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扫一扫,用微信浏览

|客户端
人物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王桂芹:在爱与美的时光里

来源:民生网2017-11-06 11:12:58 时光 王桂芹

王桂芹做的是普天下女人都喜欢的“美丽”生意。在她的万得纺织公司的样品室里,陈列着各种质地各种颜色各种花纹的布,可以变成各种款式各种风格各种漂亮衣裳的布。一年四季,从她的贸易公司成交至日本、欧美、澳洲……的成品布料,有500万米之多。

肤色白皙的王桂芹讲述的是一个女人如何打破稳妥的铁饭碗、重建另外一个全新世界的故事。从体制内生存到商海起伏,她的这十几年时时让人惊叹:一个外表瘦削甚至看起来有些柔弱的女子,内里蕴含的力量竟是如此惊人——有些时候,甚至濒临生命边缘的时候,是心中那股“要做事,做事生活才有意义”的韧性,让她得以化险为夷,并敲开了顺应时代的创富大门,成为了自己梦想中女人的样子……

下海去!

如果2004年的王桂芹愿意,她可以在菏泽市曹县那座缓慢、闲散的小城里舒服地工作生活下去,直至终老。

彼时,1990年毕业于山东建筑工程学院(现山东建筑大学)的她,已经是家乡业务出色的质检站站长,体制内明亮的前途举目可望。家庭温暖和美,丈夫体贴,儿子可爱。在亲戚朋友眼里,这样的现状对一个女人来说,真真是应了那句:一切都好,只缺烦恼。

但,别人的认可与评价永远成不了当事人真正的生活。2004年的王桂芹,内心有一些苦闷甚至茫然。“没有压力的工作节奏,感觉对生命是一种浪费。” 心里对学习、事业始终有向上要求的她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我不想上班了!

她想尝试些别的。

是为了内心的召唤?还是想打破外界对女人的成见?在鲁西南大地上,世世代代的女子们在男性文化为中心的环境里,隐忍而传统地生活劳作着,桂芹的母亲们、伙伴们、姐妹们,就是这样安静地走着自己的人生路,但她王桂芹不想。2004年的五月,那个花儿盛开的季节,她义无反顾地迈向人生的另一条路……

那时候,恰逢各地政府都在为了发展经济招商引资。在老家新建的一座工业园区里,王桂芹征到了一块地,还有政府优惠政策给的60万块砖。“既然有砖,我就建了两个大车间,还建了办公室和宿舍楼。”她说。

但建好车间办公室和宿舍楼后具体做什么?还不知道。

在创业这件事上,王桂芹承认当年的自己确实是有一点急迫的——她急于把自己从体制内瓶颈期带来的苦闷中解脱出来,所以未曾想好方向就大刀阔斧开干。但人生就是这样有趣,是应该先想好了再行动,还是可以先行动然后边想边做?两者各有无数的成功或者失败事例可以借鉴,王桂芹当年算是“先把帽子扔过墙”的那种。

王桂芹幸运的地方在于:命运没有让边行动边寻找的她逡巡太久。在跟着一位朋友到一家颇具规模的纺织公司参观时,“一进车间,机器轰鸣,看着工人在纺织机器中间来回穿梭,就觉得挺好,适合我。”她立刻记下机器型号,回到家给厂家打电话询问价格,然后找兄弟姐妹筹钱,购买设备,改造车间……

几个月,八九十万投资下去,纺织生意就准备做起来了。

转型!转型!转型!

王桂芹应该是那个年代小城里最早一批放弃公职转投商海的女性之一。对这些女人来说,下海把习惯于规律、轻松工作节奏的她们推向了一个远超自己想象、充满挑战的世界——招工、原材料出入、生产管理、市场销路……一切都是陌生的、手忙脚乱的。

车间开工了,但王桂芹还不知道市场在何处、销路在哪里。只能先从同行处拿坯布的二手单,生产多少,销往何处,全都由不了自己。三个多月下来,基本没有利润。

恰在此时,一出莫名的质量追究事件——“一个客户的二手单,说我们的坯布有质量问题,要索赔一万两千元,那时候对我们来说这是笔大钱。而且他的坯布跟我们的掺在一起交货,根本没法证明出问题的是我们的产品。” ——这让一天到晚都待在车间里严抓生产质量的王桂芹意识到:只有拥有自己的客户,才能有话语权。

她马上拉了个装满样品的大箱子,远下广东佛山,在偌大的坯布批发市场里一家家问询、拜访,争取订单。2006年上半年,她去了中国最大的轻纺城所在地——绍兴柯桥考察,一下车惊呆了:“街上自行车、小面包车、货车,最多的是三轮车,拉的都是布。这个城市的主题就是布。”

柯桥轻纺城中,密密麻麻的档口琳琅满目,大都属于各家纺织品贸易公司。行走其中的王桂芹,边看大脑边在高速运转:辛辛苦苦做坯布,卖给贸易公司,他们再卖给客户。与其让他们赚走中间利润,我为什么不成立自己的贸易公司呢?

2007年,她在柯桥布匹市场租了个档口,成立贸易公司。坯布贸易做了三个多月,发现利润太低,果断决定:做成品。

“偶尔帮一个大客户做了一次成品订单,发现同样米数的成品布,利润是坯布的好几倍,所以我们决定转向。成立贸易公司时是从生产加工型转到生产贸易型,这回是从坯布生产贸易转到了成品生产贸易。”

听上去就这么小波折不断、大方向平安的生意?

王桂芹笑笑:“怎么可能!作难的事儿太多了!不过具体我都忘了……”

对做事的人来说,适度健忘是一件好事,“过了河之后,没必要继续带着竹筏,那些一程又一程的竹筏,是一种负累。”但对王桂芹来说,只一件毕生永记:那是一场价值30万的坯布的骗局,惊心动魄,险象环生。期间她曾被人用长条凳打,“命差点没掉到里面去。”不过即便当时上万公里奔波,即便雨夜守货,即便深夜兵分三路运货回家……她心中也只有一个念头:30万的货,花50万也得拿回来!否则就在柯桥市场难以立足了!

看着今天短发长裙、飘逸清秀的桂芹微笑中端着一杯茶的清雅,很难想象柔弱的她,当时是以怎样的勇敢用自己薄弱的脊背,替亲人挡住来自骗子们的暴打?一个女人的坚定和力量,在那场誓死坚守中被检验。

不停摸索、顺势而为的转型意识,及面对生死关头的种种,映射出另一个层面的王桂芹:强悍的生命力,绝不轻言放弃的倔强。

2013年前后,中国逐渐丧失了以纺织业为代表的密集型劳动产业优势,拥有大量廉价劳动力的东南亚成了新一轮的世界工厂。“许多坯布,进口反倒比自己生产更便宜。”如此现实下,王桂芹又果断停掉所有生产,把公司的业务从生产贸易转为纯贸易。   

最好的时光

如今,王桂芹更多的时间在菏泽在曹县。那数百万米美丽的布匹生意,在她游刃有余、运筹调度的潇洒里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丈夫依然温和体贴,儿子早已在香港研究生毕业就业于广州宝洁总部,作为女主人的她,蜕去生意场上雷厉风行大刀阔斧的刚硬,在茶香和布衣裙衫间进入了人生的又一种境界。

最近两年,她爱上了早起喝茶。凌晨四五点钟,家人还在熟睡,世界一片寂静。她不开灯,一个人泡上一壶热茶,望着窗外黎明前的幽暗,望向幽暗里的远方。一杯茶,慢慢喝,喝透了身,喝透了心。直至窗边的天色一点点亮起来,脑海空净,心下一片澄明。

是养身,也是养心。是休息,也是修行。禅茶一味,王桂芹把喝茶当成了一种生命的仪式。

“仪式是什么?” “它就是使某一天与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 这无用之用,没有功能价值,只有体验价值。松弛与自控,繁复与庄敬,王桂芹在这样的仪式里体悟着生命的每一天。

这个初秋,那棵前段时间总是掉叶子的幸福树,悄无声息地开出了两朵黄色的花,然后,那叶子便忽然茂盛了起来,油绿油绿的。

吃苦的、喝茶的王桂芹养出了黄色的幸福花,如她的人生。

“现在很满足当前的状态,也很享受当前的状态,可能跟年龄有关系,有点缺乏进取精神了。”王桂芹说,岁月静好,说的应该就是当下的自己。“厨房里菜一择,围裙一围,再多的事儿也不想了。”虽然她下一个话题就是自己公司正在申请的高弹面料技术专利,但说起和家人在一起的生活场景,从心里由衷流淌出来的幸福,是藏也藏不住的。

想起那句话:喜悦这种东西,捂住嘴巴,从眼里也要跑出来。

“高弹市场我们是第一家做的。”作为公司技术演进的重要组成部分,万得纺织还成为了山东工艺美院、山东服装学院等的学生实习基地;中标建立了山东工艺美院的面料库,山东服装学院、青岛大学、泰安的服装学院等的面料库项目招标,也正在谈……

谈话尾声,回忆起大学时光时,王桂芹的眼神突然异常明亮起来。这明亮并非因为学业或是爱情,而是一位并未给她授过课、她却在校园里经常与之相遇的女教授,无论冬春夏秋永远是一身长风衣长裙的女教授,清朗自信,走路生风,那份优雅,那种独属于她的知性之美,在王桂芹的记忆中定格,让她扑面感受到了另一个世界的美与诱惑。

那是1980年代末的济南。王桂芹这个初入大城市的鲁西南女孩,一下子找到了自己未来想成为的模样。

而今,无论冬春夏秋,短发的王桂芹永远一身长打扮——长大衣、长风衣、长裙、长裤……用心搭配着同色系的耳环、项链、手链,还有精致的鞋子。典雅与干练,这两种气质略有矛盾又十分和谐地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

时光真是个好东西,它青睐于那些愿意为生活付出的女人,给她们富有、自信、淡定、美丽。王桂芹成为了自己梦想中的样子,正在享受着一个女人爱与美的最好时光。

( 王敏啟 )

(责任编辑:高丹丹)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