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扫一扫,用微信浏览

|客户端
法治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开封盛丰置业巨亏疑云:3亿元去向成迷

来源:《法人》杂志2018-05-04 18:11:43 盛丰 疑云 去向 置业 成迷

摘要:零地价获得开封市中心地下街黄金商铺开发权,2013年完成销售总额高达3.2亿元,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该项目最后居然以亏欠4000余万元工程款并遭人追债而结束运营。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利益输送“黑洞”?

开封盛丰置业巨亏疑云:3亿元去向成迷

开封的暮春已经透出初夏的气息,陈志清站在市中心一处建筑物上,望着脚下车水马龙的商业街,脸上写满了愤怒。

“开封市中心地下街黄金商铺的开发权,是零地价获得的,2013年即完成销售总额高达3.2亿元,这是开封市盛丰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丰公司”)在开封运营的唯一的房地产项目。但是,这个项目最后居然以亏欠4000余万元工程款,并导致盛丰置业公司遭人追债而结束运营。”陈志清说。

陈志清作为开封盛丰置业公司的股东,同该公司控股大股东梁金海一样,怎么也不能相信这样的亏损事实。因此,通过聘请专业财务人员,进行一系列的查账后才发现,负责公司日常管理人员具有惊人的资金腾挪术,把公司财务完全变成为个人的提款机。

好项目无力开发寻合作

梁金海系杭州新鹏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并任董事长。公开信息显示,新鹏集团于2008年3月25日在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经开分局登记成立。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实业投资、投资管理;批发、零售;建筑材料等。

据梁(梁金海)与黄(黄小宝)开封鼓楼地下街项目前期合作说明书介绍:黄小宝是乐清市南塘镇里红村村支书,早年在村里共借3000多万元,然后到新疆开矿全部亏损。

说明书反映:黄小宝2010年通过关系运作,在开封与开封市政府签订鼓楼地下商业街项目开发合同,获得该项目开发权。但他本人无资金开发,又找不到一个合作伙伴,于是就去桐乡找其堂叔黄宗福帮忙寻找合作伙伴。黄宗福系桐乡百艺鸟服饰老总,是梁金海的朋友,黄小宝与黄宗福两人一起到杭州找梁金海洽谈合作。

梁金海听黄小宝介绍项目后,回应说,可以新鹏集团公司的名义进行合作。但梁金海同时也提出合作条件,新鹏集团公司必须占51%的股份,黄小宝当时也表示同意,梁金海嘱其将合同拟好来杭州签订,一周后当梁打电话给黄问其合同是否拟好。黄小宝说:“不好意思,已和别人(系黄宗福)合作。”

2011年5月,黄小宝通过形式竞拍,以1.18亿元的价格通过土地竞得该项目开发权,因前期黄小宝与市政府签订该项目土地零地价协议,因此,政府承诺黄小宝缴纳1.18亿元土地出让费之后,会全额补贴返还。因黄小本人无钱缴纳1.18亿元的土地出让款,而黄宗福又不懂房产开发,加之担心政府不按承诺返还1.18亿元土地款,黄宗福就撤回浙江桐乡,两黄的合作因此泡汤。

四处无法筹钱的黄小宝因迟迟无钱支付土地出让款,很担心政府会要求其支付土地滞纳金,因此就跑到山东济南找张炳贤,试图让张炳贤说服梁金海再次和他合作,黄小宝许诺事成赠送给张炳贤200万元好处费。张炳贤原系梁金海公司的管理人员,得到黄小宝许诺给予好处费,就跑到杭州找梁金海为黄小宝合作说情。

经过张炳贤的一番游说,当时梁金海就表示同意再次与黄小宝合作,但同样提出了合作的具体条件:1.新鹏集团要控股(占股份51%);2.张炳贤占15%的股份;3.张炳贤担任盛丰公司董事长。

“我派他当董事长本来是想要监管黄小宝,谁知道他竟然与黄小宝联合起来坑我。”回想起当初错用张炳贤,梁金海至今后悔不已。

公司销售款大量转入个人账户

记者在现场采访看到,开封市鼓楼地下商业街地处开封市中心、位于繁华的鼓楼街地下,位置优越,客流量巨大。

据了解,开封市盛丰置业有限公司就是为该项目的开发专门成立的。

公开信息显示,开封市盛丰置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12月1日,主要经营范围为房地产开发。公司股权工商登记为注册资金1000万元,新鹏集团出资510万,持股51%;张炳贤出资406.7万元,持股40.67%(张炳贤实际持股15%,黄小宝作为隐名股东持股25.67%);陈志清出资83.3万元,持股8.33%,张炳贤担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黄小宝担任总经理,王爱凤担任财务主管、会计。

据盛丰公司另两位利益相关人梁奶度、梁宣反映,张炳贤、王爱凤都是浙江台州市玉环人。会计王爱凤系张炳贤老乡,也是未与大股东商量雇请的,因此对张炳贤的转账汇款要求百依百顺,完全无视基本的财务制度与会计规则,为此,埋下盛丰公司的财务黑洞。

在盛丰公司,梁金海的新鹏集团公司虽然是控股的大股东,但是因为放任由张炳贤、黄小宝两人在开封进行项目运营和公司管理,因此,张炳贤与黄小宝就成为盛丰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盛丰公司完全成为张炳贤与黄小宝的提款机。”梁金海对记者说。

老梁的怀疑理由是,开封市鼓楼地下商业街,同时在战时可作为人防工程,因此,该项目的土地出让金先缴后还,等于零地价,整个项目实际只有建工成本,总建筑面积2.3万平方米,全部是商铺,销售总额高达3.2亿元,但作为控股大股东,梁不仅未分到利润,最后发现项目结束后还欠多家施工单位工程款4000多万元未支付,钱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发现情况异常之后,梁金海便从杭州聘请专业财务人员赶到盛丰公司查账,经过两天的初步查账,就发现如下五大问题:

1.张炳贤、黄小宝、会计王爱凤,公款私存,将公司的销售款一亿七千余万元私自转到王爱凤、张炳贤及其司机李阿东三人在浙江老家银行开户的个人账户中,这笔巨款最后去向不明。

2.多家施工单位向盛丰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共5000多万,虚增成本套取利润(会计王爱凤承认并签字)。

3.盛丰公司张炳贤、黄小宝签订虚构工程合同侵吞公司资金288万元(其中王瑞技做隐沟工程88万、做连续墙锚杆工程200万,张炳贤、黄小宝两人平分,有两人在股东会议记录上承认并签字)。

4.王爱凤身为盛丰公司会计,故意销毁财务账本,小金库的内账都是王爱凤做的(王爱凤在股东会上已承认并签字)。

5.盛丰公司盖的安置商品房在鼓楼高增南头,余下六套,去向不明。

查账中发现的上述问题,有2015年7月在浙江杭州台州饭店召开的盛丰公司股东大会会议记录为证。

梁金海提供的上述会议纪要主要内容如下:1.张炳贤任用的会计王爱凤,涉嫌故意销毁财务凭证,导致公司账目不清;2.在杭州财务人员查账两天后,张炳贤主动承认拿了公司270万元未归还,并央求不要再查下去,黄小宝则虚增工程款200万元,直接打入自己账户。上述会议纪要有全部参加人包括张炳贤、黄小宝、王爱凤、梁金海在内的12人的亲笔签名与手印。

在查账中发现的张炳贤、王爱凤将公司销售款转入他们各自私人账户及张炳贤司机账户一事的证据中,记者看到:从2012年至2014年,张炳贤私人账户合计存入835.7582万元、王爱凤私人账户存入5588.1237万元、张炳贤司机李阿东私人账户合计存入10687.1328万元,合计1.711亿元。存折号及开户行分别是李阿东:开户行:乐清农商行清江支行南塘分理处 ,卡号:000000000020XXXX(23512);王爱凤卡号:622421715800XXXX411、622849072000XXXX018;张炳贤卡号:16976136XXXX16。

为了核实梁金海反映的问题,记者先后拨打张炳贤、黄小宝及王爱凤的电话。但是,张炳贤的两个号码,其中一个1865XXXX777已经换人,现机主说此号他通过移动公司取得已经两年多,之前打这个号码找张炳贤的人很多,现在逐渐少些。另一个139053XXX26,两次拨打,始终未有人接听;

黄小宝此号码1836XXXX666第一次拨打未接,第二次拨打,通了之后记者问,是黄小宝先生吗?黄小宝没有否认,只是反问:你是谁啊?当记者说出法制日报《法人》记者时,黄小宝说,对不起后,就立即挂断。

一个本应盈利的商业街开发项目,却人为变成巨额亏损,这让大股东梁金海不可理解,也不可容忍,因此,梁金海以大股东的名义已向开封市当地公安部门控告张炳贤等人涉嫌职务侵占。

对于事件进展情况,《法人》将持续关注。

□法制日报《法人》记者 黄贵耕

(责任编辑:刘烨烨)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