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扫一扫,用微信浏览

|客户端
金台西游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金台西游

痴人痴梦三百年 | 靖港街头观宏泰,拂去尘埃叹青楼

来源:民生网2017-11-13 15:42:14 宏泰 痴梦 青楼 尘埃

摘要:听江涛拍岸,感受那声,那势,那坊,那街,那乌篷船,那一段并不如烟的悠悠岁月。

提起青楼,应该是众所周知,人们习惯性的将其同香艳、低俗联系在一起。但是,在靖港,就有这么一个地方,顶着世俗的压力,带着卓尔不群的神态,拍拍身上的历史尘埃,大大方方地走上前来,就那么朝你跟前一立……你还能hold得住吗?且看看去。

宏泰坊,清朝的最后一座青楼。木楼如同一饱经沧桑之娭毑,古朴而陈旧。沿着咿咿呀呀的楼梯来到二层,在西厢房外的走马楼上环顾,肥硕的屋顶把天空剪裁出柔顺的曲线。怪异的飞檐翼角,则从整体中张扬坚定地凸出来,仿佛在暗示着什么。

俯视下顾,迎面是口方池,低于地面,听说是用来接纳四面八方的雨水!四方之财,源源不断,皆入自家,又叫“四水归堂”。怡红公子宝哥哥曾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可惜在这风月之地,明净之水难以释怀,她们反会梦见广寒宫,美丽的嫦娥仙子,脚踩月光软梯爬上天去……

西厢房内摆了张雕花带帐架子床,墙上挂一美人图,除此就是青砖地了。出门沿着走马楼的环形回廊走,每个房间都门窗大开,往里望,除了都千篇一律地挂着幅艳俗不堪的美人图,都是空空如也。看得多了,我发现宏泰坊还是蛮注重“名人效应”的——那些美人图多是中国历史上的名女人,如薛涛、鱼玄机等。

走过一张又一张美人图,每一个美人的故事,都足以令人感叹。转到南屋左边,靖港名妓胡素媛画像上的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宏泰结缘江梦楚,演绎芦花一段情。”听说,胡素媛父母双亡后,被狠心的姨母卖到宏泰坊,成了茶楼侍女,后结识江梦楚,二人相恋。江为之赎身后拜堂成亲,育有一儿。然而胡素媛后来再遭不幸,被掳至台湾,誓死不从;而江在把儿子养育成人后,却也终身未娶。

二人最终虽未破镜重圆,却令人感慨:天下必有真女子存在。不禁想起据说是明太祖朱元璋所撰的一幅对联:此地有佳山佳水,佳风佳月,更兼有佳人佳事,添千秋佳话;世间多痴男痴女,痴心痴梦,况复多痴情痴意,是几辈痴人。

走至一楼,有一较大的厢房,有床有柜,还有梳妆台,墙上挂一断弦古琴,“人悄悄,帘外月胧明。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不知当年,一代抗金名将岳武穆在被迫班师南下、静下心来填词抒志时,其心境又是如何。

俄罗斯文学家果戈里说:“当歌曲和传说沉默时,建筑还在说话。”总体看来,作为“凝固古乐”的宏泰坊,其实并没有把重点放在“青楼文化表演艺术”上,而是倾力于“中晚清青楼台建筑”的保护上。这样做,在我看来,倒也算是“丢了芝麻捡了西瓜”。

出了宏泰坊,阳光依旧灿烂,麻石街上还是人流如织。一边走一边想,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可有眼前这芦江清亮?“秦淮八艳”的繁华,可如这靖港千年古镇的昔日喧哗?那路旁仍然骨络分明的木架房,那已摆放、售卖了几度春秋的木屐、油伞、竹具、陶器,又在沉默着怎样的片段和故事?

那和宏泰坊一样声名远播的靖港香干、火焙鱼和正在砰砰打制的年糕,又弥散了什么意味的红尘之事?靖港曾有古戏台。人生如戏,大幕徐徐开,你我入戏来;生旦净末丑,台下痴与呆。听江涛拍岸,感受那声,那势,那坊,那街,那乌篷船,那一段并不如烟的悠悠岁月…(文/蔡运磊)

(责任编辑:李雪)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