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扫一扫,用微信浏览

|客户端
金台西游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金台西游

中国最小村庄!曾经的蒙古部落,如今是只有七户人家的隐世净土!

来源:民生网2017-10-12 09:45:37 蒙古 净土 中国 村庄 只有 部落

摘要:秋日的奇乾五彩斑斓。

我此行之地,是一个坐落在大兴安岭深处的村庄,一个只有7户人家的人间净土,一个蒙古族乞颜部落的发祥地。有人说,它就是世外桃源,甚至是一生的思念。

从北京出发,一路向北,路过了美丽的呼伦贝尔,穿越了室韦临江。从柏油路到土路,车行至傍晚,抵达奇乾,中国版图东北端的边缘。帮我们指路的股长说,他刚分到边防团时,驻地就是在奇乾,那时候正是秋天,树木一片金黄,美得宛如童话世界。

奇乾这一夜,我怕是此生都难忘!这里真的只靠一台小的发电机,限时供电!没有自来水,直接从河里引水饮用,也没有信号,更没有网络。失联状态下,只好找到村民的电信手机给家人报了平安。

月光明亮,繁星满天。听说村子里只有七户人家,倘若听到熟睡的鼾声亦或孩童的哭啼声是不大可能的。宁静的村庄里只能听到动物的嬉笑声,牛和鸡的嗓门最大……我在院子里悠悠踱步,心如止水。怪不得蒙古族先祖在这里躲避战乱,休养生息,的确是就连夜晚都叫人无法忽视它的美好。

奇乾,这名字是通古斯语“乞颜千”音译而来,意为部落。蒙古先人乞颜部落从这里走出大山、森林,走向呼伦贝尔大草原,以至后来,丰功伟业。

奇乾的清晨是笼罩在牛奶里的。四周安静,说一句话老远都能听见。界河对岸是被雾气掩盖着隐隐约约的俄罗斯无人森林,整个奇乾变成了梦幻般的世界。好像来到了陶潜的《桃花源记》里,“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

秋日的奇乾五彩斑斓。为了额尔古纳河升腾的雾,也会再来!

河边的低矮灌木在霜露的洗刷下,泛出一种红色,像是地毯般铺在河边。河边的人还在捕鱼。看到山头上那座高高的铁架瞭望塔,我强忍着肝颤往上爬,爬到一半实在腿抖得没法爬了,找了个平台坐下,往下一望,惊艳到了!

左边是临江村的全景,右边一大片金黄的麦田映入眼帘,不仅视野开阔,顿时心情也开阔啊!果然是无限风光在险峰。对面的五彩山林,现在是俄罗斯了,原来那也是康熙爷捍卫过的土地啊!晨曦轻起,这幅美景在第一缕阳光下呈现另一种美丽。

草地上还可以看到白色的霜。忽然注意到了眼前少有的几户人家,都是木头房子?

捕鱼人说这叫“木刻楞”,原来我昨晚就住在了这木刻楞里。很久以前,一些俄国人流放亦或迁移到额尔古纳河流域生活。因为这里是原始森林,木头很多,于是就地采伐,出现了一座座北欧农舍风格的“木刻楞”房屋,且祖祖辈辈延袭居住……

宁静的额尔古纳河千古不变的静静流淌。《额尔古纳河右岸》是迟子建所著的长篇小说,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来之前可以看看。

10月,草已经枯黄了,倒是另一种味道的诗情画意。暮归的奶牛,白天放养吃草,日落时分,自己归栏,这是工人们最忙的时候,要在天黑前全部挤奶。这像不像油画里,蓝天白云的光影合作,让山林的美丽更加变幻多姿。

奇乾啊,北方的墨脱,就像一个童话世界。草地、木栅栏、小木屋、牛和羊……深秋,金黄色的落叶松的松针铺满了脚下,踏上去松软绵密,就像踩在沙滩上。车子驶过这条镶着金边的小路,驶过激流河大桥,离开了奇乾地界,手机随即有了信号,心情却怅然若失。

有人说奇乾是活着的遗址,也有人说这里是童话世界。我看奇乾就是一本厚重严肃的历史书,关于辉煌与衰落、坚守与退让,有着不容置疑的描述。

(责任编辑:李雪)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