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扫一扫,用微信浏览

|客户端
独家报道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报道

个人征信将出“网贷版”

来源:民生周刊2018-01-23 15:20:15 个人

虽然外界猜想甚多,但直到此次信息披露,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筹)(以下简称“百行征信”)才真正揭开神秘面纱。

1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公示称,已受理百行征信的个人征信业务申请。百行征信注册地为广东省深圳市,注册资本人民币10亿元。

作为各种金融模式的基础,个人征信被称为是金融业务的开端。百行征信的成立,意味着网络借贷等互联网金融领域将有征信服务的统一平台。

作为国家级基础信息库,百行征信主要能解决哪些问题?与现有的央行征信有何关系?如何解决个人信息保护?带着这些问题,《民生周刊》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

遏制过度借债

“有这样一位借款人,各家网贷平台评估他的信用能力只有10万元。然而,他却从19家网贷平台借了99万元。实际上,他根本没有偿还能力。类似的这种‘多头借贷’‘过度借贷’事例很多。”

接受《民生周刊》采访时,中国小额信贷联盟常务副理事长白澄宇谈及自己接触过的一个过度借债的案例。

针对“多头借贷”“过度借贷”等问题,早在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等四部委就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同一自然人在一家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20万元,在不同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100万元。

从监管的角度看,由于各个网贷平台之间没有实现征信信息共享,存在“数据孤岛”现象,不同平台借款总余额难以控制。

谁是优质借款人?谁在过度负债?因为网贷个人征信的缺失,这些问题困扰着网贷平台。“因数据分散、信息不透明、不对称等原因,网贷平台无法对借款需求做出精准的风险定价。”银湖网CEO郭辉接受《民生周刊》采访时说。

毫无疑问,多头借债产生的过度借贷会增加行业风险。去年,白澄宇所在单位曾做过一个小贷行业风险评估的项目。“让行业从业者,尤其是高管,对我国小贷行业存在的风险进行排序,排在第一位 就是过度负债。”他说。

据了解,百行征信平台成立的主要目的,就是把央行征信中心未能覆盖到的个人客户金融信用数据纳入,构建一个国家级的基础数据库,实现行业的信息共享,从而有效降低风险成本。

接受《民生周刊》采访时,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认为,作为聚焦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持牌征信机构,百行征信有望终结行业内的“信息孤岛”现象及借贷乱象,从而助力互联网金融行业持续健康发展。

错位竞争的格局

作为目前的官方征信系统,央行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显示,截至2016年3月,有征信记录的自然人为3.9亿,占我国总人口数不到30%。

早在2015年,央行就释放出征信市场化开闸的信号。

当时,央行下发通知,要求芝麻信用等8家机构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8家机构包括芝麻信用、腾讯征信、深圳前海征信、鹏元征信、中诚信征信、中智诚征信、考拉征信、北京华道征信。

不过,直到目前这8家中并没有一家拿到牌照。在白澄宇看来,征信机构必须是独立的第三方,征信机构自身不能直接从事信贷业务,因为这会涉及利益冲突问题。

关于百行征信的定位,可从新华社的消息中窥见一斑。

“公司业务主要是在银行、证券、保险等传统金融机构以外的网络借贷等领域,开展个人征信活动,与央行征信中心运维的国家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形成错位发展、功能互补的市场格局。”

由于百行征信具有“信联”的性质,监管机构正是通过这种形式解决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信息共享问题。据了解,百行征信的信息来源主要包括网络小贷、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和消费金融公司等互金机构掌握的个人负债信息,以及其他市场主体掌握的个人负债信息等。

关于未来的征信市场格局,薛洪言分析,央行征信主要针对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而百行征信主要是针对互联网金融机构,二者属于互补发展、错位竞争,二者将成为市场中的主流征信服务提供者。

“那些未获得牌照的大数据公司,在个人信息采集和使用上会受到政策限制,只能从事一些辅助性业务,但也是市场中不可或缺的辅助者。”薛洪言告诉《民生周刊》记者。

门槛与边界

在网络借贷领域,花呗、借呗、白条及P2P等各种产品纷繁复杂。以前,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央行征信覆盖较少,这意味着大量小微客户游离于银行征信体系之外。

不过,随着百行征信的出现,甚至是信用社会的到来,这种局面将被终结。

目前,网上一些文章将百行征信说得神乎其神。例如,未来可以给客户画像。只要接入百行征信,网贷平台就可以精准地获得客户信息,帮助企业开展信贷业务。

在白澄宇看来,这同样也是个误区。“征信具有严格的门槛和边界,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征信,征信也不是什么内容都能做。征信信息包含什么内容,这在《征信管理条例》有明确规定。”他解释说。

通过查阅2013年3月15日施行的《征信管理条例》,《民生周刊》记者发现征信信息主要包括三方面内容:

(一)基本信息,即个人、法人或其他组织的身份识别、职业和居住地址等信息;(二)信用交易信息,即个人、法人或其他组织在贷款、使用贷记卡或准贷记卡、赊销、担保、合同履行等社会经济活动中形成的与信用有关的交易记录;(三)其他信息,即与个人、法人或其他组织的信用状况密切相关的行政处罚信息、法院强制执行信息、企业环境保护信息等社会公共信息。

之所以要严格限定征信的门槛和边界,主要是出于保护个人隐私的原因。

“由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起的百行征信,能够更加有力地保障用户的信息安全;当然,从业者在获取数据和使用数据的过程中,要先确保用户知情,得到允准后再使用,确保用户的隐私不被泄露,机构的自律是用户信息安全的主要保障;此外,征信机构要具备建设信息安全保护的能力,这样才能不给不法分子和黑产组织以可乘之机。”郭辉说。

《民生周刊》记者 郑智维

(责任编辑:罗芳菲)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