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Word特战旅“武”政委

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2017-03-24 15:28:35阅读()政委

金台点兵

特战旅的政委该是个啥样子?

众所周知,政治委员一般是负责部队政治工作的主官。在陆军第26集团军某特战旅,却有个名副其实的武政委——武仲良。 

武仲良是一名政治主官,却把尚“武”精神演绎得淋漓尽致——

自组建之日起,该旅党委就立下铁规矩:“第一班”就是要恶劣环境带头闯、险难课目带头练、新型装备带头学,遇有大项急难险重任务,自觉做到领导站前排、主官带头上。古今中外,带兵之道有许多,但是最管用、最高效的一条还是以上率下,“跟我来”“看我的”。要官兵做到的,武仲良第一个带头做到。 

“只有跟兵在一起,我才感到踏实。”政治教育,武仲良每次都要到营连听听课,跟战士聊一聊;军事训练,他总喜欢抢教练员的“生意”,给大家做个示范,讲讲怎么预防训练伤;保障工作,他更是眼睛盯着末端,看士兵满不满意。

“一线官兵的需求,能办的立马办!”武仲良说。基层官兵都说:“咱政委说到做到,教我如何不信他!”

武能威敌,文能附众。眼见为实!让我们走进该特战旅,走近武仲良,亲身感受这位特战老兵的热血与豪胆。(武政委精彩视频,请扫描二维码)

这是武政委的战绩——

“金牌教练”享誉全军,个人先后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6次,多次带队参加全军军事比赛、国际特种兵竞赛等重大赛事,培养各类特战骨干1500余名,其中7人被树为全军或军区典型,20多人次夺得世界冠军,36人次荣立一等功; 

他是官兵信赖的“草根政委”,上任第一天就公布手机号码,与所有连队的班长谈过心,去过最多的地方是官兵宿舍,念叨最勤的是官兵成长。

任陆军第26集团军某特战旅政委3年多,武仲良和党委“一班人”带领全旅官兵捧回一面面奖旗、奖状,以实际行动立起了一名政治干部的好样子,诠释了一名优秀指挥员能打仗、打胜仗的血性特质。

“想成为两个行家里手,须得有两把刷子”

“某国特种营救行动之所以能够成功,情报及时准确,战机把握得当,组织准备充分,多国密切协作,这四个关键因素缺一不可……”2016年10月,在旅组织的一次战例分析会上,武仲良带头发言。

欲揽“瓷器活”,先有“金刚钻”。面对改革大潮,武仲良深知,政工干部要想成为政治工作和军事工作的两个“行家里手”,必须始终把创新作为政治工作有活力、军事训练有质量的根本驱动力,在军政两条线上大胆创新,不断提升工作质效。

武仲良是一名政治主官,却把尚“武”精神演绎得淋漓尽致。在他看来,提升特种部队实战能力,既要有强健的“四肢”,更要有敏锐的“大脑”。要练就过硬“大脑”,一要靠学,学战例拓展思维能力;二要靠练,练素质提高个体能力。他办公室墙角放着沙袋、壶铃,公文包里装着地图、红蓝铅笔,书柜里《孙子兵法》《三十六计》等书籍磨得已经起了毛边。武仲良坦言:“现在武器装备、战争样式与过去相比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其中蕴含的战争谋略、制胜之道,今天读来依然引人深思。”

盯着世界,追踪前沿。他带领国外学习、比武归来的官兵,探索改进了特种射击、攀登、捕俘等30多个课目的实战技能和训法,数十项“中外混血”“土洋结合”的招法走进训练场。

武仲良有“两件宝”经常带在身边,录音笔和活页本,以便随时记录上级指示要求、外单位好的做法、官兵的意见建议。

“学得及时,才能更好维护核心、看齐追随!”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每次一发表,武仲良总会在第一时间收集,先是党委机关学,然后是营连党委支部学。在他的案头,始终贴着一张学习计划表,把每个月要看的书、每天要学的文件以表格形式记录下来,逐项抓落实。

如今,在这个旅,新兵问老兵如何提高训练成绩,老兵这样回答:“什么时候手上的老茧和政委一样多了,你才有资格说自己是特种兵!”

“带兵之道最管用的还是,看我的”

“看我的”,看什么?武仲良的话掷地有声:“一看敢不敢担当,二看能不能带头!”

2015年6月,豫南某基地,两架运输直升机穿过低矮的云层呼啸而来,这是该旅配发某新型伞具后的首次全装超低空跳伞。机舱内,武仲良和旅长郑永强像其他特战队员一样全副武装,执行该伞型的首跳任务。

“跳,跳!”伴随着投放员的口令,旅长、政委先跃出机舱。行动是无声的命令,特战队员沉着冷静,一个个跃出舱门。

事前很多人捏了一把汗,武仲良说:“对党委而言,带兵打仗是天职。旅主官的命值钱,难道战士的命就不值钱?有危险,我和旅长第一个上!”在“一班人”带头下,全旅科学组训,集智攻关,确保训练任务安全顺利完成。

领导带头就是无形的旗帜,以上率下就是无声的命令。自组建之日起,该旅党委就立下铁规矩:“第一班”就是要恶劣环境带头闯、险难课目带头练、新型装备带头学,遇有大项急难险重任务,自觉做到领导站前排、主官带头上。

为了当好“领头雁”,把班子锻造成能征善战、全面过硬的“拳头”,旅党委制定了严格的训练计划:每月到训练场带头参训不少于8天,每年组织重难点课目带头教学不少于4次,每年带头完成跳伞、潜水不少于1次……

一身伤疤,一手老茧,一身肌肉!在特战旅,武仲良兵龄最长、年龄最大、军衔最高,但每天两个小时的体技能训练是雷打不动,让不少年轻官兵自愧不如,然后奋力追赶。当政委3年多,他探寻出一套带部队经验:指挥员既要有“跟我来”的勇气,更要有“看我的”的底气。他说,“跟我来”是以模范行为作导向,“看我的”是以过硬素质作支撑。

“用脚步丈量的兵情,才会有精度和温度”

“请放心,领导和机关不会插手基层敏感事务。”上任之初,武仲良在全旅军人大会上作出承诺,并向全体官兵公开常委手机号码,接受监督。

“搞一次特殊,就降低一分威信;破一次规矩,就留下一个污点。”这是武仲良在班子里最常说的话。为卡住不正常的“人情”往来,他提议节日期间在家属院门口设立“廉政岗哨”,来访人员必须经过检查身份证件、电话联系拜访对象、核实登记等环节,才能进入家属院。为提高干部队伍整体素质,从首长机关严起,建立健全考勤、评比、奖惩等制度,营造了“靠能力上岗、靠实绩进步”的竞争氛围。任政委3年多,该旅干部调整使用、士官选取、战士提干等工作,全部坚持按章办事、公开透明。

熟悉武仲良的官兵都说,他的时间有两块,一块在办公室,一块在训练场。

武仲良喜欢和战士交朋友,能随口叫出很多战士的名字,对一些情况比较特殊的战士,他都记在心里。一到训练场,他便摸摸刚休假回来官兵的肚皮和胸肌:“贾世广,你得把长出来的肥肉练回去!”“李兴辉,你母亲的病好点了吗?”

“只有跟兵在一起,我才感到踏实。”政治教育,武仲良每次都要到营连听听课,跟战士聊一聊;军事训练,他总喜欢抢教练员的“生意”,给大家做个示范,讲讲怎么预防训练伤;保障工作,他更是眼睛盯着末端,看士兵满不满意。

“一线官兵的需求,能办的立马办!”在武仲良的手机中,至今仍保存着200多条这样的短信:“士官公寓房设施不全,家属临时来队很不方便,能不能尽快解决”、“战士节假日外出能不能还权于连,减少外出审批环节”……这些意见和建议他都一一作了回复,尽量让合理建议件件有回音、项项有落实。基层官兵都说:“咱政委说到做到,教我如何不信他!”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金台点兵工作室 倪光辉。李亮、陶连鹏参与采写,图片由穆可双、仇成梁、马亮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