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扫一扫,用微信浏览

|客户端
独家报道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报道

别把补习班想得那么美

来源:民生周刊2018-04-04 09:51:01 班想得

70后、80后甚至90后父母的出现,催生了早教产品、K12课外教育及职业教育的庞大需求,让教育消费市场有了新变化。

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课外辅导教育规模超过8000亿元,参加学生超过1.37亿人次。8000亿元,这一数字远超2015年中央财政教育支出的数额。

超九成的家长肯为课外辅导买单,这个巨大需求被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和创业者所洞悉。

“只赚不赔的投资”

3月20日,夏又菊收到微信推送:“好未来估值已超新东方,领先K12课外教育千亿赛道。”

夏又菊对K12教育并不陌生,“K12”其实是国际上对基础教育阶段的通称,指从幼儿园到第十二年级(高三)共12年的学习时间。

对于“K12”课外教育,夏又菊一直持排斥态度。作为一名5岁孩子的妈妈,在幼儿园阶段,她主张让孩子快乐生活、零压力成长。

然而,曾经意志坚定的夏又菊最终还是坐不住了。春节过后,她看到“中一班家长群”讨论报班,为“幼升小”衔接做准备。当夏又菊在群里看到,有的孩子不仅能和外教老师流利对话,还能朗读名著绘本,而自己的孩子却连26个英语字母都认不全,夏又菊焦虑了。

夏又菊开始了课外辅导班的考察,并陆续走访朝阳区凯德MALL、富力城、爱琴海等商圈,最终,夏又菊在众多少儿英语培训机构中,选择了其中一家规模较大的。虽然上万元的培训费不是稀罕事,但该机构老师的观点让夏又菊印象深刻:3至5岁是孩子“语言学习关键期”;教育是只赚不赔的投资。

在“焦虑感”的营销氛围中,夏又菊并不确定这种付费的知识产品是否能立竿见影,但与多数家长一样,夏又菊对孩子的教育上舍得投资却是事实。

数据显示,在全球各国和地区的人均教育支出中,中国香港以132161美元居榜首。其次是沙特阿拉伯、新加坡和美国。中国内地以42892美元排在第五位。在私人辅导方面,中国排在首位,93%的父母给孩子请私人辅导。

《2017-2018中国互联网教育发展趋势报告》显示,70后、80后甚至90后父母的出现,催生了早教产品、K12课外教育以及职业教育的庞大需求。

市场火热 泥沙俱下

2012年被称为是K12课外教育元年。

那一年,国内围绕着这个领域的创业项目多达上百个。万亿级的在线教育市场,众多的投资人和创业者深度参与其中。 2017年,教育行业一级市场全年共发生412起融资事件,总金额达282.86亿元。

截至2017年6月,中国K12教育市场APP月度活跃用户达9831.90万人。2016年底,儿童教育领域APP活跃用户达12277万人,中小学教育领域APP活跃用户达7097万人。

来自教育巨头新东方内部的说法:K12课外业务只用了4年就超过了传统出国留学业务。

2013年,“学而思”改名“好未来”,将集团定位为“一个用科技与互联网来推动教育进步的公司”,向在线教育转型。2017年3月,新东方与好未来,分别以92亿美元、86亿美元的市值,成为中国最大的上市教育企业。

除新东方、好未来外,2017年成为教育培训企业的上市大年,四季教育、瑞思教育等先后递交招股书冲刺IPO。

市场火热、资本热情不减,使得该领域“泥沙俱下”。

一些资质欠佳、没有培训经验的投资者也涉足教育领域。有的甚至把学费包装成具有融资功能的理财产品,向学员募集大量资金。

2017年高考前夕,知名教育机构“聚智堂”突然停业,遍布全国24个城市、280余家直营校区一夜之间全部关门。聚智堂涉嫌通过“感恩套餐”“连环套餐”等方式非法集资十几亿。与以往教育机构“卷款”关门不同,聚智堂卷走的不仅是学费,而是部分家长几十万、上百万元的资金。

如今,一年多过去了,受害者们依然还在艰难的维权路上。

行业格局形成尚待时日

通过上述微信推送,夏又菊捕捉到两个信息:好未来以184亿美元市值,首次超过国内业内老大新东方,并且超越国际教育机构英孚教育,成为名副其实的全球教育大王。 除此之外,K12课外教育还面临着来自政策与监管的巨大风险。

近日,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做好2018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指出要逐步压缩特长生招生规模,直至2020年前取消各类特长生招生。

其中规定,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开展学科类培训出现“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行为;坚决查处将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结果与中小学校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

在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委员冯洪荣看来,北京市治理校外培训机构存在“治标容易治本难”的问题。他说,北京的教育机构至少有3万家,在治标的同时,如何建立一个良好的教育生态是个难题。同时,孩子的负担降下来之后,把学生的教育质量提高上来也是要着重考虑的问题。

从好未来、四季教育、瑞思教育短期内创造的财富看来,K12课外教育蕴藏着巨大商机,但在行业竞争格局高度分散,政策与监管风险逐步加大的背景下,行业格局形成尚待时日。

《民生周刊》记者 王丽

(责任编辑:罗芳菲)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