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扫一扫,用微信浏览

|客户端
独家报道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报道

封面报道丨当马拉松成为一种时尚

来源:民生周刊2017-08-07 15:10:06 马拉松 封面 时尚

人生就是一场马拉松,对于马拉松,每个人的收获与感受,或许是不一样的。

大众马拉松运动,这项过去被视为极限的活动,如今已经家喻户晓,走入寻常百姓间。一夜之间,仿佛周围的人都跑起了马拉松,跑步不仅不再是令人感觉枯燥,甚至“恐怖”的田径项目,反而成为当今社会最为时尚和火爆的一种健身方式。

跑步圈里流行这样一句话——跑步是丰俭由人的运动,只需要一双跑鞋就可以上路。 社交媒体的兴起,也让跑步变成了一种可以分享的社交方式,乐趣感陡增。如现在流行的一系列健身+社交软件,让人们可以看到自己的跑步成果,为你点赞和欢呼。当然,朋友们也可成为你跑步的监督者。你持续分享的跑步记录,传播了一个时髦的、有趣的、自律的、阳光的形象。

跑步和读书一样,绝不仅是身体的锻炼,而且是心灵的净化、灵魂的洗礼和境界的提升,马拉松比赛中蕴含和浓缩了丰富而深刻的人生哲理,让我们一起分享三个“跑者”的故事,与他们一道,跑着赛程,领悟人生。

张子健:马拉松见证我俩的爱情

没跑步前,我是个十足的胖小子。从小奶奶惯着,妈妈宠着,还有一个厨艺了得的老爹,体重自由生长——成为我青春期最显著的特点。迈向工作岗位前,我的体重来到200多斤,也算人生巅峰了吧。

终于有一天,忍无可忍,我开始迈开腿,加入跑步大军。5公里,7公里,10公里,直到2014年站在天安门,跟我的发小一道参加了北马的半马。也许是因为第一次的缘故,那时觉得21公里好漫长,陪伴也成为我坚持下去的最大动力。两个半小时完赛后,我俩在终点叉着腰,呼哧呼哧喘着气,却也相视而笑——以后跑个全马玩玩。

2015年的秦皇岛,我站上了跑道,开始了一段“面向大海”的全马挑战。伴随着毫不留情的大太阳,我孤独地坚持到底。4小时39分,痛并快乐的挑战过后,我却滋生了还能再快的念想,这大概就是上瘾吧。

那一年,为了备战9月的北马,在我7月生日时,一起长大的四位小伙伴勇敢地“刷”了一次北京二环。有人骑车补给,有人给加油打气,在车流穿行中的我们从日落跑到夜幕降临,别提多畅快淋漓了。

转年,一个姑娘跑进了我的生活。春寒料峭时,我们相约龙潭湖,一圈又一圈。起初,我觉得她没那么强的耐力,结果却超乎我想象。歇脚处的小卖部大妈说,“这是你女朋友呀?”我嘴里说着不是,可心里却变了滋味。

终于三个月后,跑出来的友情变成了爱情——这大概是我跑步三年来最大,也是最骄傲的收获了。当然,定情的地点依旧在跑道上。2016年5月,我去参加凤凰岭的TNF50公里越野跑,她陪着我去,夜里零点出发前,她发短信说,“好想抱抱你”,漫长的10个多小时,我就一个想法:早点跑回去早点见她。那天起,我们在一起了。

2016年的北马,是我自己的第4个全马之旅。每次能用跑马拉松的方式跟自己从小长大的城市近距离接触,在我看来都无上荣光。

现在,有了爱情,依然有跑步。只不过,跑步之于我,不再是孤单的畅想,也不是一味地追求速度,而是尽可能陪着她,一起看细水长流的风景。

杭州,布拉格,维也纳,东京……世界任何一处地方,我都想带上一双跑鞋,跟她一直跑下去,直到跑成头发花白的老头老太太。

任东华:我的第一次马拉松

但凡真正参加过马拉松比赛的人——全程跑完42.195km且在6小时内完赛拿到合格证书的,总会对第一次经历记忆犹新,因为那是一次五味俱全的人生体验,是一段超棒的生命历程。从设定目标、拟订计划、落实执行、不断进步、突破身体极限、超越自我实现蜕变……全部历练下来,整个人似乎都不一样了。

我的第一次全程马拉松是2014年的11月23日在广州,完赛成绩是4小时47分14秒。这实际上并不是很好的成绩,但作为业余选手,还是收获了不少刮目相看的眼神。

我的跑步,还是得益于2006年加入的这家公司,因为董事长个人酷爱运动,因此运动文化在公司上下甚是风行(绩效考核都有设定5个运动学分,达不成者晋级评奖都会受限),每年例行的员工大会,我们的业务人员都要齐聚南京,围着玄武湖来一次万米长跑。

2012年,广州举办首届马拉松赛事,并且开放报名,设有全程马拉松、半程马拉松、10公里迷你马拉松、5公里迷你马拉松等4个项目,我报的是10公里,那次跑根本没啥感觉,名次、成绩单啥都没有,纪念奖牌都没一个。

到了2013年第二届广州马拉松时,保留了全马、半马和5里迷你马。这一年我突发奇想地报了半程马拉松(21.0975km),此番准备较充分,结果也是异乎寻常的顺利,轻松拿到证书,完赛成绩:1小时49分14秒。

接下来就顺理成章地决定,要战人生的第一个全程马拉松了,于是再次报名2014年的广州马拉松,并且有了半马的经验,就把目标设定为5个小时内跑完全程。

第一次挑战全马,对我来说还是相当艰辛:跑到第12公里时,第一次撞墙期出现,速度节奏被迫放缓,咬牙坚持了10多分钟才挺过来,重新调整节奏,到36公里时右小腿开始抽筋;继续拖着跑,不多会儿右大腿也抽筋,后来干脆两腿同时抽筋……好在那时组委会的补给保障工作做得非常好,最后10公里每几百米就有一个医疗补给点。就这样坚持了两三公里,到接近39公里时,两腿不再抽筋,身体也不似之前那样沉重了,居然可以又加速一直跑起来,于是就这样一鼓作气跑到了终点。

坚持下来最关键的因素还有一个,就是公司有一帮同事在现场,分了三四个里程点在给我加油,跑到每一处见到熟悉的面孔,听到打气的话,精神就会为之一振。当时公司一位副总还专程从台北飞到广州,带领大家一起为我加油,也让我一直感怀在心。

很喜欢网上流传的一句话:没什么是一场马拉松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跑一次。    

刘连海:自己与自己较量的乐趣

很早以前就听说过马拉松运动,偶尔也在电视上看看直播,但那时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项很普通的体育比赛项目而已,头脑里没有清晰的马拉松运动概念,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字42.195公里,但自己做梦也没想到,终于有一天参与到马拉松运动中来,也体会到了马拉松运动的无限乐趣和不同的生命意义。

我从两年前开始接触马拉松运动,之前只是经常跑跑步,每次跑多少距离,跑多少配速,没有计划,没有目标,也不太懂,唯一做的就是从哪儿跑到哪儿,完成一次跑步运动。2015年8月15日,这个日子我永远记得,因为我第一次参加了沈阳棋盘山秀湖日落半程山地马拉松赛,这是我人生的第一个半程马拉松。

从此,我与马拉松运动结下了不解之缘。两年来,我先后参加了沈阳、大连、长春等10多场马拉松比赛,都能顺利完赛,其中沈阳马拉松比赛令我最难忘,也值得永远回忆。

2016年9月10日,沈阳马拉松正式鸣枪,我报名参加了全程比赛,也是我的第一次全马。因为之前有过多次半程马拉松比赛经验,在跑时就详细制定了计划:7分配速,不跟风,不攀比,把握节奏,挑战自我,安全完赛。1公里,2公里,3公里……7.5公里,第一个补给点,喝了一杯水,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向前跑,10公里时,那些参加迷你马拉松的选手陆续到达终点冲线,15公里后,身体已经完全活动开了,跑起来轻松了许多,21公里时,身边跑半程的选手陆续分道冲线,一下子,身边的人少了很多。

这样轻松跑到27公里处,已经跑了3个多小时了,左腿开始抽筋疼痛,传说中的腿抽筋第一次出现了,开始以为是受伤了,一想这下完了,第一次马拉松就这样半途而废了,停下来走了一会儿,疼痛感减轻了不少,跑动时还很痛,干脆完全停下来做压腿动作,经过1分钟左右的调整,缓解腿部肌肉,状态好多了,到我的最后5公里,也到考验意志的时候了,打死也不上收容车,就是爬也要爬到终点。

5小时38分12秒,完成了我人生的第一个全程马拉松,完成了一次超越自我的极限挑战,能够跑马拉松的人,没有什么干不了的事。

(《民生周刊》记者 张兵)

(责任编辑:罗芳菲)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