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扫一扫,用微信浏览

|客户端
文化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吾乡吾土:当现代建筑遇到乡村文化

“松阳故事”国际瞩目

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2018-03-26 10:32:46 乡村 文化

近日,“乡村变迁:松阳故事”建筑文化展在柏林伊达斯建筑论坛(Aedes)开幕。在当代建筑界,“伊达斯”代表严肃的学术性、敏锐的问题意识和同样敏锐的“嗅觉”:扎哈、妹岛和世、王澍……年轻时代的他们就被伊达斯邀请举办个展。对很多中国人来说,“伊达斯”或许还很陌生;对伊达斯来说,中国早已是老朋友了。以去年中德建交45周年为例,伊达斯举办三场表现中国当代城市建筑的论坛。

此次“松阳故事”展览接续此前伊达斯的中国缘,并开启一个新篇章。“农村的发展关乎人类未来——松阳以文化建筑为切入点进行建设,不仅对德国,对欧洲乃至世界都有借鉴意义。能够‘寻找’到松阳故事,我们由衷地高兴和骄傲。”伊达斯建筑论坛总监、此次展览主要发起者汉斯-尤尔根·科莫瑞尔说。“德国和中国在农村问题上存在共性。松阳用文化引领乡村发展,把离开家乡的年轻人吸引回来,这对中国其他地区、对其他国家都是很好的借鉴。”中国驻德国大使馆公使衔文化参赞陈平表示。

展览现场

此次展览集中展示浙江省松阳县和浙江省千人计划专家徐甜甜合作4年多来,以建筑文化牵引乡村发展的九个实践案例:红糖工坊、农耕展览馆、石门圩廊桥等等。开幕当天,欧盟官员、建筑师、学者、学生,参观者身份不同,络绎不绝。“第一次看到乡土中国”“原来中德面临同样的乡村问题:文化认同、留住当地人口……”山水中国及隐在其间的乡村振兴实践激发观众共鸣。

中国当代乡村振兴案例为何引起海外关注?此次展示的每座建筑在当地究竟发挥什么作用?让这一切成为可能的,又是怎样的一群人?

“松阳故事”论坛 从左至右 德国乡村问题研究专家尼克拉斯 策展人爱德华·克格尔 建筑师徐甜甜

寻找:“中国实践正成为国际乡村发展充沛的经验来源”

2017年12月,浙江松阳。即便在雾霭沉沉的冬季,松阳老街也是一派热气腾腾的生活景象:剪头发、煮面、打铁,每走一步,老街就换上一帧日常画面,不重样的从容。过去十多年中,克里斯汀·费哈斯多次往返中德,置身中国乡村还是第一次。对街坊们来说,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外国人,但克里斯汀瘦高的身材、热切探究的眼神还是让人好奇:她是谁?

克里斯汀·费哈斯,伊达斯国际建筑论坛创建者、馆长。她的头衔中还有十字勋章获得者、普利兹克建筑学奖评委、2008年北京奥运会建筑场馆评委。不过,克里斯汀专业不是建筑学,而是艺术史和哲学研究。取得今天的成就,用克里斯汀的话说,“很简单,我好奇。”建筑家彼得· 库克形容她有一个“好鼻子”,总是能够发现未来的建筑大家、提出探索性课题——此次75岁的克里斯汀从柏林经芬兰转机抵达上海,再坐七小时汽车走进浙江松阳,正是因为“嗅”到青年建筑师徐甜甜在这里持续进行的建筑设计,以及建筑所依托的乡村振兴实践。

策展人汉斯-尤尔根·科莫瑞尔、克里斯汀·费哈斯在松阳考察 身穿红糖工坊工作

“松阳实践最大的特点就是:它实实在在地发生了。38年来,我们在世界上许多地方探讨乡村问题,中国则是踏实地行动。欧洲有些乡建热衷‘大动作’,松阳不是这样。松阳就是一个个小项目,每个小项目都能找准正确地点、正确时机,彼此适配。据我所知,这一点在国际上也是独一无二的”克里斯汀说。“中国实践正在成为国际乡村发展充沛的经验来源。”汉斯补充道。

松阳农村普通人家世代相传的家谱族谱也让克里斯汀震撼。探究自己从哪里来,困扰了克里斯汀大半生,直到去年她撰写的家族传记出版。“孩子们说,这是我做的所有事情里最棒的一件!”克里斯汀带着自嘲,开心地笑起来。4岁那年,克里斯汀遭遇车祸。车祸带走了她的父母和哥哥。直到成年,克里斯汀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失去了8岁以前所有的记忆。为厘清家族历史,克里斯汀四处采访、收集资料,花去15年时间。 

实践:脚踩大地,以“建筑针灸”激活乡村活力

王景纪念馆

2018年戊戌年春节前夕,松阳王村的玉林街挤满村民,很多人都提前穿上过年的新衣服,村里的小黄狗也摇着尾巴,兴奋地在人群里进进出出。这一天,新落成的王景纪念馆正式开放。王景(1336~1408),翰林学士,编纂《永乐大典》。300年历史的王家祠堂供奉着五位先人,王景位居其中。王景纪念馆就在祠堂正对面,五步之遥。村民们刚一踏进纪念馆,就不约而同安静下来,放慢脚步。十七根纪念柱以石雕画辅以简要文字,讲述王景生平。镂空书墙和开放式天顶透进自然光线,烘托出馆内庄严感。

“最初和村民沟通时,很多人表示想要像上海、北京那样的摩登建筑。我们试着说服村民,建筑不是形式或地标、个人签名,一个人再有才华,也比不过几百年传承下来的文明智慧。建筑要做这种历史文化的承载者、讲解者,连接起过去和未来。”徐甜甜说。今年大年初一,王家后人主动聚集在王景纪念馆朗读族规家训,一位在城里行医的后人领读,另一位做老师的讲解。“王景纪念馆凝聚了人心。现在村里其他姓氏后人受影响,正齐心合力集资修宗祠、修族谱。”松阳县望松街道人武部部长邱土基介绍。

利用建筑凝聚人心、建立文化自信,这也正是松阳考察带给几位德方策展人共同的印象。“当地人对新建筑及其带来的变化非常骄傲,传统技艺被激活并且得到提升。”中国当代建筑研究专家爱德华·克格尔说。“建筑师和当地政府都非常有使命感,双方都很清楚可以利用当代建筑激发村民的文化认同,从而建立新的乡村自信——这是让人们留在农村,甚至吸引离开的人返乡的首要因素。同时,这些建筑推动了微观经济发展。”汉斯为此次展览,两次深入松阳。

平田村农耕馆和艺术家工作坊

石门圩廊桥

比如,兴村自古就有手工制糖传统,于是有了红糖工坊,品牌效应提升,村民收入翻番,农闲时工坊就是传统木偶剧场,老少一堂;石仓村是客家村,阙姓老师收藏8000余份客家契约文书,于是有了契约博物馆,带动访客流量;平田村村口老屋被改造成农耕馆和艺术家工坊,前者成为农产品展示台,增加村民收入,后者吸引叶科、刘玉立等年轻人返乡,来访者众;平田村所在四都乡素以萝卜美味闻名,同是返乡创业的80后叶大宝已开始学习用自然农法种萝卜,越来越多的农户主动加入到她的战队中来,“我就想找一个喜欢种田的人,一辈子在山上生活,再把整个平田村种满桃花。”有了这样的年轻人,未来还会有乡“愁”吗?

“我们通过‘中医调理,针灸激活’方式,以最小介入争取最大效果。根据每个村独有的历史文化和产业特色,开展项目建造,因地制宜,激活民俗文化活动,推进基于高效生态农业的一二三产融合发展。当这些建设带来经济发展,村民们就对家乡有了新的价值判断,这种文化自信增强了幸福感和自豪感。”松阳县县委书记王峻说。建筑师徐甜甜设计的系列建筑,就是“针灸疗法”所用的一根根“银针”。

此次“松阳故事”柏林展伊始,克里斯汀特以幻灯片向来宾介绍未能到场的王峻书记,以此表达敬意和问候:“乡村问题在欧洲也很普遍,现实作为不多,中国则是政府带领在做。王峻是这一系列实践主要领导者,有效介入并主导全程,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松阳县县委书记王峻和策展人克里斯汀在王景纪念馆

未来:从“松阳故事”到“松阳征途”

“你为什么给这次展览取名‘松阳故事’?”我问克里斯汀。

“一定要讲故事。有了个人化讲述和感受才动人,而且故事总是未完待续。我们想要讲好这个故事,而且是在全世界讲述。”克里斯汀回答。是的,“松阳故事”第一站柏林,之后将陆续在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巴塞尔瑞士建筑博物馆、维也纳奥地利建筑中心等地续展,国际著名建筑师、学者也将到松阳参加国际论坛。“从事论坛工作38年,我从未见过如此令人激动、如此面向未来的实践。我相信会有更多专业机构主动要求续展——那将是‘松阳征途’正式开启的时刻。”克里斯汀语气笃定,让人感受到她的热忱。

与此同时,松阳人继续在山水间耕耘。如大东坝镇蔡宅村豆腐工坊、山头村白老酒工坊正在兴建。两个村村民和村干部,正经历此前几个村曾经的路:对外来新事物从怀疑到接纳、对自己这片土地重新认识、对乡村文化身份的自豪。

在经济学家刘守英看来,“松阳征途”正在路上,“松阳是以乡土历史文化为基础,通过建筑师等介入,在保持村落肌理基础上活化乡村,同时和乡村特色产业互动。这条路如果能走通,那就闯出一条后发地区的发展路子。能否持续,取决于几点:这些试点村能否带动其他村一起发展、通过村落激活的传统产业能否真正复兴、作为主导产业的茶产业和旅游业与村落之间能否良性互动——如果这些都能做起来,松阳就走通了一条以乡村和农业优先发展带动区域现代化的新路。”

在中国广袤土地上,和松阳一样脚踩大地,摸索着从泥土里生长出来的实践之路者还有很多——那都是未完待续的中国故事,都是一条条“征途”,一个个普通中国人用双手在大地上写下的朴素篇章——此时此刻,正等待我们去发现,去阅读,去传播。

(展览现场照片由德国伊达思建筑论坛提供,建筑项目照片由DnA建筑事务所提供)

(责任编辑:罗芳菲)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