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扫一扫,用微信浏览

|客户端
独家报道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报道

课外教育不是咱的“专利”

来源:民生周刊2018-04-04 09:50:04 专利

“影子教育”是个世界性的话题。

从目前研究来看,各国学生都有不同程度参与影子教育。按照学生参与课外付费补习的强度,目前全球的影子教育大致分为三类地区:第一类高强度的地区为日本、韩国、土耳其、中国、越南、巴西等地区,第二类为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美国等低强度地区,其他如欧洲、非洲等地区多为中等强度的地区。

近些年,各国的课外辅导发展迅猛,由此也引发对课外辅导市场的规范、教育边界之设定等新问题的思考。如何加以管理,以维护教育公平?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推动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他山之石,或许对我国教育辅导机构的治理和发展有借鉴意义。

美国:“放学后计划”

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影子教育也在全世界范围内不断膨胀。

美国存在放学时间与家长下班时间之间的断层问题,导致一些中小学生放学后处于无人监管状态,这不仅造成很多学生难以修满学分、顺利毕业,也容易引发一些社会问题,因此,美国联邦政府推出“放学后计划”。   

“放学后计划”全年不间断,实施的主要场所为学校和社区,形式和内容都很丰富,有的以促进学业发展为主,有的则以预防学生犯罪和促进身心健康为主。这一计划下的课外辅导并非强制性,且很少收费,它主要为帮助工薪阶层解决子女放学后的安置问题,兼顾激发学习兴趣。

“放学后计划”下的课外辅导要求更为宽泛,主要帮助改善学生的学习习惯。它在升学考试和标准化测试方面的辅导比较少。

家住美国圣荷西的龚曼曼告诉《民生周刊》记者,在当地,符合“影子教育”定义、专门针对补习作业的并不多,家长主要为小孩选择各种兴趣班,包括音乐、美术、运动或其他技能之类。

2016年9月,英国教育慈善机构萨顿信托基金会发布了《影子学校:英国的私人学费与社会流动性》报告,认为近年来英国的家教辅导现象普遍,教育辅导机构蓬勃发展。

英国课外辅导的提供者大多为公立学校及校外辅导机构的教师。有统计显示,从事兼职课外辅导的教师中,大多是30岁以下(73%)的女性(56%)教师。

英国教育研究基金会2016年公布的对全国教师的抽样调查,提供了英国私立学校市场迄今最全的报告。该报告称,约40%的英国公立学校教师通过私人辅导来增加收入。辅导的内容以数学、英语及入学考试所要求的科目最受欢迎。

新加坡是讲究精英教育的国家,课外补习盛行。最新资料显示,新加坡教育部批准注册的家教中心和补习中心已超过850家。在新加坡,补习机构的课程内容包括数学、语文、科学、绘画、音乐、体育、围棋等很多方面。

一些家长还会给孩子报音乐、体育等特长班,因为现在新加坡的一些知名中学会招收体育或艺术特长生。

日本:互补关系

“影子教育”主要指在主流学校教育之外,针对教学科目的课外收费辅导。之所以称“影子教育”,是因为它效仿主流教育而发生变化,随着主流教育的发展而发展,随着主流教育课程的改变而改变。

据了解,在日本,影子教育是指包含塾与预科学校在内的、以提升学业成绩及应试教育为目的的所有课外补习。

“没有听说过‘影子教育’,塾倒是非常多,考试的内容都可以去补习,收费按小时计,许多教师都是大学生兼职。”但对于许多留学日本的外国人来说,影子教育是一个陌生的词汇,2018年3月26日,在日本生活过近20年的归国人员陈某向《民生周刊》记者如此回忆道。

对于日本学生而言,选择接受私人辅导补习是极为普遍的学习方式。许多日本学生在正规的学校教育之外接受私塾的课外补习。一项研究发现,并非所有学生都选择课外补习,家庭经济状况具有显著的影响。

日本的教育制度基本上是6-3-3-4学制,小学和初中九年为义务教育;高中教育虽然不是义务教育,但大多数初中毕业生都会继续升入高中学习。在高中之外,还有少数五年制高等专修学校等高等职业教育机构,学生初中毕业时可以通过相关考试进入这些学校,毕业后可获得与两年制短期大学同等的毕业资格。

在日本,塾和预科学校是实施影子教育的主要教育机构。无论塾还是预科学校,均为私立教育机构。虽然对于这两类课外补习机构没有严格的定义,但一般可做如下分类。塾可以分为承担学校学习辅助功能的学习塾和侧重于升学考试教育的升学塾,塾的授课对象是初中以下教育阶段的学生,预科学校是以高中生或复读生为授课对象、侧重升学应试教育的教育机构。

如今,虽然课外辅导班导致学生间学习机会不公的现状仍没有完全解决,但日本学校和课外辅导机构的关系不再是对立关系,一些地方政府在积极探索学校与课外辅导班间的合作。

有益补充者  

大量学者认为,课外学习辅导班压制了学生的身心成长,加剧了社会不公,应该予以加强管理。20世纪70年代,日本开始摸索课外学习机构的管理方法,引入产业经济领域中的“特殊经营”模式,专门用以管理课外辅导机构。

1988年,日本最终对课外辅导机构的管辖予以划定,课外辅导机构被认为是教育服务产业,归经济产业省管辖,并受文部省监督,由《公司法》《法人税法》《特定商交易法》《儿童权利公约》等法律法规进行约束。

同年,经济产业省下属机构“日本全国学习塾协会”成立,专门负责规范协调整个课外学习辅导班市场,加强了法务、讲师资格认定和培训、课外辅导机构的认证。2006年制定了《学习塾学生安全保障指南》,对学生上下课的交通安全、提高辅导班教师素质等作出规定。

在新加坡,提供课外补习的教师,全来自课外补习机构,学校在职教师被明令禁止在补习机构授课。根据新加坡教育部的规定,在职教师在校外辅导机构代课、兼职或以各种名义举办补习班,一旦被发现或举报,将终身无法再获教师职位。

私人补习在芬兰并不多见,芬兰拥有优质的学校教育和高质量的教师,教师选拔制度十分严苛,其高校师范专业录取率不到10%,拥有师范专业硕士学历的毕业生才能成为教师。芬兰实施小班化教学,一个班最多20个学生,考试较少,不提倡竞争环境。

课外辅导在韩国近年来发展持续高温,为改变这种情况,韩国先后采取由禁止到疏导的措施。2005年韩国政府出台“放学后的学校”计划,以加强主流学校的教育功能、降低家庭的补习费用。

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教育规划研究所撰写了《影子教育的挑战:欧盟家教及其对政策制定者的影响》报告,首次从整个欧盟范围出发,对影子教育的规模和影响进行了分析,并对欧洲政策制定者提出了建议。

“影子教育并不一定对应试有利,不少学生只是抱着追随心理,要使其成为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者,而不是教育秩序的干扰者,义务教育和校外教育的定位不同,要努力实现优质教育资源的均衡化,防止校外教育有碍教育公平目标的实现。”北京市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小学校长一语中的。

《民生周刊》记者 张兵

(责任编辑:罗芳菲)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