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扫一扫,用微信浏览

|客户端
独家报道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报道

沈兴华:先进“武器”治臭河

来源:民生周刊2018-05-10 14:26:35 武器 先进 沈兴华

古有大禹治水,今有河长治水。

在浙江省湖州市,活跃着两万多名河长,他们分别由市、县区、乡镇及村“四级”领导干部担任,有小微水体河长,也有民间河长,传承着大禹治水的精神,他们追逐着清水畅流的目标矢志不渝。

前不久,记者采访了沈兴华,湖州市德清县乾元镇人大副主席、徐家坝港镇“河长”。

整治促转型

“工程推进顺利,但我在考虑一个问题,如何在最后一个池做好增效的文章……”4月19日,在德清县乾元镇城北村尾水治理点施工现场,沈兴华和县治水办专职副主任陈国松交流正酣。

养殖废水层层治理后变清澈,这是湖州眼下正在力推的一项治水工作。不唯治水而治水,沈兴华这一长远想法和陈国松的思路不谋而合。“确实,整治仅是手段,要通过整治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带动百姓增收致富,这才是治水的根本目的。”陈国松说。

而事实上,事事想在前、做在前,是沈兴华一贯的处事风格。2004年,36岁的沈兴华临危受命,担任联合村党总支书记。当时的村子,负债100多万元,基础设施欠缺,往好听里说,就是一幅原生态的景象。

“生态就是我们最大的财富。”面对一穷二白,沈兴华却是兴高采烈。

当时,生猪养殖效益很不错,许多村民跃跃欲试,但是沈兴华却反对。虽然当时还未全面推广“河长制”,但他每天往河边跑,村里9条河道的情况他一清二楚。“生猪养殖的废水都排到了河道里,日积月累,肯定会影响水质。”沈兴华说,“我们是要富,但要的是可持续的富。”

2009年,因高铁站建设涉及搬迁,邻村养猪大户老费看中了联合村的优势,私下联系农户租了23亩地,打算把养猪场搬到联合村。这事被沈兴华知道了,马上赶到老费家做工作。“我租金都交了,就差动工了,怎么可能改变主意?”老费很坚持。

让老费没想到的是,沈兴华比他还固执,接下来的每一天,沈兴华都准时来到他的家里。“他整整来了4个月,几乎每天都来,偶尔不来我还不适应。”老费说,沈书记认真的态度让他真心佩服。

工作做通了,两人也成了朋友。沈兴华建议老费种蔬菜:“养猪臭烘烘污染环境,种蔬菜干净前景肯定好。”最终,老费心动了。现在,说起他的蔬菜基地,老费就乐得合不拢嘴:“日子越过越红火,这有(沈)兴华的功劳,他帮我联系农业专家教我种菜方法,还帮我介绍蔬菜销路,我要谢谢他。”

严格控制污染源头的同时,沈兴华不断学习,及时了解相关政策,想用绿水青山给村里带来金山银山。2010年,带领村子投身“和美家园”建设,美丽乡村模样初具雏形。2012年,德清县创建中小河流治理重点县,沈兴华又争取到了这一机会。最终,联合村水系综合整治工程获评浙江省河道生态建设优秀示范。

生态环境的改善,让联合村变得清秀且有灵气,吸引了投资者的目光。蓝莓基地、东绿农场等生态农业项目陆续落户村里,解决了村里200多名“60后”就业,村民在家门口就能赚上生态钱。

2014年,因工作需要,沈兴华岗位变动到了镇上。离开联合村时,村账面上留下500多万元。

△沈兴华(右)与同事冒雨巡河。

黑臭河华丽变身

在乾元镇分管治水工作后,对于水,沈兴华认真到了极致,常常想着一件事情,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妻子让他悠着点,50岁的人了,注意自己的身体,也别得罪人。“既然让我管,就必须要管好!”沈兴华说。

沈兴华是徐家坝港的河长,这条河让他费了不少心思。“这条河是镇上有名的黑臭河,河道周边就是乾元镇工业园,因为截污纳管没有到位,雨污混排的情况很严重。”身为河长,沈兴华建议,要从源头管住污水。从2013年开始,镇里进行截污纳管改造。改造后,黑臭河华丽变身,水质从劣Ⅴ类水提升到了Ⅲ类水。

看到河道大变样,群众纷纷点赞。而在沈兴华看来,这远不是治水终点,要保持河道常绿常青,就必须推动河长制真正落地,用长效管护防止水质反弹。

身为河长,沈兴华严格履职,无论再忙,无论刮风下雨,他一次巡河都没落下。去年,沈兴华在徐家坝港巡河,细心的他发现,一家饮料厂排出了乳白色液体。雨水管破损还是企业在偷排污水?雨水管网深埋在地下,无法直接查看,怎么办?

常年奋战治水一线,沈兴华不仅有治水土法,更会用先进武器,他马上想到了用水下机器人。机器人的外形就像一套医用的胃肠道检查设备,一头连着高清摄像头和探照灯,另一头通过电源线连着控制器。一番检查后,机器人并没有发现管网有问题。

为确定是企业在偷排污水,沈兴华又想了一个办法,在企业污水排放口安装监控。最终,在证据面前,企业无法推卸责任,按要求进行了整改。河道又恢复了清澈。

2017年,在全县对乡镇“五水共治”工作考核中,乾元镇名列第一。陈国松说:“乾元镇在全县治水任务最重的情况下,工作一直走在前面,奥秘都装在沈兴华的脑子里呢,那就是创新。”

在乾元镇的不少河道,都有一个个像喷泉一样的装置,源源不断地冒着气泡。别以为这仅是为了装扮环境,这是一种曝气装置,主要作用是增加河水里的氧气。当初引进这个装置,也是沈兴华的主意。

“前几年的整治,通过截污、清淤,河道的水质得到了明显提升。如何保持整治成果,让水活起来是关键。”沈兴华说,曝气是眼下较为有效的活水方法。

在试点的半年时间里,加装曝气装置的徐家坝港和县桥河,水生动植物品种越来越丰富,水质改善效果明显,验证了沈兴华的想法。目前,曝气装置在全市河道因地制宜进行推广。

如何压实河长责任,让河长有身份感?乾元镇党委书记金明龙多次和沈兴华探讨这一话题。“基层河长其实是治水的最后一纳米,履职好坏很关键。”金明龙说。

让河长挂上工作牌,再按“规定动作”来巡河,最终由群众来给他们打分。经过一段时间调研和思考,沈兴华心里有谱了。最终,他的想法变为现实。河长“看水、查牌、巡岸、走访、落实”工作五步法和河长述职群众评议机制,从乾元走向湖州全市。

△沈兴华用手机拍下河道内有问题的地方,以便及时处理。

压实责任

正是有了像沈兴华这样河长务实又创新的推动,湖州的“河长制”真正实现了“河长治”。

河长治什么?怎么治?作为在全国率先启动河长制工作的地市,2016年,湖州出台《关于全面深化落实“河长制”工作的十条实施意见》,简单10条,明确了河长该如何履职。

随着治水的深入,湖州以网格化为载体,进一步压实河长工作责任,在现有河道河长全覆盖的基础上,探索建立网格化水体管理机制,以生产队、小组为单位划分网格,由生产队长、组长担任基层网格河长,将“河长制”管理触角延伸到最基层、第一线,真正做到“每个水体都有人管”。同时,加强培训,确保每位河长知责明责、履责尽责。

 除了“行政河长”,依靠群众力量的“民间河长”也是湖州治水的主力军。全市共有各类“民间河长”、河道志愿者6000余名,他们主要负责河道的日常巡查监督、水质污染源调查、宣传教育引导等,与责任河长共同治理。

为激励河长认真履职,湖州严格督考机制,提升督考问责。实行“月督查、月排名、月通报”工作推进机制。制定出台了《湖州市河长制长效机制考评细则》,将考核结果纳入“五水共治”、美丽湖州建设等考核体系。

将水环境治理与河长“官帽子”挂钩,重大污染事故一票否决,不仅取消治水相关的荣誉称号,还要依纪依法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并对河长和当地党政主要领导问责。

今年,湖州“河长制”又有新动作—延伸到了湖和水库,湖长、库长与河长并肩作战。“湖泊跟河道相比面积更大,水域流动性相对来说比较差一点,堤岸线又错综复杂。”市治水办(河长制)有关负责人说,目前,湖州市已在全市范围内19个0.5平方公里以上的湖泊设立市级湖长,对157座水库、914座山塘全面推行“湖长制”管理。力争到2018年底,全市湖漾水质保持在Ⅳ类以上。

《民生周刊》记者   严碧华   □ 《湖州日报》记者   王炜丽

(责任编辑:罗芳菲)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