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扫一扫,用微信浏览

|客户端
时政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时政

陕甘宁青四省区联动 把脉六盘山片区脱贫攻坚

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2017-08-18 10:26:34 六盘山 陕甘 省区 片区

208坊

8月15日至17日,六盘山片区政协精准扶贫交流推进会在西安举行。来自全国政协、国务院扶贫办、水利部、农业部、交通运输部、国家卫计委、国家发改委以及陕西省、甘肃省、青海省、宁夏回族自治区的相关单位负责人齐聚陕西西安,把脉六盘山片区扶贫工作。

图|六盘山片区政协精准扶贫交流推进会  张伟摄

六盘山片区覆盖宁夏西海固地区、陕西桥山西部地区、甘肃中东部地区及青海海东地区61个县、15.27万平方公里、2031.8万人、乡村人口1837.7甘肃40陕西7个县区列入。陕西具体包含宝鸡的扶风、陇县、千阳、麟游四县以及咸阳市下辖的永寿县、长武县、淳化县。六盘山片区是陕西省内贫困最集中、最突出的地区之一,也是陕西3个脱贫攻坚主战场之一。

六盘山片区扶贫难点在哪?

难点一:基础设施滞后,农村生产生活便利程度低。

六盘山片区绝大多数属于山区地形,地形崎岖,道路艰险,由于长期欠账导致片区内多数地区外通内联干线公路总量不足,铁路运输能力不足,高速公路"断头路"多,国省干线公路技术等级偏低,当地群众出行以及生产生活极为不便。水利基础设施薄弱,供水保障程度不高,良性运行机制尚不健全;农田水利设施落后,粮食产量低而不稳,电力和通讯设施不完善,聚集生产要素能力弱。

难点二:缺水严重,六盘山片区干旱缺水严重,贫困面广程度深。

人均占有水资源367.6立方米,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16.7%。干旱缺水是该区域发展的根本矛盾,是制约片区发展的主要瓶颈。

难点三:产业发展乏力,县域经济薄弱。

产业发展基础差,经营组织形式落后,市场体系不完善,科技、金融、物流、信息等服务保障能力明显不足,创新能力弱,开放程度低。农业生产力水平低,经营方式落后;工业总量小,结构单一;现代服务业发展滞后,商贸流通潜力未能充分发挥。县域经济活力不足,主导产业尚未形成,龙头企业少,城镇化水平低,中心城镇集聚产业和人口的能力弱。2010年,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为全国平均水平的32.4%;城镇化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4.2个百分点。

难点四:生态环境脆弱,水土流失严重。

气候干旱,地形破碎,土质疏松,植被稀疏,土壤肥力下降。干旱、冰雹、霜冻、沙尘暴、泥石流等自然灾害频发。生态环境脆弱、恢复难度大,是我国水土流失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区域内水土流失面积达12.9万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77.7%,有64个县属于全国严重水土流失县,生态脆弱对片区经济发展形成了硬约束。

难点五:健康扶贫任务艰巨复杂,基层基础工作有待加强。

片区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家庭是脱贫攻坚这个“硬骨头”中的“硬骨头”。患病贫困人口救治任务繁重;健康扶贫政策缺乏国家专项资金支持,村卫生室建设欠账较多;新农合参保率未达到100%,保障能力依然不足;医疗报销和救助程序不够简便,大病医疗费用报销比例偏低;信息平台共享机制尚不健全,健康扶贫数据信息缺乏精准。

六盘山片区扶贫各地都有哪些亮点?

甘肃:甘肃省有8个市州的40个片区县属于六盘山片区,甘肃在扶贫扎破注重顶层设计,实施了三大攻坚行动,探索出了一条符合甘肃省实际情况的脱贫路子。

攻坚行动一:“双联行动”。2012年2月,甘肃省组织实施省市县乡四级联动、单位联系贫困村、干部联系贫困户的“联村联户、为民富民”行动。1.5万多个机关单位、40万名党员干部联系帮扶1.6万多个行政村的67万名贫困户;8万多名人大代表和1万多名政协委员、离退休干部、个体商户、宗教界人士等也都参与到双联行动中,铺设和联通了精准“滴灌”的管道。

攻坚行动二:实施了“1236”扶贫攻坚行动。瞄准制约贫困县发展的瓶颈问题,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集中精力抓好基础设施建设、富民产业培育、易地扶贫搬迁、金融资金支持、公共服务保障、能力素质提升“六大突破”。同时出台了支持革命老区、民族地区加快发展的特殊政策,统筹整合省级涉农扶贫资金,进一步加大扶持力度。

攻坚行动三:实施了“1+17”精准扶贫行动。2015年起持续实施了“1+17”精准脱贫政策措施,围绕安全饮水、危房改造、电商扶贫、金融支撑等17个方面,因户因人精准帮扶、分类施策。

宁夏:2015年底,宁夏六盘山片区贫困人口49.5万人,占全区贫困人口,58.1万人的85.9%,贫困发生率14.5%。2016年,片区实现16.4万贫困人口脱贫。主要做法:宁夏着力健全“三大体系”进一步强化组织领导。着力构建与脱贫攻坚相适应的责任体系、政策体系和制度体系。

强化扶贫责任体系:片区7个县党政一把手向自治区签订脱贫攻坚责任书,26个厅局签订脱贫攻坚任务书,建立区市县领导干部包抓县乡村联系机制,层层压实责任,层层传导压力。向7个县、50个重点贫困乡镇选派党委副书记,专司脱贫工作。建立驻村第一书记、工作队、帮扶责任人的责任落实督导通报工作机制,实现党员干部帮扶建档立卡贫困户全覆盖。

健全扶贫制度体系:宁夏颁布实施了《宁夏回族自治区农村扶贫开发条例》,扶贫开发走上法制化轨道。建立了约束、考核、退出、督查巡查等多项机制。取消对贫困县的GDP考核,全面开展财政涉农资金统筹整合试点,建立扶贫资金使用管理的“负面清单”,坚持“九部门”监督机制和专项审计制度,实现扶贫资金审计全覆盖。开展扶贫领域集中整治和预防职务犯罪专项工作,在乡镇建立检察官驻点制度。通过交叉检查、第三方评估、督查调研等形式,着力查找和解决突出问题,督促推动责任和工作落实。

完善扶贫政策体系:宁夏围绕落实中央和自治区脱贫攻坚决策部署,自治区党委办公厅、人民政府办公厅出台扶贫工作政策文件13个,各部门也出台了一系列配套文件或实施方案,建立起了“1+N”的脱贫攻坚政策体系。涵盖易地扶贫搬迁、基础设施、公共服务、产业发展、社会保障等重点领域,涉及资金、土地、人才等支撑保障。

此外,宁夏还通过抓金融扶贫,增强融资供给保障。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作用,推广“盐池模式”、“蔡川模式”。抓技能培训,着力促进就业创业。

青海:2016年以来,青海实现185个贫困村退出,51.万人脱贫,贫困发生率由2015年的12.8%下降到10.1%。为此,青海严格落实脱贫攻坚责任,制定了脱贫攻坚责任实施细则,建立了资金投入、驻村帮扶、考核评估、督查巡查、奖惩激励等脱贫攻坚保障机制,全面实施脱贫攻坚党政一把手“双组长”制,五级书记抓扶贫,逐级签订责任书立下军令状。同时,从加大资金整合力度、突出发展绿色扶贫产业、稳步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工程、着力开展健康和教育扶贫、加大推动社会扶贫、全面激发贫困群众内生动力、全力抓好问题整改落实等八方面入手,探索出了一套符合青海特色的脱贫攻坚经验和模式。

陕西:成立了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任组长的领导小组,成立了以省委副书记任总指挥、常务副省长、主管副省长和省扶贫办主任任副总指挥,18个省级部门主要负责同志为成员的省脱贫攻坚指挥部,成立了包括产业扶贫、金融扶贫、危房改造等八个行业扶贫办公室和资金保障、基础设施建设两个协调组,形成了“一部八办两组”的工作体系建设,构建了五级书记抓扶贫的责任体系。

在具体工作中,陕西建立了总规模约800亿元的产业扶贫投资基金,探索出了“政府(扶贫办)+供销社+金融+企业(合作社)+贫困户”的产业精准脱贫新模式。同时组建国有企业帮扶体系、构建了医疗卫生系统帮扶体系,充分发挥民营企业、群团组织作用,扎实推进“千企帮千村”精准扶贫行动、“脱贫攻坚青春建功行动”“三秦巾帼脱贫行动”等行动,全省上下形成“3+X”的全方位帮扶体系。

在实际走访中,208坊了解到,宝鸡陇县以深化“八大工程”为支撑的“菜单式”扶贫模式值得借鉴。政府量身定制产业"菜谱",依托陇县奶山羊、核桃、烤烟、旅游、中蜂等特色产业,编制种植、养殖、就业、生态四类21项产业"菜单",落实切块资金8000多万元、整合涉农资金3.6亿元、财政担保撬动金融贷款3亿元,采取入股分红、托养代管、合作社带动、能人帮带、自主发展五种模式,贫困户(贫困村)按需点菜、镇和部门上菜、绩效考核评菜,全县8142户贫困户按需点到了称心"菜"。

陕西千阳搭载式扶贫模式,是陕西在六盘山片区扶贫中探索出来的另一种模式:依托产业扶贫资金,把龙头企业、合作社和贫困村、贫困户“捆绑”在一起,探索形成了“现代农业园区、龙头企业、新型经营主体”三种搭配式产业扶贫模式,解决了贫困户“能力不足”的问题,达到了资源整合、优势互补、以强带弱、合作共赢的效果。

图|陕西千阳苹果  张伟摄

与会各省区参会代表围绕六盘山片区扶贫工作分享扶贫亮点、交流扶贫经验、解剖扶贫工作中存在的共性问题,探讨解决思路和方法,促进片区中四省区在脱贫工作中齐头并进,共同实现六盘山片区群众脱贫致富。

据了解,本次会议结束后将形成推进六盘山片区产业扶贫、健康扶贫和移民搬迁、基础设施建设现状及对策建议报送全国政协以及国家有关部委,寻求更进一步支持。并联合相关省区及国家部委集中力量解决制约片区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问题,请求国家部委在片区重大项目和工作方面给予支持。(人民日报中央厨房·208坊工作室 张伟)

(责任编辑:罗芳菲)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