和矿泉水那它就是矿泉水。所以每个人,每件事,每个阶段就是要让自己这个瓶子和里面的内容完全一致,人嘛,要身体和精神的统一。”

“作为一家全球性企业的掌门人”,韦杰的办公桌上没有电脑。桌子左边白板上四个大字“从零开始”,右边叠挂着世界、中国、浙江、江苏4幅地图。36岁的韦杰在这片天地里是一个胸有成竹的常胜将军。

金诚集团双总部位于中国杭州、苏州,目前在8个国家和地区的60多座城市设立了分支机构。集团下属新城镇投资集团、财富管理集团、学校教育、医疗健康、酒店集团、宝明地产集团、农业、餐饮、智能家电、文化旅游等业务板块,拥有6家经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1家基金销售公司,5家公众公司,在全球拥有上万名员工。截至2017年5月,全国签约、在建特色小镇项目达52个,政府项目签约量超5000亿人民币,旗下累计资产近500亿元,收入近70亿元,上缴税金近12亿元。

韦杰是浙江东阳人。东阳处浙中的富庶之地,自古有“兴学重教,勤耕苦读”的传统,饱学勤读自然也是韦杰的成长之路,只是一条寻常的路径主导不了他的生活。

2001年,他从浙江大学的法学院毕业,本已是一名合格的民事律师了,但周旋于世事之间偶尔还要委曲求全的职业属性不是这个“总有点新奇古怪念头”的家伙可以“容忍”的,七年的律师生涯之后,他决绝地注销了自己的律师资格证,彻底断绝了这条可能在别人看来羡慕不已的生路。

江南水乡环境里长成的韦杰对水有独特的情愫,纵横交错的水系也是一生不变的陪伴,“水的性格真的是影响到了我的性格”。他常爱讲的一句是“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时间长了,潜移默化也形成了韦杰做人和做事的信条,“水本身是没有善恶好坏之分的,当水开始川流不息行进的时候,所有的障碍和污垢都会被冲入大海,留下的便是最干净的存在”。流动的水又是世间最有力的物项之一,“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的道理同样印在了韦杰的心里。深明此意,也让他在诸多的博弈中多数时间里处在一个无往不利的状态。有道理明晰在前,人生自然少了很多扑朔迷离。

出乎意料

最开始创业时,整个公司只有3个人,办公地点是石膏板隔出来的,韦杰和妻子以及另一个合伙人顿顿都吃沙县小吃的鸭腿饭。“就这样,那客户来了也敢买”,韦杰笑说。

2009年,金诚举办第一次“西湖论金”活动,想借会议营销卖出产品。韦杰请到经济学家茅于轼,但更多的嘉宾与理财毫无关联,“搞军事的,发导弹的,打海战的”。

论坛在浙江省人民大会堂举办,3000多个位置,3000多张门票,韦杰跟餐饮企业外婆家合作,消费两百元就送一张门票,“西湖论金”门票标价2800。“全是送的”,韦杰说。当时的做法现在想起来有些野蛮和荒唐,“除了会议营销这件事干对了之外,其他所有中间的过程都是非常粗糙和非常幼稚的。”

回想起当年,韦杰笑称,茅老年事已高,自己坐第一排都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他(茅于轼)一讲讲俩小时,然后再上去一个教授讲海军怎么打仗的,我就想后面的听众是有多可怕呀。”这样一场活动却取得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成效。当时参会的1000多人,其中百分之十几直至今天都是金诚的客户,“说明那个时间点上,大家对产品的需求是非常真实的。”

2015年的经济危机对韦杰来说是第二次重大机遇。别人对危机避之不及,韦杰在危机中看到了巨大的内在需求。“整个形势越往下,你内心的需求量就越大,带来的机遇也会越宽。”韦杰说,如果此时能够找到解决方法的话,“所有的东西都会涌向你”。

在这个机遇之中,韦杰寻找到的答案是与政府合作。这是韦杰率领他的队伍无数次试错后的答案。对他来说,365天的工作,意味着同时面对365个机会和365个陷阱。一做选择非赢即输,韦杰不是较劲的玩家,“我的原则就是输了把本金拿回来。这件事情就跟我没关系,我不想再参与了。”

一位员工开玩笑地形容,现在每隔几天跟家人打电话汇报自己的工作范畴,都会让家人以为你是不是换了一份工作,“就是变化得这么快,想都想不到。”有地方政府的领导找到韦杰说,现在市里天天在议论你,你究竟在干什么。身在营中,韦杰说他对速度没有知觉,“我每天在做我该做的事情,只是我忘了跟你一一解释我在做这件事情,你会觉得我有点怪怪的而已。”

真正的镇

韦杰认为,中国经济如果要继续实现一次真正的产业升级,或者说要可持续发展的话,那么最初以第一第二产业为主要经济来源的模式必须要转型到以政府打造的新型城镇化为平台的第三产业,或者称之为现代服务业的再一次转型升级。

“中小城市的发展机遇也在这里。更多的卫星城市和中小城市的发展会给我们带来原先没有被激发出来的第三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崛起的高潮,尤其是文化、医疗、教育、金融、酒店管理这样的服务类型产业,更加迫切地需要在一些相对落后的区域得到培育。”

在长时间的全世界考察过程当中,韦杰自己有一个简单的结论:中国未来往前看三十年,会进入到现有新加坡模式的升级版。

上学时韦杰就干两件事,看武侠小说——最爱大侠杨过,和踢足球。实际上,踢足球也是瞎踢,满场跑。“没办法,这个就是忍不住嘛,你看前锋不进球你就过去了,一看后卫拦不住,你又去了。”

“忍不住”是韦杰的软肋,看到的事都要做,事事亲力亲为。他想学会装傻,不想听,不想在意,但是一旦听到就再也忘不掉了。韦杰拿来办公桌上跟了自己很久的猴子雕像,猴子一排四个,分别捂着眼睛、耳朵、嘴,袖着手。这是韦杰时时想提醒自己四不为的智慧。

但他还是忍不住,仍像当年满场跑的足球少年一样,现在想把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方方面面做到最好。除了基础设施建设以外,韦杰想将“家”的概念贯穿到城市环境和文化产品的理念中去。“每个人对环境的选择其实是个人的选择,别人无法控制,”韦杰说,“我不一定能改变你,我能做的是将一个好东西摆在你旁边,希望在你能接触的这个环境里面能有这样的情怀。”

他举了一个张家界的例子。“张家界是全中国韩国人来得最多的城市,如此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金诚快人一步地抓住了这个机遇,和张家界政府一起打造一条4公里长的韩国街,这条商业街将包括很多韩国时尚文化的产品元素,也会有很多金诚的资源以及客户参与到其中。”他补充道,“我们跟张家界政府已经签完15亿的韩国街开发运营合作的战略协议。”

“金诚在做的新型城镇化以及平台,永远欢迎更多的合作伙伴和客户参与其中。我们愿意开放和分享的程度可以说也是独一无二的。”韦杰顿了顿,“这是我作为金诚集团的创始人,想跟各位分享的金诚的转型过程以及我们的思考与实践。也是金诚的新型城镇化以及我们事业的独一无二性所在。”(李云飞)

(责任编辑:贾伟)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