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扫一扫,用微信浏览

|客户端
人物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童和平:纵情笔墨万千气象 释藏山水道法人生

来源:民生网2017-12-16 12:53:05 释藏 道法 笔墨 气象 山水 和平

童和平先生近像

传统山水画传承着东方哲学观念“天人合一”、“神韵”独特的审美取向。笔墨形神是山水画的传递语言,内涵丰富而形式美感,创造出各式抽象的点、线、渲、皴、擦摄取万物的元素,以表达审美情感、人文气质。在继承传统精神的基础上,突破旧的法度规范,形成一种新的时代面貌,这是当代画家努力实现的目标。著名画家童和平经过四十余年的艺术探索和追求,找寻到了契合心灵的笔墨语境,并用它来展现天地之美,生命之大美。

童和平自幼生长在湖南娄底城郊山村,1974年,22岁的他接替父亲在副食品加工厂做工人,80年代初到娄底市文化局工作,从事文物工作10多年。非科班出生的他从小就对绘画艺术有着超乎寻常的兴趣,并在艰苦的环境中执着追求、默默探索耕耘。他深爱着故土的草木山川,对湘中的历代伟人有着深沉的慕仰思齐。他生性率真、平和坦荡,其百折不挠、超脱豁达、淡泊名利的精神气质既由生活的磨砺和艺术精神中提炼而成,也多得自湘中山水及湖湘文化的滋养。他曾说,“从事艺术既要有使命感,又要有自然平常的心态,没有重负和束缚,这样才可能达到高境界”。魏晋名士越名教而任自然,超脱世俗,过着清远旷达的人生,他们把心性投向山水,在自然中满足艺术的生活情调。所以,对山水画的欣赏,是一种诗性的精神,要用这种诗性的审美观念去关照山水画的艺界。

山水画从唐、宋、元、明、清绘画“虚实相生”中发展,在宋元时最发达,画风更为显著。童和平极其善于从传统的山水画中吸取有益养分,同时,他漫步在南北名山大川之间,不断地写生积累创作素材并加以分析研究。在“搜尽其峰打草稿”的过程中,北方山水的雄浑大气、南方山水的清秀含蓄给予他创作的激情和灵感。他将眼中的山水经过艺术的加工取舍,化成胸中丘壑,进而化为笔底的千岩万壑。一边揣摩领会传统文化,一边致力研究实践,一边追随时代脉搏,童和平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艺术理念和价值取向,发现与创造新的表现手法,并成功运用到山水画的创作实践中去,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焦墨画”,顾名思义,即是黑与白概念的表达。“黑与白”是先秦哲学的“玄与素”,它实为天地之根,在焦墨画创作过程当中,要使一种黑与焦的孤色来表达大自然千颜百色的风韵,可以说是难如登天。中国画坛以水墨着色画山水者居多,但以焦墨绘写祖国大好河山的画家却为数寥寥,童和平便是一位擅长以焦墨画山水的高手。巍峨壮观的山、轻柔飘逸的云、亦梦亦幻的雾、浪漫飘洒的雪,都幻化在童和平的画作中,让人为之惊叹。观其《溪口湖风光》、《盼归图》、《故乡田园风光》、《在水一方》等画作,会让人感觉到一种强烈的、超越时空的现代感。天渐亮,忽隐忽现的神雾缠着沟壑纵横群山,朦胧懒散的阳光搂着蜿蜒曲折的溪流,苍莽参天的大树诉说着千年以前的沧桑,人仿佛穿行于一幅尘封的山水画之中,一切仿佛渲染着虚幻的色彩。模糊朦胧的墨块、留白,以及程式化造型的画法都含有抽象造型的意味。山水与石头、云水的变化莫测,风竹的俊逸、空灵、树石的玲珑剔透,水波的轻盈烂漫,皴法的疏密有致,无不透露着童和平对艺术所具有的深刻感悟。

中国画的最高境界是自由无法。古代文人画家们追求精神的平衡,希望能够找到一种轻松自由的心理感觉。自由的心境也是童和平创作的基本理念。关于“自由”,他曾说:“自由是生命追求的最高境界,而艺术可以最大限度地实现这种追求”。童和平画作重要特征也是变,大的系列雪景、焦墨、水墨、墨彩;其次是笔墨技巧,技法上变化无穷。他实践着黄宾虹乱而不乱,齐白石似与不似之间的民族艺术的审美追求,提升着中国山水画的审美境界,实现着一种传统向现代的转型,拓展着中国山水画的新前景。

山水画不是简单的复制自然,而是一种情的抒发与宣泄,富有生命力。童和平从世外鸟瞰的立场观照山水,游目周览,集合数层与多方的视点谱成一幅超象虚灵的诗境,组织成富有诗情、画意和音乐节奏感的画面。品读童和平的画作,会被他精妙的架构所打动,也会被他的探索和创新所感动。那些佳作不仅画出了中国传统山水画的神韵,更神奇的是用单纯的水墨画出了西方油画的质感、光影和色彩,而且在创作时做到了水乳交融,不露痕迹。他在取景构图时,选择从高空俯瞰或从谷底仰视的角度,大刀阔斧、浓墨重彩地突出某一局部,却留下大片空白,虚与实、黑与白、动与静的反衬,造成强烈的视觉冲击,散发出一种雄强的野性和力量。

黄宾虹题画诗云:“黑墨团中天地宽”;石涛云:“在于墨海中立定精神,笔锋下决出生活,尺幅上换去毛骨,混沌中放出光明”;老子云:“大美无言,大象无形,大音希声”。我想,这些应该是对童和平山水画境界的最好诠释。若干年后,童和平带着自己几十年的创作进京求教,终于大浪淘沙般地被许多书画名家看中,并由此而引起大家的广泛关注。前中国美协《美术》杂志社副社长周昭坎提到童和平时曾发出这样的感叹:作为一名自学者,在门派林立的艺术界,无门无派、特立独行的童和平占不到半分“便宜”,也无任何“捷径”可走,但正因此,他幸运地规避了平庸,敢于破除成法,大胆创新,使他的艺术产生了一种撼人心灵的力量。湘中画家中他的山水画具有多变的、独特的、创造性的品格,对传统和现代审美因素的广泛吸收,焦墨、水墨、墨彩、具象和抽象还是云霁月夜、雨雾冰雪、花鸟等不同内容和形式,都形成了各自全新的面貌,从而确立了他在山水画领域的开创性地位。

2002年他经中国画研究院院长刘勃舒偶然发现并邀请在该院举办“童和平山水画艺术探索观摩交流展暨学术研讨会”,刘勃舒亲自主持活动并撰写序言,中国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覃志刚,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及在京30余位专家学者参加此次活动,并给予高度评价。中国文联发出专题简报,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均作了专题报道,《美术》、《水墨研究》、《传记文学》等权威媒体作了重点报道和推介。之后,童和平常常受邀参加各种画展和活动,如中国美协主办的“中国首届国画家学术邀请展”、“世纪中国风情中国画展”、“世界华人诗书画展”和“今日中国美术”等大型学术邀请展。因此,他的许多作品相继在全国美术作品大赛上屡屡获奖。同时,他也并被评为湖南十佳青年画家、中国画十大年度人物并名列第一,出版有《童和平画集》、《走出困惑——童和平山水画的时代走向》等集著,许多作品和文章在《美术》、《水墨研究》、《美术博览》、《中国文物世界》等杂志发表,中国画研究院、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等机构均收藏了他的作品。

纵情笔墨万千气象,释藏山水道法人生。童和平从大自然中体悟山水精神、艺术之灵性,在中华民族文化历史哲学观的影响下,他深得中国书画审美学的要旨、追求“平和”,追求“天成”。四十多年来对山水画的研究沉淀,被市场认可,在成交价格数据下不难看出成交价格逐年递增。毋庸置疑,童和平已经在一条广阔的大道上,循着世界艺术的情趣和时代水墨实践在冲刺。

(谢坚)

(责任编辑:罗芳菲)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