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笔记丨生态优先 融合发展

来源:《民生周刊》2017-03-13 13:32:59阅读()生态笔记

3月3日,我国进入2017年两会时间。长江经济带成为相关地区代表委员关注的热点。

早在1984年,经济地理学家陆大道曾提出“点—轴开发”理论和我国国土开发、经济布局的“T”字形宏观战略。

后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著名经济学家孙尚清也表示,要建设一个辐射和支撑全国的开发开放架构。

这个架构就是以沿海开放地区为纵轴,以长江流域为横轴的“T”形开发开放战略。

改革开放30多年来,纵轴连接的沿海城市经济发展成效显著,大开放格局已然形成,且已进军全球化分工体系。

而横轴连接的长江流域,因资源、环境、交通、产业基础等差异大,地区发展差距也十分明显。在长江经济带的中上游,还有集中连片贫困区域。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长江经济带”从规划进入实施。

2016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召开的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明确提出,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这为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定下了基调。当年9月,《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印发,确立了长江经济带“一轴、两翼、三极、多点”的发展新格局,长江经济带明显提速。

生态保护方面,在2017年1月9日环保部组织召开的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座谈会上,环保部部长陈吉宁要求,2017年底前,长江沿江11省市要完成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全面建立生态保护红线制度。

更为具体的措施是建立负面清单管理。此外,根据《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沿江11省市将打破行政区划界限和壁垒,加强环境污染联防联控,建立长江生态保护补偿机制,探索形成生态环境联防联治、流域管理统筹协调的新机制。

在生态保护这一大前提下,流域11省市必须考虑在6300公里的长江流域、特别是沿线城市如何协同、融合发展。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受“先污染、后治理”发展理念的影响,很多地方经济是发展起来了,但环保问题突出。长江下游沿岸密集分布的重化工企业就是例证。

更为关键的是,对于一些经济欠发达的地区而言,这并未成为前车之鉴。为了追求短期的经济效益,在招商引资时甚至把“环保准入门槛低、监管松”作为重要筹码,眯着眼睛“迎接”高能耗高污染项目。

按照长江经济带规划纲要,这些都得摈弃。取而代之的不仅仅是中上游承接下游的产业转移,还有融入经济发达地区的思路,目前,正在兴起的共建产业园区模式,是融合的有效形式之一。

此外,长江经济带的发展,理所当然要充分考虑到水运的成本优势。但此前受制于长江的地区分割,航道质量参差不齐,长期存在下游“卡脖子”、中游“梗阻”、上游“瓶颈”的问题,严重影响水运效益的发挥。因而,长江经济带要联动起来,加大长江干线航道系统治理力度,让“最后一公里”通起来、畅起来,是有关各方应该考虑的问题。

(严碧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