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吴正有:建议加强连片特困地区职教扶贫

来源:民生网2017-03-14 10:37:05阅读()全国人大特困代表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职业教育和职业培训是教育扶贫最重要的抓手。当前我国正处于全面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攻坚阶段,无不需要教育的有效促进,无不需要人才的有力支撑,无不需要创新的有效引领。“扶贫先扶智”,决定了教育扶贫的基础性地位;“治穷先治愚”,决定了教育扶贫的先导性功能;阻断贫困代际传递,决定了教育扶贫的根本性作用。事实证明,教育扶贫是一种管长远、最根本、可持续的精准扶贫方式。

近年来,全国教育扶贫全方位覆盖了贫困地区、贫困人口;全过程作用于教育的各个阶段、各个环节,坚持育人为本,培育造血功能;坚持精准帮扶,服务贫困学生;坚持工程带动,激发内生动能,着力推进困难学生全程资助、薄弱学校全面达标、职教通道全部畅通、教师培训全员覆盖。特别是在习总书记“精准扶贫”理论首倡地的湘西,积极探索教育扶贫的对象精准、措施精准、投向精准、项目精准。当地的职业院校采取了以下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教育扶贫措施:一是三顾茅庐、不厌其烦,动员贫困家庭学生入学,上门劝学,防止失学。二是靶向施策、精准滴灌,建立多元的资助体系,多方助学,防止辍学。三是校企合作、产学结合,组织假期学生社会实践,工薪助学,勤工俭学。四是育人为本、定向培养,增强一代青年的脱贫造血功能,改进教学,促其优学。五是对接产业、围绕扶贫,组织系列的职业培训,定向培养,智力支持。六是推介就业、定向输送,提供优质的就业服务,就业增收,助推脱贫。通过以上举措,全面推动了培训扶贫、就业扶贫、科技扶贫、产业扶贫,使贫困地区的人口资源转化为人力资源,自然资源转化为产业资源。湘西职院成为国务院扶贫办确定的全国劳动力转移培训示范基地,为阻断贫困代际传递和直接助推产业扶贫发挥了较好的作用。

但在全国人大代表、湘西职院原党委书记吴正有看来,当前的职教扶贫在初步脱贫后的后续扶贫政策方面尚待明确;职业院校自身扶贫能力方面尚需加强;职业培训工作中部门配合协调、力量整合方面尚需进一步探讨。

根据国家扶贫工作规划,要建立退出机制,在2020年要全面消除贫困。但是连片贫困地区因长时间来贫困程度深,脱贫后发展的起点仍然很低,因学开支的承受能力仍然很弱,一个刚刚脱贫人均3000元纯收入的四口之家,是难以支持两个孩子异地读书的生活费用的,也难以在承担子女学费和生活费后再筹足简单再生产资金。为避免现行资助政策退出断奶后,因学返贫、因贫辍学现象出现,他建议对刚达到脱贫标准的户三年内暂不中止现行资助政策,适度顺延教育扶贫资助时限,或制订实施具体的后续扶贫政策。这既是在消除绝对贫困后,酌情缓解相对贫困问题的有益举措,更是防范因学返贫、巩固扶贫成果、确保精准脱贫的必要措施。

他认为,推进职业教育扶贫,不能不关注职业教育自身的贫困。职业教育是最贴近产业、贴近就业、贴近扶贫的教育门类,在人才扶贫、产业扶贫、科技扶贫、就业扶贫方面具有重大的作用。但职业教育扶贫对连片特困地区的职业院校自身而言,如牛负重,其能力很难与教育扶贫的要求相适应。

第一,连片特困地区职业教育起步较晚,地方教育投资能力较弱,政策规定的生均投入标准没有到位,职业教育仍属于教育体系中的薄弱环节,连片特困地区职业院校多数仍处于发展滞后状态,或债务沉重状态。

第二,职业教育要求其专业结构与产业结构精准对接;课程结构与员工素质需求精准对接;实习实训与生产模拟精准对接。当前,国家正处于产业结构调整期,职业教育相应的专业和课程调整快,实训设施更新快,职业教育同步跟进的压力十分沉重。

第三,职业教育强调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实训课程比重大,实训设施投入比重大,实训场馆建筑比重大,特别是在实训过程中实训设备损耗、材料消耗、能源消耗大。职业教育这一教学特点,决定了它的办学成本远远高出其它教育门类。

第四,现行教育扶贫免交学费后,财政生均学费转移支付补助偏低。湘西的职业院校工科类中职生免交学费后,财政生均年学费补助标准为2400元,少于物价部门在免学费政策之前核定的生均年学费2800元的标准。教育扶贫免费给学生家庭减轻了负荷,却使工科类中专学校生均收费减收六分之一,更加大了职业院校教育扶贫压力,使其自身运行捉襟见肘。

因此,在职教扶贫项目的实施上,既要关注贫困学生这个对象,亦要关注连片特困地区薄弱职业院校这个主体。由于连片特困地区地方财力难以全面履行“分级办学、分级管理、地方为主、政府统筹”的责任,应对连片特困地区,尤其是其中的民族地区区别对待、因地制宜、分类指导。他建议中央财政和国家教育主管部门建立连片特困地区中的民族地区的高职教育扶贫工程项目专项,通过中央财政教育经费专项转移支付途径,定点支持连片特困地区职业院校,像支持义务教育薄弱学校那样将连片特困地区职业院校实训设施建设列入教育扶贫工程项目,对症下药、靶向治疗,保证教育脱贫资金精准投放,增强薄弱职业院校的扶贫能力,尽量补齐贫困地区高职教育发展短板,突出解决有关专业实训设施严重不足问题。其目的,一是通过对连片特困地区的贫困学生提供优质的教育资源,使其接受优质的职业教育,形成优良的综合素质,获得优异的就业岗位,实现优厚的就业薪酬,从而实现“一人就业、全家脱贫”;二是通过增强薄弱职业院校的扶贫能力,使其在精准扶贫和小康社会建设中持续地、广泛地发挥作用,进一步扩大扶贫投资受益的广泛性、作用的长期性、效益的综合性,使其成为扶贫工作的特色职院和卓越职院。

此外,对接产业、服务扶贫开展职教培训,是教育扶贫、产业扶贫、科技扶贫、就业扶贫的重要途径和方式。在贫困地区扎实开展农村搬迁移民和富余农民的转移培训、进城务工失业人员的转岗培训、水库库区农民的转行培训、特困地区产业调整后的转业培训、脱贫后农民的创业培训、农村扶贫骨干的素质强化培训,对于加快脱贫、巩固脱贫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扶贫培训工作需要有力的政府统筹、密切的部门配合、广泛的社会参与、规范的工作监督。必须切实消除培训经费、培训设施、培训师资、培训对象相互分离的状态,解决各自为阵、部门分割、资源分离、培训粗放、管理无序、套取资金的散、小、乱、差问题。

他建议加强对职业培训的统筹力度,建立以政府统筹为主导,以部门合作为前提,以资源统筹为基础,以职业院校为载体的职业培训领导机制、运行机制、保障机制,突出抓好培训要素的整合、培训条件的保障、培训工作的监管,使职教优势在扶贫培训工作中得到充分发挥,从而使服务扶贫工作的职业培训实现部门合作一体化、培训经费多元化、资源要素聚合化、培训设施标准化、培训师资精英化、培训工作常态化、培训受众规模化、培训管理规范化,使扶贫培训的规模进一步扩大、质量进一步提高、效益进一步提升。(《民生周刊》记者 严碧华)