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扫一扫,用微信浏览

|客户端
财经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麻辣财经:“幼有所育”重点在育,市场准入应放开!

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2017-11-23 14:53:21 重点 财经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上不断取得新进展。

“幼有所育”这四个字,是十九大新加上的内容,使得民生保障覆盖了人们从出生到逝去的生命周期全过程。有针对性地加上这四个字,不但民生保障更加完整,更是为了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幼有所育这件事,要是放到十几年前、二十几年前,基本上是“家庭内部事务”,还摆不到社会层面。养孩子靠爸妈,忙不过来就把娃给“爸妈的爸妈”带,这是许多家庭的选择;而对于爷爷奶奶这一辈人来说,退休了带孙子外孙,似乎也是天经地义、义不容辞。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个“定律”就被打破了。

一是城市工作节奏快,年轻父母工作压力大,没有时间带孩子;二是年轻父母一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身上还背着巨额房贷,“双职工”模式是客观需要,女方辞职回家当全职妈妈不现实;三是城市生活成本高,把老人接过来看孩子,又没办法解决住的问题。或者只能把一位老人接过来看孩子,老人两地分居生活质量下降,年轻父母心里又不落忍;四是把孩子送回老家让爷爷奶奶照看,可两代人养育理念和方式都不一样,年轻父母又舍不得……

“我们的父母年纪大了,他们有自己的生活,不能为了养育我们的下一代而牺牲他们的晚年。把孩子放托儿所,也是在多种选项中权衡已久的。”在北京一家国有企业工作的年轻妈妈说,她的朋友圈里有许多“晒娃”狂人,但说起养孩子都有不少难处和心酸,其中一位妈妈孩子两岁多了,但家里的保姆已经换了六七位了,真的是很不省心哪!

自己有工作带不了,又不想麻烦老人,于是年轻父母们一哄而上找市场,想通过社会服务来解决。而市场则猝不及防,准备不足承接乏力成为当下的突出问题。

市场需求大、监管存空白,办园几年拿不到“准生证”

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共有幼儿园24万所,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77.4%,比2012年提高了12.9%。到2020年,幼儿园入园率将提高到85%。

看上去,毛入园率这一数字还是挺高的,甚至超过世界中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但是,从年轻父母的切身感受来说,“好入园”尚未到来,“入好园”更是相距甚远。特别是在一些大城市,“入园难”的问题就更加突出,很多孩子都是从一出生就提交申请,要等两三年才能入园。

按理说,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托儿所、幼儿园作为社会服务机构,人们有需求市场就一定会扩大供给,以此达到新的供给平衡。然而,市场这只无形的手在种种羁绊下,却没能充分发挥作用,特别是在二孩放开的新形势下,这种供给侧短缺更为明显。

麻辣财经曾对北京的一些幼儿园进行调查采访。 一家民办幼儿园办了3年,房租和人工开支一年投入200多万元,但至今仍拿不到“准生证”。原因是北京市对新办幼儿园的政策是,以“新社区配套园”为主,原来的街道社区不再做增量规划。由于申请不到“社区配套园”的办学资质,这家幼儿园只好注册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打政策擦边球。园里有几个孩子家住得远,得坐1个多小时地铁赶过来。

麻辣姐不明白,办幼儿园为啥还要分新小区、老小区?老小区也有小孩子啊!孩子无论住在哪儿,不都得上幼儿园吗?

正门走不通导致各种擦边球,造成市场扭曲、泥沙俱下。很多没有办园资格的幼儿园,处于“灰色”地带长期经营。

麻辣姐的一位朋友,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说当初给老二找幼儿园时,园长把每位家长单独叫到办公室,收取“赞助费”。园长并不开口要,而是要家长在纸的背面写数额。“我咬了咬牙,写了一个2万元,结果没有被录取。” 事后,家长之间一通气才知道,居然有家长出到了10万元的赞助费!这种背靠背竞价的方式没有一个标准,更没有公平可言,这些钱收上去连发票都不开,最后落入了谁的腰包根本无从查证。

日前,北京市西城区表态,将加大对幼儿园的改造,对无证幼儿园实施“择优转正”,梳理出的22所无证幼儿园中,已有2所“转正”。这对长期处于灰色地带的幼儿园来说,似乎看到了一丝曙光。但对整个市场来说仍是远远不够的,毕竟像这种“先上车、后买票”的做法,只是一种补救措施,最关键的是政策公开透明,市场公平竞争,只要符合条件谁都可以开办。

对“幼”来说以育为主,政府要做好“放管服”

我国女性劳动参与率较高,生了两孩后,母亲既要照顾两个孩子又要上班,这几乎是难以兼顾的,尤其是入幼儿园前0—3岁婴幼儿的照料问题比较突出。就业困难、经济负担、照料负担像三座山,压在她们心头与肩头。

据新华社报道,我国托育市场目前尚无明确的审批和管理部门,多地教育部门称,学前教育从3岁开始,0—3岁的托育不归其主管,早已停止发放托儿所牌照。有数据显示,全国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50%的比例。也就是说,虽然我国毛入园率已经达到77.4%,但3岁以下幼儿的照看养育远未解决,社会服务仍是一大短板。

大力发展托幼服务市场,有利于全面两孩政策实施、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和社会经济长远发展。托幼服务到底是属于教育机构还是服务机构,社会上对此也有不同认识。从十九大报告的表述来看,“幼有所育”与“学有所教”是有区别的,也是各有侧重的。虽然养育孩子的过程既包括育也包括教,但对“幼”来说还是以育为主,而不是以教为主。这个“幼”的范围,应该也包括幼儿园的孩子在内。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的一篇文章中,麻辣姐看到了这样一段话:相比之下,服务业对外开放相对滞后,产业整体竞争力不强,仍是经济发展和结构升级的“短板”。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扩大服务业对外开。就是要在深化制造业开放的同时,重点推进金融、教育、文化、医疗等服务业领域有序放开,放开育幼养老、建筑设计、会计审计、商贸物流、电子商务服务业领域外资准入限制。

这下您看明白了吧?育幼和养老均属于服务业,不但要大力发展,让国内的企业和机构参与进来,而且要在这些领域放开外资准入!接下来我们要做的,是按照“放管服”改革要求,改革市场准入制度,破除不合理的条条框框限制。只有放开、管住、服务好,育幼服务才能补齐短板、健康发展。(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麻辣财经工作室 李丽辉)

(责任编辑:罗芳菲)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