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扫一扫,用微信浏览

|客户端
智库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智库

选择性堕胎/溺婴代价沉重 针对生育健康的社会支持亟待加强

来源:民生网2017-11-23 14:45:32 社会支持 选择性 堕胎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的出生人口性别比持续高于103至107的正常范围,2005年达到120.5, 2010年仍在117.9。中国已经成为全球范围内出生人口性别结构失衡最严重、持续时间最长、波及人口规模最大、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国家。而这一问题与我国传统的男孩偏好、重男轻女的思想观念,以及胎儿性别鉴定、人工终止妊娠技术的发展密切相关,使得人为选择生育性别从意愿变成现实。这意味着35-59岁男性未婚人口总量将由2010年的1033万人增长到2050年的2300万-3300万左右。同时,因性别选择加大了育龄妇女月经失调、子宫腔内感染等并发症,以及不孕不育、后代出生缺陷增加等风险。

一、 选择性堕胎/溺婴形势严峻

第一,我国家庭具有明显的子女性别偏好特征。利用2005年1‰全国人口抽样调查数据推算,0-8岁各个年龄段人口中,男孩比例普遍高于自然选择条件下相应比例的95%置信区间上限。子女性别偏好的典型表现是1个家庭只有1个男孩或1个男孩1个女孩。数据显示,只有1个男孩的家庭集中在农村地区,儿童年龄在5-8岁之间;二孩家庭且1男1女的情况主要是汉族或城市居民,尤其是在大城市地区。这一偏好受到家庭经济资源的影响,因为更富有的家庭才可能负担得起第2个孩子带来的超生罚款和养育成本,而越贫困的家庭越有可能遵守一孩政策。

第二,家庭子女性别偏好是选择性堕胎/溺婴的重要影响因素。分子女性别偏好来看,(1)对于只有1个男孩的家庭来说,男孩比例过高的省份,其堕胎/溺婴的概率也高。平均而言,大城市、中小城市、农村地区的堕胎/溺婴的概率依次是0.44、0.53和0.37。堕胎/溺婴概率最高的是南方地区,主要包括广西、湖南和福建,以及部分北方少数民族地区,比如,青海、宁夏的回族和辽宁的满族。(2)对于1个男孩1个女孩的家庭来说,如果第一个是女孩,第二个是女孩且被堕胎/溺婴的概率是0.45;如果第一个是男孩,第二个是男孩且被堕胎/溺婴的概率在大城市只有0.15,农村地区是0.31;当第一个是女孩时,第二个是男孩则采取堕胎/溺婴的概率普遍低于第一个是男孩且第二个是女孩的情况。在大城市中,两个女孩的接受程度要大于农村地区。总的来说,父母更不情愿放弃男孩,女孩被堕胎/溺婴的可能性远远高于男孩。可见,选择性堕胎/溺婴是婴儿性别失衡的直接原因。

第三,选择性堕胎/溺婴是一个较为普遍的社会现象。据估计,截至2015年因性别选择累计多生1500万男孩,虽引起社会各级政府的重视,但多方治理效果仍不理想。在2005年0-8岁人口中,选择性堕胎/溺婴现象主要发生在1997-2000年期间,且集中在广东、湖南农村、江西农村和河南农村地区。尽管如此,选择性堕胎/溺婴在其他年份和省份同样存在。此外,还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即便在我国全面实行二孩政策后,家庭子女性别偏好的存在并不能使选择性堕胎/溺婴问题得到自然的根除。因此,选择性堕胎/溺婴形势十分严峻,出生性别比失衡问题很可能持续存在。

第四,出生人口性别比持续偏高不仅引发了婚姻挤压、性犯罪、拐卖妇女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其带来的选择性堕胎可能导致月经失调、子宫腔内感染等并发症,以及不孕不育概率加大、后代出生缺陷增加等人口素质问题,严重影响到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和环境的协调发展和可持续发展。实际上,尽管我国禁止进行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人工终止妊娠,但是一些医疗机构或个人违规发布人工流产广告,擅自施行人工流产手术,已成为一个严峻的社会问题。特别是近年来,人工流产呈现年轻化的趋势,未成年人堕胎比例大幅度增加。人工流产广告避而不谈危害性,再加上非法人口流产,出现不安全流产的风险大大提高,这些都会伤害女性的身体,严重者可能带来习惯性流产、不孕不育等后果。

二、对策建议

一是深入开展整治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人工终止妊娠专项行动,特别是针对广东、湖南、江西和河南等婴儿性别失调十分严重的地区进行集中检查。与此同时,加强人工流产广告的管理,不得做类似无痛人流、不影响学习和工作等带有误导性宣传的广告。不少广告把无痛人流宣传得过分轻松,避而不谈危害,更不用说如何避孕、减少意外怀孕。这些是打击重男轻女传统和避免出现人口危机的最基本措施。

二是加强妇女健康服务工作,完善妇女健康服务体系建设。具体措施包括:切实落实免费孕前优生检查城乡全覆盖,开展优生优育、生殖健康和法律法规咨询,尤其是要普及人工流产的并发症以及习惯性流产、终身不孕等危害性后果,以提高妇女我保护意识和疾病风险防范能力,控制儿童出生缺陷发生,保障母婴健康安全。

三是未成年人的性和生殖健康教育不容忽视。卫生部门联合全国妇联、共青团组织,借助电视报纸、互联网等多种媒体,号召学校和社会各个层面共同关注未成年人的性和生殖健康教育和堕胎现象,全面普及未成年人堕胎的严重危害性。未成年人由于经济原因更容易选择没有资质、收费较低的黑诊所,发生危险的系数大大增加,有些甚至还自己买堕胎药自行堕胎。这除了对她们身体的伤害之外,对心理的伤害也不容忽视。由此,很有必要控制未成年人意外怀孕和人工流产的发生,有效保障未成年人的人身和健康权益。

附表一: 针对不同省份儿童性别比显著高于105的情况下,对不同家庭结构和子女性别偏好下选择性堕胎/溺婴概率的估计(括号内是标准差)

 

 

一孩家庭, 男孩偏好模式

观察样本

选择性堕胎/溺婴的发生概率

省份

居住地类型

民族

年龄

性别比

95% 置信区间

安徽

农村

6

1.45

[0.85, 1.29]

358

0.36 (0.10)

福建

城市

1

2.06

[0.61, 1.81]

55

0.49 (0.15)

福建

农村

1

2.25

[0.64, 1.73]

65

0.53 (0.13)

福建

农村

8

1.47

[0.79, 1.39]

200

0.70 (0.08)

甘肃

农村

7

1.29

[0.87, 1.27]

437

0.42 (0.10)

广东

城市

1

1.56

[0.76, 1.46]

146

0.32 (0.12)

广东

城市

5

1.48

[0.82, 1.35]

245

0.40 (0.10)

广东

农村

6

1.35

[0.90, 1.22]

656

0.46 (0.08)

广东

农村

7

1.23

[0.92, 1.20]

879

0.28 (0.09)

广东

农村

8

1.28

[0.92, 1.19]

931

0.14 (0.10)

广西

城市

8

2.10

[0.64, 1.73]

65

0.75 (0.12)

广西

城市

8

2.25

[0.55, 2.02]

39

0.83 (0.11)

广西

农村

6

1.41

[0.80, 1.38]

205

0.57 (0.12)

贵州

农村

布依

8

1.82

[0.67, 1.66]

76

0.25 (0.33)

海南

城市

2

6.00

[0.43, 2.65]

21

0.81 (0.15)

河南

农村

3

1.43

[0.81, 1.36]

238

0.27 (0.11)

河南

农村

7

1.32

[0.89, 1.24]

556

0.20 (0.11)

河南

农村

8

1.29

[0.90, 1.23]

608

0.16 (0.12)

江西

农村

6

1.35

[0.84, 1.32]

305

0.32 (0.12)

江西

农村

7

1.40

[0.87, 1.27]

415

0.37 (0.10)

江西

农村

8

1.32

[0.87, 1.26]

448

0.37 (0.10)

宁夏

农村

5

1.80

[0.65, 1.70]

70

0.55 (0.23)

青海

大城市

5

2.44

[0.51, 2.21]

31

0.56 (0.20)

辽宁

农村

3

5.67

[0.41, 2.72]

20

0.81 (0.12)

陕西

城市

8

1.52

[0.80, 1.38]

207

0.45 (0.12)

天津

大城市

0

1.55

[0.72, 1.53]

112

0.32 (0.14)

天津

城市

0

2.08

[0.54, 2.06]

37

0.50 (0.19)

云南

农村

哈尼

6

1.91

[0.63, 1.76]

61

0.56 (0.20)

附表二:续附表一

 

 

二孩家庭, 至少一个男孩偏好模式

 

 

 

省份

居住地类型

民族

年龄

性别比

95% 置信区间

观察样本

选择性堕胎/溺婴的发生概率

 

 

 

 

 

 

 

第一个是女孩

第二个是女孩

湖北

农村

5

1.65

[0.78, 1.41]

183

0.76 (0.06)

0.60 (0.20)

 

 

二孩家庭, 男-男偏好模式

 

 

 

天津

农村

8

1.63

[0.71, 1.56]

100

0.05 (0.50)

0.56 (0.25)

 

 

二孩家庭, 男-女或女-男偏好模式

 

 

 

 

 

 

 

 

 

 

第二个是女孩

第二个是男孩

安徽

农村

2

1.49

[0.78, 1.42]

169

0.54 (0.28)

0.22 (0.51)

福建

大城市

汉 

6

1.92

[0.67, 1.66]

76

0.36 (0.46)

0.05 (1.27)

甘肃

城市

4

1.56

[0.71, 1.56]

100

0.43 (0.37)

0.05 (0.80)

广东

大城市

汉 

5

1.33

[0.92, 1.20]

854

0.44 (0.12)

0.13 (0.25)

广东

大城市

6

1.22

[0.92, 1.20]

909

0.40 (0.11)

0.17 (0.25)

广东

大城市

汉 

7

1.39

[0.93, 1.19]

1007

0.48 (0.10)

0.01 (0.20)

广东

城市

3

1.46

[0.78, 1.41]

182

0.22 (0.35)

0.05 (0.54)

广西

城市

汉 

2

2.20

[0.51, 2.18]

32

0.68 (0.55)

0.05 (0.96)

海南

农村

2

1.94

[0.59, 1.90]

47

0.26 (0.62)

0.36 (0.69)

河南

大城市

汉 

5

1.68

[0.71, 1.56]

102

0.33 (0.64)

0.05 (0.65)

河南

农村

6

1.30

[0.88, 1.25]

490

0.41 (0.14)

0.50 (0.21)

湖北

农村

6

1.40

[0.80, 1.38]

211

0.75 (0.13)

0.05 (0.49)

湖南

大城市

7

1.72

[0.76, 1.46]

144

0.48 (0.29)

0.61 (0.33)

江西

大城市

6

2.16

[0.63, 1.77]

60

0.51 (0.45)

0.05 (1.13)

江西

农村

2

1.49

[0.75, 1.46]

142

0.40 (0.33)

0.40 (0.57)

河北

农村

4

1.38

[0.81, 1.37]

224

0.36 (0.27)

0.31 (0.39)

(任 强 北京大学社会研究中心)

(责任编辑:高丹丹)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