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扫一扫,用微信浏览

|客户端
财经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中国政府资产状况如何?“体检报告”出炉!

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2017-08-29 15:21:19 中国政府 状况 资产 报告

老百姓过日子讲究量入为出长流水;企业开展经营,也要关注资产负债匹配情况:每个年度乃至几年下来,挣了多少,花了多少,攒下多少,欠债多少,还敢借多少,以及债务转化为资产后的收益是多少……心里有本明细账,日子才能稳稳当当,既不会吃了上顿没下顿,也不会抠抠搜搜影响消费水平。

同样,政府对自己的“家底”也得有本明细账,收多少、支多少、家底子有多少……现代国家基本上很难做到收大于支,出现收支缺口很正常,收不抵支就有了赤字和公债。这种情况下,政府有多少偿债能力,除了看当期财政收入之外,还要参考资产状况。因为政府在不同时期形成的资产,未来都有可能转化为政府可以动用的财力,以备不时之需。

特别是,中国政府的资产构成与国外不同,对国民经济的影响也不同,相应地,中国的财政风险状况、财政政策实施和财政体制运行都有其独特之处。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政府已实施了多项措施并取得显著成效,但大规模公共投资等措施也扩大了中国政府的财政风险。人们关心:按照现在的资产规模,中国政府是否具有有效抗衡债务危机的能力?哪些资产是可以动用的资产?政府还有哪些“沉睡的资产”没有被统计、没有被“激活”?

编制政府资产负债表,可以帮助政府摸清家底,也让百姓、企业心里有底。此外,现代化的财政治理需要有良好的政府综合财务报告体系相配套。无论从应对债务风险的角度,还是从推进财政治理现代化的角度,中国都应编制符合自身特点的政府资产负债表。

日前,中国社会科学院财政税收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政府资产负债表2017》报告。我国的政府资产负债表2014年首次发布,本次发布是第三次。麻辣财经为您捋一捋相关数据,看看中国政府资产的健康状况如何。

中国政府净资产约50万亿,总资产能覆盖总负债

“中国政府资产负债表”项目组的研究成果显示,我国政府净资产规模巨大,政府总资产完全能够覆盖总负债,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但同时也需要注意防范局部风险,警惕累积的债务风险。

根据报告,中国政府总资产总体上规模巨大且稳定,2010年至2015年,基本维持百万亿元水平,2015年超125万亿元。平均来看,中国政府总资产大致为当年GDP的1.8倍,体现了政府资产长期稳定的发展趋势。

从结构上看,政府资产上以财力性资产为主,服务性资产为辅,至2015年,二者占比大致七三开。财力性资产包括国有经济、资源性资产两大项,较之包含存款、固定资产等项目的服务性资产,前者经济利益更多,这样的资产结构说明中国政府拥有的财力资源较多,灵活性也较好。

在财力性资产中,五年来资源性资产从占主要份额变成和国有经济大致平衡,且国有经济稍占优势。中国社会科学院财政税收研究中心主任杨志勇分析说,2010年—2015年,国有经济保持了较快增长,资源性资产的规模则由于市场价格变化经历了较为剧烈的、总体呈下降趋势的波动过程。

国有经济的内部格局比较稳定,企业的国有净资产占据了主要份额,基本维持80%以上的占比。金融机构的国有净资产则相对较少,占比未超过20%。

资源性资产虽然占比“缩水”,但内部格局较为稳定,土地是绝对大头,近年占比都在93%以上,印证了地方财政倚重土地收入的实际情况。项目组指出,资源性资产的估算,无论是在国际上还是国内都比较困难。虽然我国拥有包括土地、矿产、森林、水等诸多资源,但综合各方面因素,这次估算只包括土地、石油天然气资产的价值。

不过数据显示,土地资产规模总体呈下降趋势。从2010年的约67万亿元,下降到2015年的约39万亿元。杨志勇认为,近两年的房地产调控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土地资产规模的缩水,不过中短期看,土地收入仍是政府一项较为重要的财力支撑。

负债规模增长较快,累积的债务风险需要警惕

在政府负债方面,报告显示,2010年至2015年,如果计入社保基金缺口的参考值,政府总负债从约40万亿元增至约70万亿元;如果不计入社保基金缺口的参考值,政府总负债从约30万亿元增至约60万亿元,5年间分别增长了约70%和约100%,说明政府负债规模增长较快。

“虽然增长较快,但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杨志勇说,这一次统计,把或有负债全部视作直接负债得到的结果。“2010年至2015年,若计入社保基金缺口的参考值,政府净资产规模的波动区间为40万亿元至50万亿元,而实际的政府会承担的负债规模则小得多。中国政府的总资产完全可以覆盖总负债且还有较大空间。当然,我们仍须审慎有效地应对,注意防范局部风险。”

还有相当体量的“负债”,是在为国计民生攒后劲、补短板。项目组执笔人汤林闽博士表示,我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大多为政府主导,是通过政府负债获得的资金。虽然这几年这政府债务规模增长较快,但很多用于投资建设高铁等基础设施和民生项目,“这一点与西方有很大不同,所以在考虑政府债务风险时,也要看到负债形成了资产,产生了正向溢出效应。”

与首次发布的结果相比,地方政府债务、外债中的或有负债和准公共部门发行债券增长较多,分别增长约90%、约80%和约50%,累积的债务风险需要警惕。或有负债具有不确定性特点,外债中的或有负债增长较快,也意味着潜在风险上升。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院长助理贾俊雪表示,未来有必要进一步细化债务风险,为有关部门决策提供更具针对性的参考。“东南亚危机,包括希腊的主权债务原因,很大原因就是外债,特别是短期外债规模太大,所以我们在进行编制政府资产负债表的时候,为了能够让我们更好地评估政府对于这种危机的应对能力,光看存量或者总规模还是不太够的,还要看债务期限结构和资产流动性的均衡度。保持二者的均衡,政府才能在应对金融危机或者一些外在冲击时保证资产安全。”

“项目组在估算政府资产时,发现很多政府资产处于‘沉睡’状况,有些没有被统计。”汤林闽表示,有些资产没有被合理地统计,很多基础工作包括政府资产会计上的确认、核算、披露,以及资产的管理、运营等,仍有比较多的欠缺。

“按照财政部要求,目前全国各地已经启动省级政府资产负债表的试编工作,此次项目组编制政府资产负债表,可以为地方政府完善‘记账方法’提供框架和方法上的参考,把该统计的全部资产都装进来,为地方政府信用评级以及更好地‘理财’提供数据支撑。”杨志勇说。(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麻辣财经工作室 曲哲涵 吴秋余)

(责任编辑:罗芳菲)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